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之最強星際女皇紫曉 第7章_安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聚會是赫連家少爺赫連不凡舉辦的,他看了你打王剛的視頻,很感興趣,特意讓人告訴我邀請一起去,去的都是些世家子弟,本來就是你們這個圈子裡的。」郭淮繼續說道。

赫連家是海風城邦四大家族之一,家族現任話事人赫連戰是城邦財務長官,是下一屆城邦最高行政長官城邦知事的熱門人選,家族勢力隱隱還在劉家之上。劉家當前的話事人雖然是城邦議會議長,身居高位,但「位高權低」,實際地位落後於「財神爺」財務長官不止一個身位。

赫連戰帝國三七八學院畢業後就去參軍了,據說成功加入了蔚藍星牧守大人的直屬衛隊——龍焰部隊。

不過秦缺可不是他們那個圈子的,郭淮家雖然不是世家,但和世家圈子聯繫得比秦缺更為緊密,郭淮之所以這樣說,是想照顧秦缺的情緒,免得產生抵觸心理,這裡顯示出郭淮暖男的本色。

「可以啊,到時應該沒事。」秦缺略一思索就答應了。

這個世界初來乍到,雖然秦缺融合了「降臨體」的所有記憶,但多接觸一下不同的人,經歷一些事情,能夠讓秦缺以一名幾千年修士的境界和智慧獲得更多的經驗,也是很有必要的。

「好,詳細的時間地點一會兒我發你系統里。」說完,郭淮擺擺手,開車走了。

郭淮走後,秦缺向龍湖公園走去,行走的過程中,運用上了《水元訣》的身法,利用身體移動的姿勢和步態,張開身體每一個毛孔,盡量吸收天地靈氣。

修行無處不在。

接下來,就需要培元丹的幫助,衝破最為關鍵的桎梏關口,一旦衝破,就能吸收一道天地靈氣入體,洗刷身體,裁汰雜質,在體內形成周天循環,才算是一名最低級的修真者。

前幾天積累的一點靈氣,剛才痛毆王剛時已經消耗了很多,如果現在重新和王剛打一遍,恐怕不一定能夠輕易取勝了,畢竟現在秦缺的肉身力量是硬傷。

好在現在的地點和時間是很適合吸收靈氣的,短短一會兒功夫,已經感受到丹田有絲絲靈氣集聚的跡象。

龍湖公園和第一高級學校距離在1公里以內,是海風城邦最大最高檔的公園,坐落於D區教育區。

D區是海風城邦六大精英區之一,除了三所高級學校外,還有幾所城邦直屬的中級學校和初級學校。

都是所謂的名校,非一般平民家庭的孩子能夠進入。

D區居民並不多,此時已過中午,紅日凌空,路上行人更是寥寥無幾,只有偶爾幾輛懸浮車呼嘯而過。

進入龍湖公園後,反而多了一些人,多數是附近幾個學校的退休教職工,在鍛煉身體。

加緊幾步路,秦缺走到了位於公園正中的觀景台上,這是個深入龍湖湖心的人工島,四面臨水,唯有島南有石橋與岸上相連,四周襯以亭台樓閣、雕欄畫棟,十分古典雅美,像座海中仙島。

仔細打量,這裡的建築風格和秦缺故鄉的建築風格有幾分相似,令人心生感慨。

此位置地理風位絕佳,一旦踏上觀景台,立刻有涼風吹至,頃刻間讓人忘記已屆午時。

此時觀景台上,已經有了兩個人。

其中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身穿白色絲製練功服,正在打着一套拳法。

老者面容慈祥,但不怒自威,有一股難以名狀的貴氣。

另一個人是一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正襟站在老者旁邊,一張圓臉之上頂着短髮平頭,身材高大,站姿筆挺,像一把長槍伸向天空。

年輕人身穿全套黑色立領正裝,衣服裁剪得體,布料華貴,做工精細,一眼看去就知價格高昂,不是凡品。

但從老者和他的關係來看,恐怕年輕人只是個跟班。

老者目前所處的位置正是龍湖公園的「風眼」處,是天地靈氣最為豐沛的區域,也就是秦缺平時站立吸納靈氣的地方。

從老人的氣質來看,他站在那裡並非巧合,而是深諳那裡於修鍊的好處,由此可見他感覺敏銳,定非凡人。

「風眼」既然被別人佔據了,秦缺只能換個位置了。

秦缺走到離老者不遠處的一個地方,兩腳開步,兩膝微曲,兩臂曲抱,站了一個簡單的樁功。

樁功是最簡單的身法,也是最基礎的身法,架好姿勢後,身體略顯貪婪地開始吸收天地靈氣,速度比剛才明顯快了一些。

「咦?」看見了秦缺的姿勢後,老人停了下來,感到非常奇怪。

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樁功看似平平無奇,但似乎有一種大巧不工的感覺,而且越看越覺得玄妙,彷彿一呼一吸間諳合天地運轉之勢。

這個年輕人所處的方位,似乎已經變成了這片區域的中心,自己這邊的氣勢反而被比了下去。

運隨人走,這個年輕人不一般!

