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肖凡應小霞小說完結版 第5章_安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東莞各個村裡,一般都有幾個或數十個這樣養魚又養鴨的池塘,鴨不是自然成長,而是靠人用嘴把拌有生長飼料的米,吹進鴨胃裡,一兩個月就可以上市,鴨糞又餵魚,屬於單一的生物鏈雙重飼養。

走了一天,太累,肖凡躺下剛閉眼就被蚊子咬醒,身體每一個沒有衣衫遮蓋的部位,全是蚊蟲叮咬後留下的疙瘩,用衣服把身體每一處包裹起,頭部蒙上一件衣服,再次進入夢鄉。

朦朧中,感覺身邊不遠的地方,有人小聲在說話,一個人在野外的不安,防治安「土匪」查暫住證,也防其他未知的可能,肖凡睜開眼,警覺仔細的聆聽着。

「又不是周末,一天上班那麼累,還每天都要做,你哪有那麼好的精神哦?」

「還不是愛你,想你啊!」

「愛我,騙鬼去吧?這裡到處是蚊子,每次回去,滿身都是蚊子叮咬的疙瘩。你就只顧自己舒服,要你租間房,只要你有精神,每天晚上隨便你做,你又不願意,就是心疼那點錢。」

「不是我不願意,給你說過我家的情況,現在需要錢,等兩個月條件好點,一定租房讓你滿意。」

「那你快點,連續幾天加班太累了,今天做一次,我們就趕緊回去。」

對方談話,肖凡雖是一個沒有經歷**的童子,但曾經身邊人的言語中,玩笑中,發小戀愛經歷的炫耀中,多少了解一些**的基礎。偷聽到話語,肖凡知道不遠的地方正在發生着什麼。

人的本能是好奇,男人本性是喜歡和探索與色有關的一切。出於好奇,肖凡順着聲音的方向,距離自己睡覺的草叢不到5米的空地上,看到一男一女,茂密的草叢遮擋,說話的人沒有發現茂密草叢中還有人。

藉助鴨場和附近周圍建築物內發出的微光,肖凡看到一處春光外泄的春圖……

「看你猴急猴急的,真沒用,

「這幾天累了,精神狀態不好,

「現還能每次都是把人惹得痒痒的,就不行了,我只是你做這事的工具。」

「算了,太晚了,明天養養精神再繼續吧。」

男人說完,

「自己以後,對我不管不顧,也不知道心疼我一點。」

男人掏出幾張紙巾,遞給女子說:「這裡太暗,怎麼看得清,,完穿上褲子趕緊走,野外這些地方,還是不安全。」

幾分鐘後,這裡又恢復了平靜。

「又不知道心疼一下女人。」肖凡自言自語呢喃道。

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結束,灰暗燈光,只看到模糊的輪廓但剛發現的情景,讓溫飽還沒有作落的肖凡,心開始騷動起來。

清晨醒來,跨上背包,又開始了新一天的求職。

昨晚見到的艷景一直在眼前浮現,今天肖凡圍着橋頭附近工廠尋找,沒打算離開。潛意識裡還希望繼續觀看昨夜的劇情。溫飽都沒有解決的男人,因色而停留,這就是男人喜歡用下半身思考問題,最好的詮釋。

傍晚,還是米粉,天剛落下黑幕,肖凡急不可耐來到山丘,在昨夜睡覺的地方隱藏起來。

沒有手錶,不知道時間。等了很久,終於再次目睹了昨夜的艷景,只是對話內容有些改變,發出的聲音高低有些不同,劇情同樣在十分鐘內結束。

肖凡不但看到了前夜那一對的身體戰爭,還見到不少新成員加入。不止一對,是數十對之多。情侶們有早到,有晚到,晚到的人無意闖進早到人佔領的地界,一句對不起後儘快避開,大家心照不宣尋找到不打擾別人,也不容易被打擾,相對隱蔽的地方,揮霍着荷爾蒙與雌性激素交融碰撞的青春激情。有時,偶爾沒控住發出**曖昧聲,回蕩在偏僻的山丘。

肖凡才知道,今天是周六,明天星期天,工廠一周一次休息時間。

停留橋頭的第十四天,雖已經足夠節省,但是肖凡身上也只剩30元了。尋找半個月也沒着落,人民幣已經不允許他繼續停留,打退堂鼓,準備去新疆找哪裡挖煤的表哥。

決定離開,傍晚,肖凡沒有急着吃飯,他準備好好遊覽一下這個停留了十多天的地方,留給記憶。

這段時間,對橋頭地理已相當熟悉,卻從未靜下心好好欣賞這裡,只是一個村,但這樣一個村比家鄉的鎮甚至縣城更喧鬧熱鬧,沒有目標到處閑逛。

夜市緊靠國道,在橋頭市場周邊,夜市不大,就圍繞十多棟樓房周邊,穿過市場,是橋頭公園,公園千餘平方左右,園內除了幾條縱橫交錯的路和路邊幾張供人歇息的椅子,全是草坪,草坪中稀鬆種了一些樹,園內沒有安裝照明,光線靠市場和公園邊路上的街燈,這裡是許多打工人休閑和談情說愛優選的地方,晚上公園人不少。

不知不覺,逛到了橋頭公園,在公園一角的草坪上坐下,點上一支煙看着遠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有些發愣。

「不準叫,把錢拿出來。」

「我…..,我..沒有錢,過年剛回來上班,廠里還沒發薪水。」

「別給她廢話,搜她身上,看有沒有」

「我真沒有錢,我是在這裡等朋友。」

「別喊,我們搜一下身,如果沒有就放過你。」

兩個男人,一個女人的對話傳來,肖凡斷定謝燕所說的搶劫,這一刻就在眼前不足5米的公共座椅邊發生。

「我真沒有錢,我是女孩,你們不能亂摸。」

「別那麼多廢話,小心刀傷到你的臉。」

在家鄉,自我認為是見義勇為,結果造成自己逃亡。現在又看到類似的持強欺弱,肖凡還是毫不猶豫起身,警惕的從三人的背面走了過去,大聲喝道:「想幹什麼?」

看到身邊有人走來,一個男人馬上轉身用手中匕首指着肖凡,「你是誰,勸你別多管閑事,我手中的傢伙不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