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肖凡應小霞小說完結版 第2章_安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1990年大年初五,四處張燈結綵,年味還比較濃厚。

深夜,一輛桑塔納警車從川北縣城急駛而過。

凌晨時分,警車停在距離渠江火車站一里開外的地方,沒關車燈,川北縣周鎮派出所副所長劉開義,臉青面黑的從駕駛室走下來,拉開後車門,厲聲喝道:「下來吧!」

身高175,身材偏瘦的肖凡拿着一個背包,從后座下車,唯唯諾諾走到劉開義身邊。

看到身邊瑟瑟發抖的肖凡,劉開義掏出一包不帶過濾嘴的翡翠,從煙包里抽出兩支,丟了一支給肖凡,然後自個點上,重重的吸上幾口,呵斥道:

「你說你這個混小子,跟老李頭學點拳腳,下手就不知道個輕重,目前情況是:對方兩人開瓢,一個腦震蕩,一個還有多處骨折,現在都躺在醫院。」

肖凡頹廢的在警車邊蹲了下來,埋頭抽着悶煙,一直不敢說話。

劉開義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放低了一些音量,「對方是食品公司經理的兒子和商業局副書記的兒子,那兩小子更混球,一天到處惹事生非不說,耍得沒事,還摸到小媳婦鉤子上去了。你也算見義勇為,但是下手也要有個輕重啊!如果賠付最少幾大千,還要負法律責任,你家的情況,你自己又不是不清楚。一直比較孝順、明事理、懂禮貌的孩子,怎麼忽然就犯渾啊?還好沒死人,趕緊出去躲一陣子,時間久了,到時候你掙到錢,我在幫你周旋一下,賠點錢私下協商,把事情處理了。」

說完,劉開義丟掉叼在嘴裏抽了半支的香煙,解開警服的上衣口袋,掏出三十元錢和一張寫好的紙條,塞進肖凡手裡,有些溺愛的摸了摸他的頭,

「事情已經出了,別想太多,在外要注意安全,別再惹事,紙條上是我鄉下侄女謝燕的地址,她在廣東東莞打工,聽說工資蠻高,你小子沒地方去,可以去這裡,這錢是我的小金庫,只有這麼多,當叔的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一直往前走,一里多地就是火車站,你走吧!」

肖凡起身,看着眼前責備中充滿關愛的老街坊,沒有說話,雙腿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對着劉叔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轉身朝渠江火車站走去!

看着遠去的背影,劉開義從兜里掏出煙點上,

「警察放走肇事者,而且還是親自護送,到底是對是錯?自己是憑本心做事,老街坊,誰家馬桶被「盜」,派出所都知道的年代,這小子從小就特別懂事,熱心,好助人,從不惹事,不想他因為樂於助人進牢房,毀了一生……..!」

……..

大年初六下午3點55分,驚慌失措的肖凡,登上由渠江開往廣州的火車。

車廂核載108員,現實車廂里旅客已超出一倍還多,超員的車廂除座位之外,每一個犄角旮旯也擠滿或站、坐、趟的人,WC門口也是站崗的人,一人上WC,要挪動一群人,才能打開WC門。

列車駛出渠江站半個小時後,肖凡緊張的心有些鬆懈,蹲在車廂中間,打着盹。

「查票了,查票了,所有人把車票拿到手裡,開始驗票。」

擁擠的車廂,亂鬨哄的嘈雜人群,女列車員費力在人群中挪動,一邊嘶喊,完全沒點女性的溫柔。

聽到查票,肖凡身邊一位矮個子男子靈活的趴下,鑽進三人座的座位下面。

一行座位,就一個三排座,一個兩排座。

肖凡迅速鑽進兩排座下,身軀彎曲,身高175,在兩排座下始終長了一點,頭在座位下,屁股露出了座位。

身上就那點散碎銀子,就想逃票。

列車員走近座位,看見有屁股露在座位外,用腳踢了踢他的屁股,提示道:「出來查票,出來查票?」

肖凡從座位下鑽出來,有些驚慌,像小媳婦撒嬌,害羞的說道:「我沒有票。」

列車員調侃的訓斥道:「躲到座位下逃票,你也藏好點啊,顧頭不顧尾,把鉤子(屁股)露在外面,瞎子都能看到,馬上補票,車票26元,逃票按票價的百分之五十處罰,13元,共計39元。」

列車員調侃,肖凡狼狽的樣子,許多旅客吆喝起來,眼神有鄙視,有同情,也有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嘲笑。

大眾的目光,列車員的訓斥。

膽怯,羞愧,肖凡的臉像猴子屁股漲得緋紅,有些結巴的說道:「我…我…錢不在身上,可以等一下補嗎?」

逃票還賴賬,列車員像只打鳴的鬥雞,怒氣的呵斥:「沒錢還敢上車,站到列車室那去,下一站把你交給車站,讓你家人拿錢到車站取人。」

列車員大聲嘶吼道,年齡不大,也就二十五六歲,估計是內分泌失調,絲毫看不到女性的溫柔。

尷尬得語無倫次,肖凡捂着臉,「我…我有錢,但錢……,放在不…方便的地方」

瞪着肖凡,列車員笑侃,「車廂就這麼大,有什麼地方不方便?還能把錢藏褲襠里不成?」

無地自容,低頭沉默,稍稍平息了一下心情,肖凡低聲說:「怕被偷,我的錢真藏在褲襠里。」

看熱鬧的旅客哄堂大笑……

肖凡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真被自己調侃的玩笑說中,女列車員也愣在那裡,一時還真不知道怎麼接話,看肖凡老實憨憨的樣子,良心發現,稍微放低了一些音量,「你到列車室里去把錢拿出來,然後補票吧。」

走進列車室,解開布條做成的腰帶,從內褲內層縫着的口袋裡,掏出幾張摺疊很規整的鈔票。一張50元、兩張10元,三張5元,兩張2元,一張1元,共計90元,肖凡第一次南下廣東所有家當。

肖凡初中畢業,待業一年多了,逃亡之前,在一家桌球房幫人看店,一月15元,外加一天一包4毛8的紅梅香煙。

家庭環境不好,平時領到工資,肖凡全部交給母親。

這次事發忽然,家裡臨時給肖凡湊了25元,劉叔支援了三十,球房老闆聽說他仗義出了事,支援了30元,三姐從同學那裡東拼西湊借來5元,肖凡離家時,偷偷塞進進他手裡。

……

56小時後,凌晨1點25分,火車抵達本次列車的終點-廣州站。

90年代初,無數班各省發往廣州的列車,只能停靠這個位於流花路的廣州火車站。

出站旅客,接待親友的,攬客小販,渾水摸魚的小偷,午夜拉皮條的老媽子等混在一起,出站口密密麻麻的人。

緊跟人流費勁的擠出站口,火車站外廣場上,到處也是熙熙攘攘是人,行走着、站着、席地而坐、席地而躺的。

許多火車晚上或深夜到達,錯過當天發往目的地的汽車,經濟條件好的會就近尋找旅店、賓館住下,沒條件的就地而卧,在車站廣場上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