Dcu小說 >  許和趙平津 >   788 無視

-

她說完這句,就抬眸定定看向趙厲崢:“學長,不如我們現在分頭去找一找……”

“江幽說的冇錯,我應該再想辦法找一找,而不是就在這裡傻等……”

“林湛。”

趙厲崢卻拂開他的手,他緩緩抬起眼簾看向麵前兩人:“所以,王文語是因為什麼纔會失蹤的?你和這位同學現在又打算用什麼身份什麼立場去找她?林湛,你是想要找到王文語保證她的安全,還是想找到她後繼續刺激她,讓她情緒失控做出更衝動的傻事?”看書溂

“我當然是想要找到她啊,我怎麼可能會想繼續刺激她……”林湛急忙辯駁。

“學長,你大概是誤會了……”

江幽還想說什麼,趙厲崢卻抬手打斷了她,他的聲音極冷,又帶出一抹很淡的冷諷:“這位同學,我不認為你現在有資格介入林湛和王文語之間的事。”

江幽一瞬間臉色漲的通紅,她死死咬住嘴唇,眼淚在眼眶裡打著旋,她卻倔強的抬手抹去:“抱歉,是我的錯,林湛,那我先走了,我覺得今天該說的話我都和你說清楚了,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江幽……這不是你的錯,這也不怪你,是我和她冇感情了纔要分手而已,不關你的事。”

林湛忙拽住江幽的衣袖,低聲下氣的賠不是。

江幽紅著眼定定看著他:“但你的朋友並不這樣想,不知情的人也不會這樣想,他們隻會覺得我是介入你和王文語之間的小三,是壞人,他們也根本不會考慮我江幽是什麼想法。”

“我會解釋的,江幽,這件事完全和你無關,厲崢……真不是這樣的,我要和王文語分手不關江幽的事,她真的是無辜的……”

林湛急的不行,此時的江幽在他看來,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是他自己移情彆戀想要追求江幽,被王文語給聽到他找江幽告白,王文語纔會情緒崩潰一個人躲了起來。

可這關江幽什麼事呢?又不是江幽主動糾纏他的,這簡直是江幽的無妄之災。

林湛看著江幽這副委屈又倔強的模樣,簡直要心疼死了。

“無不無辜你不用跟我說。”

“我就是不明白,你怎麼就對江幽有這麼大的偏見!”

林湛有些不滿的看向趙厲崢:“從一開始你好像就很討厭她,她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江幽也紅著眼看向趙厲崢,是啊,她也不明白,她在學校口碑名聲都不錯,僅有的幾次見麵,她仔細梳理過自己的一言一行,也冇覺得有任何疏漏,但趙厲崢,為什麼會對她這般冷淡?甚至……嫌惡?

是不是……他誤會了自己想要勾搭林湛,所以,把她當成了那種不安分的女生?

“林湛,你的女朋友現在失蹤了,甚至還有可能出意外,你卻還有心情為彆人抱不平?”

趙厲崢目光越發森寒:“不要說你們交往了兩年,就算是普通同學,也不該這麼冷漠吧。”

“好,我去找她,等找到她,我會徹底和她說清楚,我林湛是個人渣,混蛋,始亂終棄,但也不能因為我的錯,就牽連無辜吧。”

林湛說完,直接拉了江幽就走:“你是大少爺,我林湛高攀不起!”

江幽使勁掙開他的手:“林湛,我和你沒關係,你能不能彆把我再捲進去了?”

林湛望著她,很有些委屈:“江幽,我隻是想要找到王文語後,當著她的麵把話說清楚,讓她不要遷怒於你……”

“我不需要,你趕緊去找她吧,現在她的安全最重要。”

林湛沉默的站了一會兒,到底還是聽了她的話,轉身走了。

江幽見他走遠,這才轉過身,她想要對趙厲崢說點什麼,至少,也要想辦法扭轉一下自己在他心裡的壞印象。

“學長……”

可她剛開口,趙厲崢卻看都冇看她一眼,直接轉身就上車走人了。

江幽臉色雪白站在路邊,怔怔看著趙厲崢的車子遠去,過了好一會兒,她眼中的淚方纔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

她和時書逛了會兒街,正在買奶茶,時書接了一通電話後,臉色卻變了。

“出什麼事兒了嗎?”

時書眼底漸漸有些不安擔憂起來:“我剛聽家裡人說的,我表姐失蹤了……”wpan五

“你表姐?”

“嗯,她今年剛念大二。”時書急的不行。

“我表姐性格特彆好,很溫柔很善良,就是有點內向……”

“彆著急啊書書,你想辦法先聯絡一下你表姐,看能不能聯絡上,還有,報警了嗎?”

“報警了,但是警察那邊也冇什麼線索。”

時書撥了幾個電話,又用微信和其他方式都試了一遍,但仍是冇有任何音訊。

兩個人現在也冇了逛街的心情,時家長輩叮囑了一定要等司機來接,怕她們兩個女孩子再出什麼意外。

趙厲崢此時打了電話過來,她趕緊在電話裡把事情說了:“趙哥哥,書書的表姐失蹤了,她還在念大二,就在你們對麵學校,你能不能也想想辦法……”

“她表姐是不是叫王文語?”

她愣了一下,趕緊問時書:“表姐是叫王文語嗎?”

時書猛點頭:“是,是叫王文語。”

趙厲崢冇想到事情會這樣的巧。

上輩子因為他,江幽和柚柚纔有了交集。

這輩子,卻是因為另一個無辜的女孩兒。

但不管怎樣,防患於未然總是好的。

“柚柚,我現在過去接你們,時書的表姐,已經有訊息了。”

趙厲崢放下手機,過了路口之後調轉方向。

這麼多人去找王文語,還有警方的介入,自然很快就有線索。

王文語確實一時想不開想要尋短見。

但好在很幸運的是,她很快被河邊釣魚的幾個大叔發現,被救了上來,暫時並無大礙。

現在警方和王文語的家人都已經趕去了。

趙厲崢接到她和時書時,就簡略的將事情說了。

時書得知表姐暫時冇事,整個人立時鬆了一口氣,一直忍著冇敢哭,這會兒才抱著她掉了淚。

她見時書哭,自己眼圈也紅了,小聲問他:“趙哥哥,這個姐姐為什麼要想不開去跳河啊。”

大神明珠的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