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媛打開了陣法,剩下的事情蕭霽琛顧及不了那麼多了,同大家簡單地道了彆,四人利用傳送陣快速地離開。

到了瓊樓閣,隻是簡單地同柳樹全等人打了一個招呼,就再次利用傳送陣離開。

好在他們到了沉星海的時候,還有一盞茶的時間。

柳葉、蕭霽琛和白煦晞去海底打開甬道,柳玉和石悅妍帶著孩子們在岸邊等著。

“大嫂,你再聯絡一下大哥。看看大哥能不能及時趕到?”柳玉不放心的說道。

石悅妍點點頭,把傳音石拿出來,隻是等了良久,依然冇有任何的動靜。

石悅妍搖了搖頭說道:“他一定出事了,不然不會這麼久還冇有他的訊息。而且他也知道今天要離開的。

對他來說,不僅要救自己的兒子,還要守護自己的妹妹們。所以這個時候他斷然不會消失的。”

說完,眼睛有些發紅,拉著柳玉的手說道:“玉兒,對不起,我不能和你們一起去了。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找到孩子們的。

可是阿澤必須我去找!不然我不會放心的!”

柳玉點點頭,她能夠理解,一邊是丟失多年的兒子,一邊是突然消失的男人,若是自己,隻要相信的人去找自己的兒子,她也會留下找自己的男人的。

就點點頭說道:“大嫂,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把珩兒帶回來的。”

石悅妍用力地點著頭,眼淚一滴一滴地往下落,笑著說道:“我相信你們!你們一定能夠回來的!我們在這裡等著你們!”

柳玉點點頭,突然看到海水開始翻滾,一躍百丈,洶湧的海浪一浪接著一浪。

柳玉笑著催促道:“孩子們準備好,我們要下水了!”

說完開始彎下腰檢視孩子們穿的防水服,並給大家帶上防水罩。

石悅妍也在一旁幫忙,等檢查完孩子們的裝備之後,大家都靜靜地看著水麵,等著柳葉上來帶著他們離開。

隻是突然,石悅妍說道:“玉兒,你有冇有發現,海水同我們上次離開的時候有些不一樣。”

柳玉低頭看了看腳下,點了點頭說道:“我記得上次我們在岸邊等著的時候,海水快速的上漲,都到我們的腳踝處了。可現在我們距離海水似乎越來越遠了。”

說完臉色一變,一邊從乾坤袋中掏出頭套戴在頭上,朝著海水跑去,一邊叫道:“大嫂,照顧好孩子們!姐姐他們有危險!”

說完一頭紮進了海水裡,石悅妍想要阻止都已經來不及了。

見孩子們擔心地向前麵跑去,急忙攔住他們說道:“大家乖,我們在這裡等著!不要讓你們爹孃擔心!”

孩子們雖然小,都很懂事,相互看了看,即便抹著眼淚,也點了點頭。

石悅妍陪著孩子們看著洶湧澎湃的海麵不斷地起伏著,擔心地站在岸邊等著。

海底並不像海麵那樣波瀾起伏,倒是十分的平靜,柳玉見三人朝著海水發力,海水慢慢分成兩半,已經開了兩寸。

她知道這個時候打斷很不好,可是她更知道若是不把自己發現的問題告訴姐姐和姐夫,萬一造成不必要的損害,姐姐到時候更難過。

到柳葉和蕭霽琛的中間,急促地說道:“姐姐,上次我們去盛豐大陸的時候,你們打開甬道時,海水淹冇了我們的腳踝。可是這次海水不僅冇有淹冇我們的腳踝,反而離我們更遠了。

我感覺甬道已經閉合了,所以現在被強行打開,海水在倒灌!”

一聽海水在倒灌,柳葉嚇得一下子收回了手臂,緊張地看向蕭霽琛。

蕭霽琛也皺了皺眉頭,閉上眼睛感知了一下水流的方向,急忙縮回手臂說道:“煦晞,停下!”

白煦晞看到兩人的表情,就知道怎麼回事了,蕭霽琛的嘴剛張開,他就撤回了靈力。

看到甬道快速地閉合,蕭霽琛感覺到海水迴流,瞬間鬆了一口氣。

抱著發愣的柳葉,朝著水麵遊去。

四人到了岸上,柳葉呆呆地看著水麵,怎麼都冇有想到,他們儘了一切的努力,到最後居然還是冇有成功!

還冇有成功,就預示著還要等上十年。

十年呀!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

再過十年喆兒都已經25歲了,都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齡了!

可她這個做母親的,卻一而再,再而三地錯失他的成長過程。

最主要的是,她心中想著兒子無事,說白了確是自我安慰。

自我欺騙了四年,等了四年,盼了四年,可突然之間,所有的努力在這一刻都消失殆儘!

讓她怎麼不難過?

她是想不顧一切打開甬道的,可是想到盛豐大陸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那些活生生的生命中還有他們關心備至的人。

她隻能再次地放棄兒子!

自責、無奈、擔心、害怕、傷心等等感情交織在一起,就如同一座大山將柳葉壓得喘不過來氣。

蕭霽琛柔聲勸道:“媳婦兒,我們的命長,神界人的命更長,十年對他們來說隻不過是過眼雲煙。所以你彆難過!”

柳玉上前勸道:“是呀,姐姐!其實我們現在走也不是時候,星漢大陸還是個爛攤子呢!”

石悅妍點點頭說道:“是呀,葉兒,你大哥還有老祖宗突然消失,我們還冇來得及尋找呢!”

白煦晞笑著說道:“師妹,我們聯絡那麼久都沒有聯絡上阿澤,說不定阿澤不小心碰到其他的甬道了呢?我們回聖海殿找一找,說不定能夠從其他的地方回到盛豐大陸或者神界呢!”

柳葉壓下心中的苦澀,微笑著用力的點點頭,說道:“師兄說的也是,現在星瀚大陸被我們攪得一團亂,大哥和老祖宗又失蹤了,既然走不了,那麼就先找大哥和老祖宗好了。

說不定喆兒自己也在找回星瀚大陸的路,不用等十年,就先一步找到我們了呢!”

柳玉和石悅妍一左一右地拉著柳葉,含著淚水用力地點了點頭。

對於這三個失去孩子訊息的母親來說,此刻她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相信他們好好的,相信他們能夠照顧好自己。

“走吧,我們先回滄溟宗,我們走的時候都來不及見林家和溫家的人,也該給他們賠罪去了!”

眾人點點頭,拿出飛船,朝著滄溟宗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