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肖凡應小霞小說完結版 第9章_安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肖凡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應小霞已有些擔心,趕緊起身,讓肖凡起身讓開,掀開簡易床最里的床板,「趕緊藏到下面,「鬼子」進村了,「土匪」要查暫住證。」

治安隊查房,他聽謝燕說過,治安隊抓住沒有暫住證或非法同居,直接送去樟木頭收容所,然後一批批遣送送回家,自己本身就是逃亡,遣送回家徹底完了。

慾望的小鳥瞬間嚇得萎縮了,趕緊從掀開的床板縫隙鑽進床下。應小霞穿上衣服,檢查了一下,順手還把肖凡剛脫下的上衣也扔進了床下。

敲開門,五個查暫住的「土匪」身邊,已經銬了7個男女。

「土匪」看見只有一個女孩,女孩也有廠牌作為暫住憑證,就走了。

那個年代,說查暫住證的治安員是「土匪」「鬼子」一點不為過,只要查到沒有暫住證的,不問青紅道白,50元一個人,男女同居沒有結婚證的100元一個人,不給錢,男的馬上剃成癩子頭,送樟木頭,女的不剃頭,也送樟木頭。然後遣送回家,遣送途中,免費做幾天事情夠路費了,再送到下一站,一站站遣送直到回家。

等待周圍都安靜了,應小霞掀起床板,肖凡才從床下爬出來,頭上,臉上,身上全是灰,應小霞看到肖凡裸露的上身,全是灰塵,臉也成了花貓,止不住笑了起來。

看到應小霞笑話自己,肖凡用自己滿灰的手,在她臉上抹了一下。

氣得應小霞趕緊起身洗臉。

應小霞洗完臉,才想到肖凡肯定又要衝涼起來,現在治安隊剛查房,自己也不可能單獨站去門外,心裏又尷尬起來。

肖凡沒有顧及這些,走到水龍頭邊,脫光自己,把身上全部清洗了一遍,沖完故意把身前裸到應小霞眼前,應小霞趕緊捂住被褥,「流氓,趕緊穿上。」

應小霞的確抗拒,肖凡穿上褲衩鑽進了被窩,摟住了應小霞。

應小霞也嬌俏的擁着他,乖巧的把頭靠在他胸口。

治安隊查房,嚇得肖凡剛燃氣的慾望蕩然無存。

第二天清晨8點醒來,肖凡看到床頭留有一把鑰匙,有一張紙條:

流氓:我去上班了,走時記得鎖好門,中午12點,到正龍鞋廠大門等我,我們去買衣服,順便商量一下工作和住宿的事情。

起身鎖好門,肖凡決定自己也多跑幾個廠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廠。

走到橋頭與厚街分界的龍寶玩具廠,肩膀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轉身看到背後一個180以上,身材粗壯的男人。

「你是誰?」肖凡有些疑惑。

「你不記得我?男子做出玩世不恭的樣子,點上一支煙,嘴角微微翹起。

「我們認識嗎?」肖凡疑惑,真不記得認識這個人。

「昨天晚上,橋頭公園。」男子提醒道。

昨夜公園內燈光不亮,事發地還是公園一角,燈光更暗,當時更關注男子手中的刀而不是人。事發突然,肖凡從走到男子身邊,說話到結束戰鬥,不過兩分鐘,當時他連應小霞都沒有看清,更沒有記住兩個搶劫男子的樣子,對方現在卻認出了他。

「你想做什麼?」肖凡看了看周圍,確定他一個人。

「昨天你壞了我們的好事,你說怎麼辦?」

肖凡身高只有175,身材偏瘦。雖然對方比自己高半個頭。但看到對方只有一個人,自己還會拳腳,真沒把對方放在眼裡。看着男子,握了握拳頭,淡定的回道:「想怎樣?我奉陪。」

「你當過兵?還是練過?」看到肖凡準備動手的姿勢。

「家傳而已,拿過地區武術比賽第三名。」

幾歲開始,跟隔壁李叔習武到十五歲一次變故,後來就自己練習,畢業後這一年多時間,要去桌球房看店,練習時間就不多了。從她跟李叔學武開始,母親就教育他,不準備打架,打架要賠錢,除了練習,肖凡很少與人打過架,第一次搏鬥就成了逃犯,昨天是他真正第二次打架。

他會拳腳,但實戰經驗不多,更別說去拿什麼比賽名次。現在說出來,只是年少好面的自吹罷了。

「昨天看你出手的速度,踢腿,就知道你可能會點,不然不可能那麼快乾翻我們兩個。」肯定了肖凡會武,男子言行收斂了許多,

「想打就打,不想打我還有事。」

肖凡現在心裏想的都是工作,有了工作,才能留在愛情身邊,不想給他廢話。

能屈能伸是男子闖蕩社會總結出的經驗,現在沒了剛才的輕狂,溫和中帶有江湖豪氣伸出手,「江湖兄弟,不打不相識,交個朋友怎麼樣?」

「交朋友?」

昨天壞了他們的事情,還打了他,現在他要和交朋友?肖凡疑惑的想到,他是想拖延時間等他的同夥,肖凡作出這樣的判定。

「我叫黃耀東,江西人。想交你這個朋友。」看肖凡疑惑的樣子,男子自我介紹。

確定對方沒了惡意,肖凡也伸出手,「彭劍,四川人。」(肖凡還未滿18歲,這次還是犯事出門,借鄰居的身份證)

言和了,黃耀東熱情的問道:「怎麼?你在找廠?」

「是啊,來了快20天,還沒有找到廠。」

「慢慢來,現在好多新廠要招工。」

「你做什麼工作?」知道黃耀東是搶劫的,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其他正當職業。

「做個打工仔能掙幾個錢,剛出來時做了幾家廠,上班時間太長,就不做了。」

「你就靠搶為生?」

「偶爾也做點其他業務。」

「其他什麼業務?我能做嗎?」肖凡沒有社會經驗,還好奇。

「不是什麼正經工作,就是偷點,或有機會敲詐點。」黃耀東毫無羞愧,還帶點自豪的說道。

「做這些抓住就麻煩了哦。」肖凡趕緊打消了想法。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抓不住該我吃香喝辣,抓住算我倒霉,想那麼多幹什麼。」

肖凡以後的路,多少受了些黃耀東的影響,他的生活經驗,和能屈能伸的黃耀東相比,差着十萬八千里。

「你有沒有熟悉的人,幫我找找廠。」

「我兄弟多,幫你打聽打聽吧,有了消息告訴你。對了,怎麼找你?」

解開仇恨,對黃耀東還沒有完全信任,肖凡回復說:「我沒有固定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