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4章 為什麼要自欺欺人呢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3章 白離的第一次滑鐵盧!在線免費閱讀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4章 為什麼要自欺欺人呢在線免費閱讀

白離躺在沙發上,神色疲憊。

她之前一直覺得變成女孩子是異能覺醒的代價。

只不過那是二十分鐘前的想法了,現在她改變了這種想法。

變成女孩子也挺舒……挺好的。

人總是在不斷的自我否定之中逐漸成長的,否定之否定理論是哲學的基本規律之一。

白離每次極度興奮之後就會陷入極度的平靜,這個時候她就會開始自我檢討。

適當的自我反思,可以增強下一次的遊戲體驗。

白離伸手拿過妖刀,嘗試性的準備拔出它。

但是失敗了,無論她怎麼用力都拔不出來。

白離只得將這一切歸咎於自己剛才做了運動。

所以有些使不上力氣。

白離嘆了口氣,既然拔不出來,只能仔細的看一看刀的外觀了。

通體黑色的刀鞘上點綴着些許血紅色的印記。

看上去倒是平平無奇,白離只是看了看就放了下來。

沒什麼意思,看它不如看自己!

白離走到了鏡子前,仔細的看着自己的樣子。

白髮紅瞳,長相和之前相比倒是顯得更為精緻漂亮了一些。

除了胸部有些殘念之外,其餘的都長在了白離的審美點上!

真好啊!可惜是我自己!

白離嘆了一口氣,準備出門去買點東西。

本來這趟門可以不出的,因為沒啥必須要買的東西。

但是!因為自己現在實在是太漂亮了,所以白離覺得還是有必要出去一趟的。

長這麼好看,不出去逛逛有些太浪費了!

明天剛好上課,回去還能逗一逗學校里那幫處男。

一想到那些人窘迫的樣子,白離就覺得好笑。

嘖,感覺生活一下子有趣起來了。

白離把妖刀放在了卧室的柜子里。

然後挑選了一下衣服,短袖衛衣、搭配長褲。

雖然白離很喜歡看小姐姐的白皙的大腿,但是讓她自己露那是不可能的!

她想了想還是在衛衣里又穿了一件小背心,這是自己很小的時候院長買給自己的背心。

後來自己長大了,就有些穿不下了。

只不過因為具有紀念意義,所以沒有扔掉。

現在看來倒是剛好可以當個緊身小背心穿。

白離現在沒有女士內衣,只能這麼先湊合一下。

她準備好了之後,就哼着歌走出了家門。

現在正是傍晚五點,天氣沒有那麼炎熱,路上的行人比較多。

白離準備開啟自己的採購之旅!

……

白離的採購之旅還未開始,就被迫中止了。

她看着周圍面色嚴肅的地鐵安保,感到有些疑惑。

這是什麼情況?

自己也沒帶什麼違規物品啊?

「這位小姑娘,攜帶管制刀具可是違法的!」

地鐵安保說到。

白離直接愣住了。

管制刀具?自己哪來的那東西。

她疑惑的低下頭一看,人直接麻了。

為什麼妖刀會在這啊!

自己明明把它放在了柜子里的啊!

而且自己的長褲可沒有任何可以鎖住妖刀的東西,這鬼玩意怎麼可以浮空緊貼自己的褲子的啊!

白離很想大喊一聲這不科學,但是她突然間發現自己好像不是很懂科學。

所以她只能閉嘴。

可是有人不想她閉嘴。

「這位姑娘請你最好解釋一下,不然我們可要報警了!」

白離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這個是一個模型!它是掰不開的!我正在cos一個角色,這個只是道具而已!」

白離說著說著自己都信了!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她甚至取下了妖刀,當中開始拔刀。

然後讓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刀居然**了?

可是自己根本就沒有用力啊?

媽的?玩我呢是吧?

剛才在家裡死活拔不出來,一到這個時候就**了?

咋的?突然想開了是吧?

妖刀是想開了,但是白離有點想死。

本來是想要證明自己沒有問題的!

這下好了,這把破刀外表看着平平無奇,你丫的內在這麼鋒利的嗎?

閃閃發光,熠熠生輝在陽光的照射下刀身映出了白離一臉生無可戀的絕美小臉。

可以的,叛逆期來了是吧。

白離這一下子百口莫辯。

這明晃晃的刀身,讓她總是有千般說法都無濟於事了!

……

「姓名。」

「白離。」

「性別。」

「應該是女生吧……」

白離有些不確定的說到,畢竟自己的個人信息上應該還是男生。

審訊官眉頭一挑,因為白離的證件上寫的是男生,但是眼前這個小姑娘怎麼看都不像是男的啊!

他先放下了這個疑點繼續問道:「上哪弄的這把刀?」

審訊官的語氣有些嚴厲,攜帶那麼長的管制刀具!

一個小姑娘怎麼可以帶這種東西!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就是我做了一個夢,夢裡這把刀在呼喚我,然後我用力拔開了刀,醒來它就出現在了我身旁。」

白離斟酌着說到。

「你是說,你做夢醒來這把刀就憑空出現了?」

審訊官重複了一遍。

「對對!」白離有些驚喜,沒想到這個審訊官真的信了!

「胡鬧!你以為這是過家家嗎?算了讓你父母過來一趟吧!」

審訊官覺得這小孩沒救了,中二病晚期。

建議直接埋了。

必須得和家長好好談談,怎麼回事把姑娘教成這樣了!

「我……我沒有父母。」

「我是孤兒院長大的。」白離有些為難的說到。

審訊官正喝着茶,突然間被白離這兩句話弄得嗆到了。

他看着白離得眼神帶上了憐憫和惋惜。

難怪連性別都登記錯了!原來是一個苦命的孩子,哎!

他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剛才得態度是不是有些不好。

但是這件事情他覺得還是需要和對方得長輩溝通一下。

所以他嘆了口氣,然後說道:「那把你院長得電話給我一個。」

「別啊!我院長他身體不是很好……」

白離連忙制止,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讓院長知道!

她想了想突然間想到了一個人。

「等等!我有一位姐姐!我叫姐姐過來可以嗎?」

白離連忙制止了審訊官打電話得動作。

「也行吧。」

審訊官斟酌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白離連忙撥通了慕虹影的電話。

畢竟是她自己說過得,自己有什麼事情可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