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太原西門外不遠,周侗戴着范陽斗笠,背着一個包袱,腰間別著一個酒葫蘆,手裡提着一把朴刀,正不緊不慢地走着。

突然間,他耳朵一動,聽到身後傳來十分有力的腳步聲,而且還在不斷朝自己逼近。

他有些疑惑,自己的名聲在江湖上還算顯赫,這腳步聲直衝自己,莫非是想和自己有仇?

單手按住朴刀,周侗回頭,想要看個究竟。

一回頭,土路上煙塵滾滾,一條大漢直衝自己而來,離自己還有五六步時雙腿一彎,推金山拜玉柱,「哐哐」給自己就磕頭!

嘴裏還喊着:

「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你是何人?可知我是誰?為何直接就拜師?」

周侗大吃一驚,隨即反應過來,敢情這廝是來拜師的?

可不對啊,江湖都知道自己不怎麼收徒,怎麼還有人上來就拜師?

「師父在上,您鐵臂膀周大俠的名字江湖上無人不知,弟子自小便崇拜師父的俠名。聽聞師父最近來看弟子相撲,想着定是準備收我為徒,心情激動,以至於吃飯時因此差點兒噎死。」

「幸虧老天爺垂憐,閻王爺說弟子還未和老師相認,命不該絕,便讓弟子重新醒轉。剛好趕上師父出城,可以重新和師父續上師徒緣分,此乃天定緣分,我自然要拜您為師!望師父成全!」

任原當然知道周侗之前可能並沒有收徒的意思,但他早在路上就想好了說辭。

我就是因為聽說你要來看我比賽,激動滴差點兒噎死,你作為大俠,不給點補償說不過去吧。

再說了,我都是差點死一次的人了,我說這是閻王讓我拜你為師,緣分天定,你就說你同不同意吧!

「哦,原來是那個摔跤的後生。」

周侗聽完之後,看着任原的模樣,也記起他是誰了。

是了,就是那個之前自己挺感興趣的後生,聽說吃饅頭差點兒噎死,沒想到還有這麼個說法。

畢竟大宋年間,鬼神之說還是很有可信度的,加上任原這次差點兒噎死也是真事,看着這麼真情實意的表現,周侗也信了七八分。

「是啊,師父,是我,如今我重新醒了,您應該收我為徒啊!」

任原也是豁出去了,等不了王進了,周侗這條大腿,必須抱緊!

「嗯……」

周侗沒有說話,一邊捋着鬍子,一邊上下打量着任原。

任原知道,關鍵的時候來了,能不能被周侗看上,就看現在了!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被周侗盯着看時,任原感覺自己像被猛獸盯住了一樣,感覺全身上下似乎都被看透了!而且似乎有種千斤重擔壓在身上!

但他沒有動搖分毫,咬緊牙關,挺直脊背,就這麼跪在周侗面前。

相貌莊嚴,身板不錯,心志也不錯,可惜年紀有些大,咦,等等……

本來正準備說點什麼的周侗,突然看到任原雙膝跪地磕頭後,地上出現了幾個坑。

要知道這雖然是條土路,但平時人馬來往,早就把土跺得嚴實,這能磕出坑來,此子一身神力怕是難得。

「好,那我就收下你。」

一念至此,周侗直接答應了。

「師父啊,你一定要……啊?」

還想再說些什麼的任原,瞬間都傻了。

啊?這麼輕鬆的嘛?不用再多說一些什麼,不用進行考驗的?

「怎麼,我收下你了,你不願意?」

周侗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這個新徒弟,小子,還想在你師父面前玩心眼?

你還太嫩!

「願意!願意!」

任原當即再次拜倒,「今日起,我任原便是周師弟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然後「哐哐哐」,又是三個響頭!

「行了,起來吧,回去收拾一下吧。」

周侗看着新收的徒弟,有些好笑。

「啊?師父,你剛收下我,就要趕我回去?」

任原咧了咧嘴,要不要這麼刺激?

「你想什麼呢?看看你身上,你的包裹呢?盤纏衣物都沒有,怎麼跟我走?快去收拾一下,為師再此等候。」

周侗笑了笑,走到路邊一顆大樹下盤腿而坐,徒弟他不是沒收過。但這個樣子的徒弟。倒還是第一次見。

倒也有點兒意思。

「好咧!那師父你一定要等我啊!我去去就回!」

「師父,你一定要等我啊!」

任原聽了之後,趕緊爬起來就往回跑,生怕周侗反悔!

「快去快去!皮猴子一個!我就在這裡!」

周侗笑罵了一句,靠着大樹假寐,這徒弟,確實有意思。

任原這邊,他則是快速沖回了租住的小院子,開始收拾東西。

他也沒有什麼可收拾的,粗重傢伙什一概不要,就收拾幾件衣服,打包一下屋內的現錢,拿了雙鞋,提了一根哨棒,風風火火就沖了回去,連小院的門都沒關。

「你看,就說這廝噎住之後,出毛病了吧,出門都不關院子。」

「就是就是,好好一個後生,說瘋就瘋了。」

……

在任原離開之後,街坊鄰居們又探出頭來,看着遠去任原的背影議論紛紛。

但這一切,對任原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他的人生,已經翻開了新的一頁!

鄉間的小路上,師徒倆正一前一後走着,風中時不時傳來他們的對話。

「師父,我是你第幾個弟子來着?」

「嗯……你算第三個吧,當然,也可以算第二個。」

「啊?為什麼啊?」

「該告訴你的時候自然告訴你。」

「哦,那師父,你打算教我什麼?」

「你想學什麼?」

「只要師父教的,我都學,嘿嘿。」

「滑頭滑腦。」

周侗看着跟在自己身後嬉皮笑臉的任原,心裏倒是不討厭。

可能是前幾個弟子,面對自己時都特別恭敬有利,像任原這種臉皮這麼厚的,他也是第一次見。

「任原。」

「弟子在。」

任原趕緊答應。

「在為師門下,勤學苦練,風餐露宿是常事,你能做到嗎?」

周侗語氣嚴肅。

「能!弟子不怕苦!」

任原當即拍着**說。

有這麼強悍的身體作為基礎,再有可怕的悟性作為金手指,這要是再學不會周侗的本事,那自己可以去跳湖了。

「好,我門下弟子以三年為期,三年之後,你若學有所成,便可行走江湖。」

「但你切記,行走江湖,不可為非作歹,欺壓良善,賣國求榮,否則的話,師父定會清理門戶!」

「弟子謹記!」

春日的暖陽將兩人的身影拉的老長,師徒倆並肩而行,慢慢消失在小路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