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花府角門。

翠喜紅着一雙眼,身體抖了又抖。

眼睛直愣愣看着巷子口的方向,等了整整一天。

卻始終沒有見到二小姐的人影。

「許是在煜王府過得艱難,連夫人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

翠喜這麼想着,心裏的悲慟又多了幾分。

平日里王姨娘待自己不薄。

雖然王姨娘自己的日子都過得艱難,可對待她卻如同對待自己的孩子。

什麼好吃的好用的都會緊着她來。

翠喜最開始是拒絕的,哪有好東西主子不用丫頭先用的。

可王姨娘卻搖搖頭笑着說:「二姑娘與你一般大,必定也和你一樣伶俐聰明,討人喜歡,想你父母也是如同我一樣見不到親生女兒,心中惦念得緊,我私心裏想你過得好。」

剛跟王姨娘的時候,翠喜還是十二歲的丫頭,一轉眼六年過去。

自己可以獨當一面,王姨娘卻病倒了。

想到這裡,翠喜的眼淚又止不住了。

天色漸晚,一汪淚水裡模模糊糊有一個瘦小的影子哆哆嗦嗦的朝着角門走來。

翠喜怕是看花了眼,扯起袖子使勁的抹了抹眼淚。

「二小姐!」

翠喜本來就哭得不能自已,見到二小姐穿的如此單薄,心中更加難過,眼淚怎麼擦也擦不完。

「傻丫頭,哭什麼,快帶我去見母親。」

花不染催促着翠喜。

可翠喜卻沒急着挪步,慌忙脫下身上的襖,往花不染身上披。

花不染見翠喜哭得可憐,眼中也止不住湧起一汪眼淚,噙在眼皮子里始終不肯落下來。

「二小姐。」

翠喜見花不染眼圈紅紅,終於跪了下來。

「王姨娘今兒中午,過身了。」

「怎麼會呢翠喜?信里不是說只是病重,想我陪陪她,怎麼會這麼快呢?」

「不能亂說話,翠喜。」

「快帶我去見母親。」

花不染彷彿沒聽到一樣,要扯起翠喜往角門裡走。

翠喜看着花不染的樣子,一顆心揪成了一團。

她拚命拉住花不染,帶着哭腔說:「姨娘已經過身了,二小姐。」

忍了一整天的眼淚,在這一句話之後。

如同決堤的河,再也止不住。

「可信里明明…」

花不染喃喃自語。

她其實知道的。

若不是信上這樣說,這封信怕是遞不進煜王府。

母親病重已經有好些年了,每次來信,都會說一句好好照顧自己。

只有這封信上,母親閉眼之前,唯一的念想,就是想讓女兒陪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