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無數次的見面 無數次的見面第五章 什麼,娃娃親?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無數次的見面第四章 別哭在線免費閱讀

無數次的見面第五章 什麼,娃娃親?在線免費閱讀

微風在校園徐徐吹過,在盛夏之中增添一份別樣的意蘊。轉瞬之間,假期已經悄然而至。

林晚蘇望着早已空無一人的校園,輕嘆一聲,將最後一件衣服塞進了皮箱中。

雖然暑假之後依舊還能再相見,但她還是不舍的最後看了一眼校園,拉着皮箱就要走出校園。

梔子花緩緩飄落,似乎在表達它離別的不舍。

林晚蘇雙手捧住梔子花瓣,思緒萬千。因為,這是他們相見的地方。

雖然她並對他沒有任何感情,但是,卻在冥冥之中,使兩人於無虞瓜葛時連在一起,形成了一條永不分離的絲線,怎麼也忘卻不了那個人。

世藝大學離銀海火車站很近,於是林晚蘇便打了一輛車。

坐在車上,望着街道上盛開的梔子花樹,林晚蘇依舊在剛剛的情緒之中無法自拔。

就在這時,一陣敲窗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脾氣本來就大,又被人打斷了思緒,這便使她怒火衝天。

林晚蘇剛想發火,熟悉的聲音卻使她的憤怒化為泡沫,轉瞬即來的是無盡的歡喜。

「師傅,能麻煩您送我到車站嗎?」

說話的此人正是張嘉然

此時的張嘉然外套已經脫了下來,就這麼鬆鬆的被他拎着。身上就穿着一件白色T恤,整個人呈現出幾分懶散的姿態。

林晚蘇因為過於激動,所以還沒等師傅說話,林晚蘇就趕忙迅速打開車門,拉着一臉疑惑的張嘉然進入了的士的后座。

「師傅,這是我同學,就麻煩您給我們一起送到車站好了,價格我再給您加。」

張嘉然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晚蘇:「同學?我們很熟嗎?」

「當……當然很熟!」林晚蘇搶先一步回答,

「好好好,你說熟就熟。」張嘉然在學生會嚴厲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但此時他竟然卻拿這個可愛的學妹一點辦法也沒有。

「嗯……學長?」

「嗯?」

「你……回老家嗎?」

「對。」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內便是無盡的一片死寂。

「額……學長,你老家在哪裡啊?」林晚蘇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便開口打破了這番寧靜。

「寧城縣.」張嘉然言簡意賅。

林晚蘇眼前一亮,就算在壓制着說話的語氣似乎也掩蓋不住她內心之中的喜悅:「真的嗎?那我們在一起呢!」

張嘉然眼神微動,但並沒有流露出太多情緒變化。

似乎是意識到了這句話有些不妥,林晚蘇於是趕忙改口道:「額……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竟然住在同一個縣城裡呢,真的好巧啊。」

張嘉然並沒有顯現出過於驚訝的神色,只是將視線緩緩移出窗外,找了個借口說道:「車站到了,你先下車吧。」

林晚蘇翻了一個白眼,只好先下去取行李。等到再度抬頭的時候,張嘉然早已不見了身影。

「這個學長,又跑去哪裡了?」林晚蘇剛打算離開,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車費還沒有交。

正當林晚蘇掃向付款碼的時候,司機將她的手機推回,笑着對林晚蘇說:「姑娘啊,那個人是你男朋友吧,他已經幫你把車費付完了。你能有這樣的男人,是你的福氣,要好好珍惜啊。」

「額……不是的不是的!他只是我的同學,我們並沒有感情上的關係。不過,還是謝謝您。」

…………

嗚,嗚,嗚~

火車的鳴笛聲響起,林晚蘇望着窗外的風景,陷入了沉思……

那個人的出現,改變了她一切原有的生活。她不知道那是對她好的,還是……對她壞的。想到這裡,糾結如絲化得的淚水緩緩在她潔白如玉的面龐上滑落。

「學妹,這樣可不好,怎麼能丟下學長一個人不管呢。」

聽到張嘉然的聲音,林晚蘇趕忙抹去還在臉上未乾的淚痕。她每次都是這樣,她永遠不想讓別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永遠想獨自一個人承受這一切。

想到這裡,碎片般的記憶突然開始緩緩拼湊……

她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小時候雖然享受着無盡的奢華,幹什麼都是用的最好的,因此也養出了她驕傲外向的性格。

但是,因為父母的常年在外打工,幾個月才能回來一次,有時出國一次便是半年。

但是上帝總是不公的,父母因為回國所乘坐的飛機遭遇強對流氣候,所以他們永遠永遠的被遺留在了飛機的那一堆殘骸之中。

當年僅十歲的林晚蘇捧着那僅有的一點飛機碎片和那一抹父母所化為的最後一片凈土時,悲傷與絕望所匯聚成的淚水在眼角慢慢滑落。

似乎,上帝就是看不慣那些享受着榮華富貴的人。他為你打開了一扇門,就會為你關閉一扇窗,這已然成為了亘古不變的道理。於是,在林晚蘇那無盡的黑色陰影里,姥姥家便成了最後庇護她的港灣。

自從父母出事去世後,林晚蘇就被親戚送到了姥姥家。

但自打到了那裡,林晚蘇每天卻只吃一點飯菜。每天所做的事就是日日夜夜坐在窗邊,望着蔚藍的天空靜靜發獃。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家裡人看她如此這樣消瘦下去,十分擔心。但家裡人似乎都來遍了,但她只是永遠重複那一句話;

「我沒事的。」

讓林晚蘇真正從失去家人的陰影之中走出來,是她上高中的時候。

交到的許多新朋友,對待她的平等,以及朋友對她的處處安慰,讓她對生活重新獲得了希望。

她也漸漸從陰影中走出來,又恢復了她往日的外向活潑。她一直覺得,陽光才是驅散黑暗的利器。

是的,她會永遠相信這句話。

整天在學校大大咧咧、桀驁不馴的她,卻因為父母雙亡從而造就了讓自己獨自去面對一切。這對她來說是艱難的,也是痛苦的……

當林晚蘇紅着眼睛轉過來面向張嘉然的時候,心細的張嘉然頓時發現林晚蘇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

張嘉然連忙向她問道:「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

張嘉然的話未說完,林晚蘇突然一下子撲進了張嘉然的懷裡,失聲痛哭。張嘉然頓時愣在原地,顯得很不知所措。

「對……對不起,我的父母在我小時候就因為飛機失事而去世了,我只是……只是太想念我的親人了。我只能把你當做我的親人,我抱一抱你我可能就會好受一些。抱……抱歉!」

林晚蘇的語氣此時已經變的哽咽,張嘉然也從來沒有想過如此外向的她竟隱藏着這般令人痛心的秘密。

「乖,別哭,學妹是個不哭鼻子的人。更何況,有我在呢。」

張嘉然用紙巾為林晚蘇抹去了淚水,此時的林晚蘇還在用力的摟着他。

一男一女就這樣相互依偎着,在最美的夕陽勾勒出最美的弧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