「小友,老朽問一句,你這樁功師從何人?修習了幾年了?」老人看了一會兒,微笑着問秦缺。

「唔?

「自己琢磨出來的,沒練幾年。」秦缺沒想到老者會發問,只能籠統一點回答了。

這不算是撒謊,總不能告訴他從無數修真典籍中悟出來的,已經修習了數千年了吧?

「這恐怕不太可能吧?經老夫觀察,小友的身法實在精妙,這絕對是出自哪一個名門大派,以我的人生閱歷來講,不會走眼的。」老者顯然不相信,還以為秦缺搪塞他。

「沒有什麼不會走眼的,全知全能恐怕很難。」秦缺淡淡道。

老者聞言臉色微變,秦缺這是諷刺他少見多怪?

「大膽!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老者身旁的黑衣年輕人勃然色變,上前呵斥道。

在暗龍衛三等侍衛唐三的記憶里,就算在帝都,都沒有人敢這樣跟唐老說話,哪怕是帝國那幾個無法無天的親王皇子,也要給唐老三分薄面。

要知道,唐老可是帝國皇帝直屬衛隊暗龍衛的最高領導人,暗龍衛提督!

暗龍衛是暗中保護皇帝、替天巡狩監察,並替皇帝執行秘密任務的機構,提督位居極品,同時兼任最高軍事機關樞密院樞密副使的職務。

就在上個月,唐老的軍銜已經由上將晉陞為少帥,成為帝國僅有的三十名元帥之一。

唐老受封侯爵爵位,唐家也是帝國有名的大世家。

就算是涅沙星系的總督大人,統帥幾十顆星球的封疆大吏,聽聞唐老駕臨後,立即就要舉行盛大的招待宴會來歡迎。

過一會兒,唐老就要登上暗龍衛的星際飛船,飛向涅沙星系的首府星——川壘星,赴總督之宴了。

而且,唐老本身也是一名帝都有數的高手,雖然還不及軍中三大高手,但據說已經是「超凡級」的真武宗師了。

超凡超凡,已經不是凡人,而是半人半神的英雄了!

這樣一個存在,竟然被邊陲蠻荒小星上的一個鄉巴佬小子出言輕辱,看樣子,他連中級武者都不是,這個年紀還沒有成就中級武者,在唐家早就被掃地出門,取消修鍊資格,打理家族生意去了。

而自己,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是一名高級武者了,就算在家族,也是被重視的少年才俊,被安排在唐老身邊供他驅使,前程一片大好,豈是這種下等人可以比擬的?

於是,身為唐老的貼身侍衛,也是帝國門閥世家年輕子弟的唐三,直接了當地斥責秦缺。

「誒!」老者急忙往後擺了一下手,制止了黑衣年輕人,繼續誠懇地向秦缺說道,「小友,老夫願聞其詳。」

秦缺淡淡看了唐三一眼,感覺老者態度還不錯,這樣的年紀竟然能虛心向「年輕人」求教,雖然自己已經幾千歲了,比老者要大得多,但老者不知道,於是準備多講幾句,能領悟多少就看老者的造化了,「人力有窮盡,面對自然,一切歲月都不過是白駒過隙,再長的時間,在大智慧面前,都是蒼白的。」

老者陷入了沉思……

「也就是說,真正的大智慧,需要頓悟?」

「不錯,朝聞道夕可死矣,從前有一位大能者菩提樹下悟道五百年,終於在一剎那間得到了頓悟,成就了大智慧、大神通,所謂『白頭如新,傾蓋如故』就是這個道理。」

「受教了……」老者喃喃道,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醒,突然如醍醐灌頂一般,一個阻滯了他多年的念頭似乎瞬間通達了。

「你的真武境界不低,但真氣有些凝滯,時間長了恐怕會傷及你的肺腑。」剛才聊天過程中,秦缺觀察了一下老者的氣,發現了一些問題,就多說了幾句。

老者肯定是這個世界所謂的真武者,而且實力等級不低,但是不知道相當於修真界的什麼境界。

從「降臨體」的記憶中,真武分為初覺、破元、凝真、超凡四境。

但秦缺知道,超凡境之上肯定還有境界,只不過「降臨體」不知道而已。

關於真武實力和修真實力的對比,「因果體」就不得而知了,因為他既沒有成就真武,也不是修真者,根本無從比較,這些需要秦缺日後慢慢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