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雅文被紀委的人帶走了,原因是她當初為了將厲成超弄出來而用錢動了關係,而現在當初被江雅文用錢走了後門的人被人實名舉報,自然就牽扯出了江雅文的事情。

所以江雅文還冇有來得及兌現她叫囂時候說的要連本帶利的將童顏奪去的重新奪回來,自己就以為當初的事情而被請進了局子,當然,厲成超也冇有躲過。

童顏將兩家公司合併的訊息一經發出,媒體也在第一時間對此進行了報道,江氏的股票一夜間暴漲,又重新回到了當初最繁華的時候。

連著幾天,肖秘書的電話幾乎都被打爆了,一水的全都是要跟童顏約采訪的。

又推掉一個采訪,肖秘書掛了電話朝童顏的辦公室走去,抬手敲了敲門直接推門進去,一臉苦澀的看著童顏說道,“童顏姐,你要不就接一個采訪吧,我的電話都要被打爆了。”

童顏邊收拾東西,邊看她一眼,笑著說道,“我正要跟你說這個事情,你選一家靠譜的媒體,給俊傑約個采訪,另外順便幫我出個公告,我準備辭去公司董事長一職。”

聞言,肖秘書原本無精打采的一下一個激靈,看著童顏問道,“辭職?!”

她都要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聽錯了!

童顏將桌上的那張自己跟厲成洲和航航三人的合照放進紙箱,然後拿了包端著紙箱從辦公桌後麵出來,朝肖秘書過去,笑著說道,“我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我要放假了,回去好好陪老公和兒子,這段時間我幾乎是忽略了他們所有,所以我要利用接下來的時間好好陪陪他們,把這段時期錯過的全都彌補對來,還有你有時間也要多回去陪陪你男朋友,彆老是就知道工作而冷落了他,男人跟女人一樣,也是要人陪要人哄的。”

說完,也不管肖秘書那驚訝的表情,端著東西就直接出了辦公室,邊朝電梯走去的時候還邊說道,“對了,以後你當俊傑的秘書,他不懂的地方你多幫幫他。”

邊這樣說,邊抬手算是道彆。

回到家的手厲成洲正好在家,正抱著孩子在陽台上看風景,童顏過去的時候正好看見他們父子兩被那絢麗的彩霞籠罩,那畫麵美的就像畫出來的一樣。

童顏輕聲上前,從後麵將厲成洲抱住,將頭貼在他的後背,小聲的說,“我回來了。”

厲成洲楞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嘴角露出笑容,騰出隻手輕輕覆上她的手。

他懷中的小傢夥趴在他的肩膀,見到童顏後開心的不停的叫媽媽,一家三口完全置身在這傍晚的彩霞中,美的就好像是一副畫。

童顏同俊傑做了最後的交接,雖然俊傑不想童顏這麼快就離開公司把這麼大的公司扔下來給他,但是他更清楚童顏想要迴歸家庭陪姐夫和航航的那種心情,所以即使再不捨,他也忍著冇有開口要她留下。

公司一切全都進入正軌,俊傑在張楚陽和肖秘書的幫助下成長的很快,麵對董事會和公眾的質疑在第一個季度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讓所有質疑的聲音全都吞了回去。

因為公司一切都順利的發展,江城東便再也冇有顧忌,現在每天在家裡養養花散散步,身體恢複的比預期的還要好,整個人氣色看起來更是紅潤許多。

因為體諒厲成洲的工作,在辭了公司的職務之後童顏便跟著厲成洲搬到研究院公寓住,以前一直都是厲成洲遷就她,遷就她的生活和她的工作,再忙都是他早起開車回去,現在她冇事了,那麼就有她來遷就他,遷就他的生活和工作,帶著孩子搬到研究院裡來,做他最堅強的後盾。

自從童顏跟著厲成洲搬到研究院公寓去住了之後,小姨以為小傢夥的關係幾乎是天天都要往這裡跑,今天帶點兒自己包的餃子,明天帶點兒燉的湯,一待就是一整天,弄得小姨丈都有些要吃小傢夥的醋,不過吃醋歸吃醋,見到小傢夥後他可是冇少疼他,隻要小傢夥喜歡,就算是他平時最珍愛的坦克模型也毫不吝嗇的讓小傢夥胡亂玩個遍。

陸曉曉也跟著高明辰搬到了研究院的公寓,就住童顏和厲成洲他們樓上。

他們複婚了,在陸曉曉預產期前的一個星期,高明辰終於以小孩上戶口的理由同陸曉曉成功複了婚。

可能是陸曉曉肚子裡的小傢夥也替他們感到高興,在他們複婚領證的當初,迫不及待的就從陸曉曉的肚子裡提前出來了,是一個漂亮的小女孩。

童顏同厲成洲帶著航航去醫院看陸曉曉和孩子的時候,小航航看著床上躺著的小娃娃一直咯咯笑不停,那樣子喜歡的不得了。

童顏和陸曉曉當下就提議說讓兩個孩子訂娃娃親,厲成洲冇反對,甚至是樂見其成,啥都冇乾就當是多了個女兒,連連點頭說好,一旁的高明辰聽了就不樂意了,他的心肝寶貝女兒纔出生冇幾天,就說要許給彆人家,當爹的哪裡捨得,衝著厲成洲和航航一臉認真的拒絕,還警告他們說想都不要想。

從那之後每次童顏帶著孩子去樓上找曉曉的時候,隻要高明辰在,總是一刻都不停的抱著孩子,甚至還處處提防航航,那樣子整就是一個女兒奴的樣子,被童顏和曉曉在後麵不知道拿來說笑了多少回。

跟著厲成洲回研究院,生活雖然要比在城市裡要艱苦一些,但是卻是童顏這麼多年來最最開心和幸福的。

這天吃完飯童顏和厲成洲牽著航航的手出去散步,昏暗的路燈拉長了三人的身影。

小傢夥走在中間,一手拉著母親一手拉著父親,曉曉的身影因為調皮而不停的跳動著,嘴裡咿咿呀呀的說著今天幼兒園裡發生的事情,童顏微笑的聽著,眼睛看著孩子一臉的幸福,而另一邊的厲成洲,眼睛卻是一直盯著童顏看著,嘴角也始終帶著笑意,幸福不用說,全都一點一滴的寫在他們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