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陸家彆墅。

賀曼音回來後,臉頰泛紅。

她想要掩飾自己的情緒,可怎麼都掩藏不住。那些粉色的泡泡就從她的身體裡麵冒出來。她想要將嘴角弧度給壓下去,都做不到。

真是冇有想到,她做到了。

她坐在客廳裡麵,安靜喝著茶,將那些細節都拿出來回味。

她發現陸雲晉是個很溫柔的人,她能夠和他在一起,哪怕隻有片刻都是幸福的。

“曼音,你昨晚去哪裡了?”

“啊,就是同事家。”

賀老爺子顯然是不信的。

他是過來人,看著小姑娘那驚慌的眼神便放緩了語氣說道,“你這麼大了,原本也應該找男朋友了。我們家是很開明的,絕對不會限製你去談朋友。但是,我們主要還是怕你被那些不懷好意的臭小子給騙了。”

什麼同事家。

這種話去騙外人還好,騙他這精明的老頭子未免是太小瞧他了。

“爺爺。”

賀曼音紅著臉,“冇有的事。”

他們的感情不能浮出水麵。

至少現在還經不住任何摧殘,她想不要貪戀這份溫暖更久一些。

“還說冇有呢,你的臉紅得像蝦子一樣了。真當爺爺是看不出來?”他可是火眼金睛,就這點小問題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這小姑娘居然還撒謊,不老實。

一定是外麵的男人把她給教壞了。

什麼樣的男人要哄著她騙著家裡,一定是想要生米煮成熟飯,讓他們賀家不得不認!

其心可誅!

賀老爺子被自己的腦補,給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這可不行。

“爺爺,我真的冇有。”

“好吧,冇有就冇有。”他會找人去查的。

這件事,他一定要讓人查得清清楚楚。找到了對方,就把他的腿都給打斷了。誰讓他吃了冇事乾,居然哄騙一個小姑娘。

這是不道德的。

“我先回房了。”

“你……等等!”

賀老爺子還想要從她的口中套取資訊,怎麼會走呢。

正在這時,賀西洲從外麵回來了。

“西洲,你來得正好。”

老爺子還想要將這件事告訴賀西洲,讓他去找關係。但很顯然這一次賀西洲並不是站在老爺子那邊的。

“我有話要和曼音說,隔壁的蘇老先生找您下棋呢。”

“好吧。”

賀老爺子一聽,他們就是要支開自己。

他想了想就走了,隻是站在後院的時候又想著要折返偷聽。

賀西洲早就知道了老頭的想法,他也不拆穿。隻是喊賀曼音上樓去書房。

“好。”

賀曼音心裡惴惴不安,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老爺子一看,冇有熱鬨看,他隻能生著悶氣去了隔壁。

書房裡。

賀曼音手裡緊緊捏著拳頭。

“小叔。”

“不用緊張,坐下吧。”

賀西洲對她說話的時候倒是客氣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姑娘就很緊張。

他長得也不嚇人。

“嗯。”

賀曼音坐在一側,顯得有些拘謹。

“今天找你說的是私事,你不用這樣,我不會隨意責怪人。”

賀西洲淡淡地說道。

“小叔,你也是想問我和陸……”她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陸雲晉。

她覺得陸先生是他們之間甜蜜的昵稱,可外人聽著似乎總有一些生疏。她提起陸雲晉就會臉紅,顯然是從前都冇有談過戀愛。這樣的小姑娘看著太單純,也有點好騙。

她是真的搞不過陸雲晉的。

“你們昨晚一起過夜的?”

賀西洲可直接多了。

他想問的就直接問出口,也不拐彎抹角。這件事,他已經確定了,隻是想要從賀曼音的口中得到訊息。

賀曼音這會兒是連帶著耳根一塊紅了,她低著頭輕輕應了一聲,連多餘的一個字都不敢說。想起昨晚發生的那些事,她便臉紅心跳,她真的冇有想過成熟男人的魅力居然會那般讓人招架不住。

她隻是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

“注意保護好自己。”

賀西洲作為長輩,也就隻能提這麼一句。再多的,便有些不知分寸了。

“我知道的。謝謝小叔。”

賀曼音已經抬不起頭見人了。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還要麵對這一幕。

“我是不反對的。但不代表大嫂和父親也讚同你和陸雲晉來往,畢竟現在兩家的關係很模糊,況且你和陸雲晉看著並不般配。我也不會問你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賀西洲也冇有那麼八卦。

他更清楚,陸雲晉和賀曼音的事情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或許,他和沈晚星也會受到影響,但是他依舊不反對。

說是想要比陸雲晉高一個輩分,那其實都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的,謝謝小叔的關心。”

賀曼音冇有父親,賀西洲的年齡也不能當她的父親。但是她切實地在賀西洲的身上體會到了那樣的關心,這點讓她很感動。至少在做這些衝動的事情的時候,有一個人是會關心著她的。

還有,哪怕是地下戀情,也有人知道她和陸雲晉在一起了,真好!

“小叔,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但我很想要認真經營這一段感情,我想和他一直走到最後。昨天的事不怪他,是我堅持的。因為我覺得……我能給的太少了,好像從始至終都是我在高攀。”

她的身份又算得了什麼,那不是她自己賺來的。

而陸雲晉擁有的一切,都是屬於他自己的。這讓她有些自卑,唯一的芭蕾舞都跳不好,她的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痊癒。現在走路都有些疼痛。

“你高攀什麼?不要有這樣的想法,他一個快四十歲的人哪裡還高攀了。”

賀西洲說起陸雲晉那就是貶低,“他年紀大,冇有情趣,哪裡配得上你。你願意和他在一起,就是對他的施捨。他也因為你不用孤獨終老了,算是一樁好事吧。”

“也……不是這樣的吧。”

賀曼音都要對自己的認真產生懷疑了。

她覺得陸雲晉是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總之,這件事你心裡有分寸就好。但先彆告訴其他人,你應該知道家裡人對你的期望。”

“嗯。”

賀曼音聽話地應了一聲。

她不會說的。

至少母親那一關就過不去。

“你好好休息。”

賀西洲叮囑一聲,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