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到把刀扔過來。

「砰!」

任原單手接刀。順勢舞了一個刀花,然後重重杵地,地面都順勢裂開好些紋路。

袁朗臉色一下子就凝重了。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行家的功夫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一下袁朗可以確定,此人八九成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任原了。

但隨機他臉上就露出濃濃的戰意,這種和高手過招的機會,怎麼能錯過!

任原也一樣,除了他師父之外,這一兩年來,袁朗是他碰到的,第一個有名有姓的高手,這怎麼不讓他熱血沸騰!

「赤面虎袁朗,請指教!」

「擎天柱任原,請指教!」

「殺!」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

任原的三尖二刃刀是長兵器,袁朗的鍊鋼撾是短兵器,想要取勝,袁朗就必須近身!

但任原怎麼會讓他近身呢?

要知道撾這種武器,非天生神力者不可用,袁朗能靠着這武器出名,那他近身之後,絕對是個麻煩!

任原猛地一踢刀把,力從腰起,雙手舞花轉烏雲蓋頂,一招力劈華山,直接衝著袁朗頭上劈過去!

一刀斬下,寒光一閃,空氣似乎都被任原的三尖刀吸過去了一樣,發出一陣尖嘯聲。

袁朗不愧是任原遇上的第一位猛將,面對任原這一招,持短兵器的他不躲不閃,雙手用力上撩,兩把撾自下而上,正面迎擊三尖刀!

「鐺!」

重重的碰撞聲響起,火花四射,任原心中一喜,接力迴旋轉身,換手持刀橫掃千軍,再斬袁朗腰間!

「鐺!」

袁朗反應也很快,擋下第一招時他就知道任原的力量在自己之上,沒有那麼容易近身。

於是立刻收撾護住腰間,再次擋住任原的橫掃!

任原的招數變化很快,橫掃再次被擋後順勢下撩,劈向袁朗的腿!

這一次袁朗直接跳起,躲開大刀的同時雙撾用力下砸!然後強勢準備近身,背身反抽!

任原當然不會上當,抽刀回防,同時腳下移動,控制距離!

兩個人閃電般交手起來,在場其他人根本看不清之間的門道,其中的兇險只有二人自己清楚。

但能確定的是,兩個人都打得非常痛快,頗有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的感覺!

鍊鋼撾凶,招招直撲天靈蓋,三尖刀猛,回回不離胸腹間,一時半會兒間,不分勝負!

兩人走過五十餘合。袁朗架開任原大刀,抽身跳出圈外。

「哥哥好武藝,小弟服了。」

他收起雙撾,輕輕擦拭了一下額頭的一絲冷汗,率先認輸。

「哈哈,袁兄弟謙虛了,你我這是不分勝負啊。」

任原也收刀站立,不過比起袁朗,他看上去似乎更加輕鬆。

能在自己手中走五十多合不分勝負,袁朗不愧是紀山軍五虎!

而且袁朗兵器吃虧,長兵打短兵,如果不是力量巨大,或者身法流暢能快速近身,那能保持不敗就非常不容易。

「哥哥抬愛了。」

面對任原的說法,袁朗也沒有點破,他心裏清楚,自己的步伐切不進任原身邊,先天上已經是輸了一籌,再切磋下去如果沒有特殊的機會,自己必敗,只不過是多少回合後敗而已。

「朱貴,拿酒肉來。」

看着袁朗有些飢餓的樣子,任原招呼朱貴上酒肉,袁朗也不客氣,大口吃了起來。

「袁兄弟,接下來你打算去哪兒?」

任原開口問道。

「本來這次北上,就是為了和哥哥見面,這次已經見到了,袁某也已經無憾了。如若哥哥不棄,袁某願伴哥哥左右!」

袁朗不是傻子,看着任原這一隊人馬,他知道肯定會有什麼事情。

那跟着任原,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畢竟任原名號,在大宋江湖還是很不錯的。

「固所願也,這可是大好事兒!」

任原喜不自勝,袁朗絕對是一員虎將,能得到他的投靠,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兒!

朱貴等人也上來和袁朗見面,口稱哥哥。

畢竟剛才那場大戰,他們也見到了,袁朗的水平足夠讓他們心服口服。

「哥哥,我們接下來去哪兒?可是那梁山泊?」

寒暄之後,袁朗問任原。

任原看着遠處的梁山,自信地一笑:

「不錯,正是梁山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