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2章 變成女孩了怎麼辦?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1章 放心你只是見詭了在線免費閱讀

異能覺醒,我成了妖刀姬第2章 變成女孩了怎麼辦?在線免費閱讀

(注意,本文有大量貼貼元素,戰鬥日常摻半。)

白離做了一場夢,夢中是大廈坍塌,野火四起,在無人的街道上,白衣的少女踏着滅世的火焰而來。

他揮舞着手中的長刀拚死抵抗卻毫無作用。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對方將長槍送進自己的身體。

畫面一轉,白離發現自己跌入了一個柔軟的懷抱。

他睜開眼看到的正是那一位白衣的少女,只不過此刻對方正含情脈脈的看着自己,親密的訴說著愛意。

下一秒,這溫情的畫面陡然破碎,一柄黑色的妖刀從破碎的空間中顯現。

一切都消失不見,白離出現在了一個黑暗的空間中,而他的面前正是那一把妖刀。

他伸出手撫摸着妖刀,真實的觸感從手中傳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陣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是闊別已久的朋友。

他猛得拔出妖刀,下一秒空間坍塌、周圍的一切都四分五裂。

白離不由得驚醒,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陽光透過白藍相間的窗帘透了進來,照的他的眼睛有些睜不開。

又是夢啊!

同樣的夢,白離已經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此刻心中早已毫無波瀾,只不過眼下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

他抬起頭,看向了不遠處的窗帘。

白離決定下午就把這個不遮光的窗帘給它換了!

他伸出手撫摸着自己的心臟,那裡是夢中被長槍貫穿的地方。

隱隱約約傳來一絲刺痛,白離搖了搖腦袋,準備起身去洗一把臉。

自從自己從那個鬼地方回來之後,精神狀態就一直不是很好。

每天做夢都是被人捅死的畫面,他不由得有些無語。

自己也沒幹啥傷天害理的事情,怎麼好好的就噩夢纏身了!

他準備閑暇時找個寺廟看看。

對着鏡子洗了一把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自己似乎越來越像女生了。

不過白離也沒有在意,畢竟從小到大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說像個女孩子了。

他只當是自己最近外出較少又變白了一點。

相較於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白離還是更在意自己是否會覺醒異能。

按照普遍的規律來說,大概就是18歲生日前後這幾天。

後天就是白離的生日,也就是說大概這一兩天就會覺醒了。

這是白離這段時間最為期待的事情,異能覺醒!

傳聞這個世界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平靜,在暗地裡,有着一群人他們掌握着超凡的力量。

只不過普通人一輩子可能都與此無關。

而白離,若不是前段時間發生的意外,現在的白離或許根本不知道在平靜的世界下原來還潛藏着另一個世界。

當你觸碰到了世界的真相時,你就再也無法忍受原本那平庸無趣的生活。

而白離早就為自己原本平凡的生活感到無趣了。

現在距離新世界只差臨門一腳,只不過這一腳若是沒跨過去,那麼這段時間他關於這些隱秘的記憶,全部都會被人清空。

然後再一次回到那種平常的生活中。

白離不願意,他不想這樣!

所以覺醒吧,我的異能!

……

十分鐘後,無事發生。

白離低着頭看了一下自己白皙的手掌笑出了聲,果然還是太中二了!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比起新世界的大門,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打開自己家的門。

一位長相精緻的少女走了進來,溫柔的朝他笑了笑。

儘管已經見了好幾次了,但是看到她的時候白離總覺得自己的胸口隱隱作痛。

因為她就是白離夢中一槍貫穿了白離胸口的女人。

上一秒捅了自己,下一秒就抱着自己談情說愛!

太離譜了吧!

不過這都是在夢裡,夢都是反着來的,這樣一個舞刀弄槍的姐姐現實中一定是很溫柔的吧!

白離臉上掛上了笑容,這樣的笑容他曾經對着鏡子聯繫了好久,可以讓陌生人感到親切不虛假。

「你好,白先生,我來作定期的調查了。今天你感覺有哪裡不舒服嗎?」

慕虹影臉上掛着職業的笑容說到。

她此刻只想趕緊下班回去打遊戲!

若不是眼前這個人牽扯的事情實在是太大樂,她也不至於親自前來。

她認真的看着不遠處的白離,長得倒是挺好看的,可惜是個男的。

哎。

白離倒是沒想那麼多,他只想趕緊應付完這個女人。

雖然長得是挺好看的,但是一和她呆在一起,白離總覺得自己的心臟隱隱作痛。

「挺好的,就是最近睡眠質量不大好。」

「是嗎,看來你最近心理壓力有點大啊!」

慕虹影點了點頭說到。

心裏壓力確實挺大的,每天都被你捅死,心理壓力能不大嗎?

白離內心吐槽,只不過作為一個高情商的人,這種話他自然不會說出口。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癥狀嗎?」慕虹影問到。

白離皺着眉頭想了想說道:「我最近眼睛總是會看到一些幻象,就是比如說總覺得背後有東西看着我,但是我轉過去就又看不見了。」

「還有就是,總覺得餘光會掃視到東西,但是認真一看卻又沒有。」

「總之讓我還是挺困擾的。」

白離嘆了口氣說到。

「有去看過醫生嗎?」

「有的。」

「醫生怎麼說的?」

慕虹影隨意的問到。

「他說我神經病,讓我去掛精神科。」

白離有些氣憤的說道:「可我就是從精神科被趕過去的!」

「噗哈哈……咳,我是說很抱歉。」

慕虹影把自己這半輩子難過的事情都想了一遍,終於忍住了笑容。

這樣很不好,畢竟自己作為一名公職人員,過於嬉皮笑臉會給對方留下不靠譜的印象。

這是慕虹影不想看到的。

所以她輕咳了一聲說道:「你其實不用擔心的,你不是精神病,你只是見詭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精神不正常了,原來只是見詭了……」

「啊?」

「你可別亂說啊!我可是相信科學,不要搞這種封建迷信!」

白離連忙說到,捏媽媽的,有這麼安慰人的嗎?

這晚上家裡就只有自己一個,可還怎麼睡覺啊!

慕虹影疑惑的看了一眼白離,然後一伸手一朵小巧的紅蓮在她的手中盛開。

然後下一秒,白離的身後就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尖叫。

一道漆黑的身影被燃燒殆盡。

「這就是科學。」慕虹影輕輕的吹散了紅蓮,對着愣住的白離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