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漸入歡愉免費讀 第6章 _安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另一邊的梁塵飛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瘋了一般大喊:「厲則深,你對她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厲則深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慢慢摩挲着她嫣紅的嘴唇,「你猜。」
  許清雅長了雙很漂亮的眼睛,淚水在裏面將落未落的時候,也最勾人。
  厲則深突然來了興緻,喉結滾動。
  「我沒興趣在這裡陪你們演棒打鴛鴦,」厲則深語氣加重,多了幾分蝕骨的冷意,「再讓我知道你和她還有聯繫,你那雙腿也別要了。」
  「國外應該挺亂的吧?」他哼笑一聲,「你要是死了,梁家也追究不到我頭上。」
  「你——」
  厲則深掐斷電話。
  手機被他拋擲出去,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氣氛一下變得詭譎起來,許清雅扶着肚子,下意識想逃,卻被厲則深拽住手臂,丟到床上。
  「不想讓梁塵飛死,就乖乖聽話。」
  一句話,就讓她停下了所有反抗的動作。
  梁塵飛是為了她才落到今天這個下場的。
  她不能不為他考慮。
  她像是浮沉在水中突然找到一截枯木,苦苦哀求:「阿深,你答應我,別傷害他,好嗎?」
  厲則深像是聽見什麼有趣的事,輕笑,情緒卻未達眼底:「那要看你做到什麼地步了。」
  許清雅聽出他的言外之意,臉色一白,可也只能咬牙,解開衣服坐了下去。
  厲則深滿足地喟嘆一聲,掐住她的頭髮,開始動作起來。
  許清雅捧着肚子,忍下所有的眼淚,只能祈禱肚子里的孩子再堅強一點……堅強一點,活下去!
  次日清晨,許清雅醒來,身邊已經不見了厲則深身影。
  放在以前,她一定會很難過,可如今,卻只有慶幸,只有遠離了那個瘋子,她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張媽過來敲門,目光落在她渾身的青紫上,有些不忍。
  「太太……」
  「張媽,我沒事,」許清雅疲憊地眨眨眼,打斷了她的話,「給我去放水吧,我想洗個澡。」
  身上都是他的味道,她覺得噁心。
  張媽嘆了口氣,最終什麼也沒說。明明以前太太和先生關係雖然不像別的夫妻那樣親密,但也不至於像現在一樣緊繃,好好的夫妻,偏偏做成了仇人。
  剩下的幾天,許清雅都在家裡好好養身體。
  張媽做的那些東西,再不願意,她都會捏着鼻子灌下去。
  以至於她如今雖然臉色蒼白,但身上總算長了點肉,沒有最開始回來那般嚇人了。
  許清雅不讓自己去想梁塵飛現在的情況,她深知只要自己還在厲家一日,就拜託不了厲則深的監視。
  不聯繫,就是對他最好的幫助。
  好在這讓她痛苦難忍的日子總有結束的一天,不久之後,恰好是許父的生日,作為他的女兒,許清雅缺席總歸不太好看。
  為了讓自己臉色好看點,出發前,許清雅還化了個淡妝,這才提着張媽早就備好的禮物,乘上了前往許家的路。
  許家雖然沒有厲家那般家大業大,但在南城,地位也同樣不容小覷。否則當初,厲家老太太也不會做主,將她挑選給厲則深做妻子。
  可笑她當時還以為自己中了頭獎,全然沒有看見許以彤在背後嫉妒的目光。
  再次想到她,許清雅難免有些神色恍惚。
  回到許家,和她碰面就避無可免。
  不知道厲則深會不會和她一起出席。
  雖然當初兩人結婚沒有對外界宣布,但這事畢竟也沒有過多隱瞞,所以大家也都知道他們三人之間的糾葛。許清雅不想成為他人的笑柄,就想着把禮物送到打個招呼,自己就離開。
  可惜天不遂人意。
  她這邊剛把禮物送過去準備走,就被人叫住了腳步,趙女士的貼身傭人走過來提醒她:「許小姐,太太有請。」
  趙女士是她名義上的母親。
  許父風流成性,一共娶了兩任妻子。頭一任才是許清雅的生母,早年病逝後又娶了趙夫人,趙夫人身體不好,嫁進來之後調理了好幾年也沒懷上孩子,只能無奈把許清雅當親女兒養。
  誰知許父根本不安分,又在外頭偷偷養了個小的,生下來許以彤。
  趙夫人性情剛烈,哪能容忍這種事發生,和許父大吵一架。
  說來也是可笑,兩人吵完那次之後,僅有的感情也徹底在那次爭吵中吵散了,許父大概是作惡太多,連老天也看不下去,不久之後出了場車禍,小三當場去世,許父硬件受了損,醫生說這輩子他都再難有別的孩子了。
  許父經此一遭,人也老實不少,大概是再難有子嗣,他對僅有兩個女兒格外看重,特別是許以彤,力排眾議將她接回了家,同樣養在了趙夫人名下。
  可想而知,趙夫人對她有多深痛欲絕。
  許清雅不用想,都能猜到趙夫人又要對她說什麼。
  可心裏還是帶了點期待,或許不是呢?
  她幼年畢竟是由趙夫人養大的,哪怕她對自己不好,心裏終究也認她做半個母親。
  許清雅忐忑跟着上了二樓,書房裡,趙夫人一如既往的雍容華貴,穿貼身墨綠旗袍,時間彷彿從未苛待她,連眼角的細紋都沒有留下幾許。
  許清雅低頭叫了聲:「媽。」
  趙夫人轉動手上的佛珠,她這些年做了不少慈善,人人都誇讚她菩薩心腸。
  聽見動靜,她抬頭一看,目光落在她小腹上,突然冷哼一聲。
  許清雅心一下子就提緊了。
  傭人很快退下,書房裡只剩下她們兩人。
  落針可聞的呼吸聲中,趙夫人突然將手中的佛珠擲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她的額間。
  「你個沒用的東西,」趙夫人冷冷一笑,「連個男人都栓不住,要你有什麼用!」
  「你是要看這個家全部都被那個賤人搶走是不是?」趙夫人厲聲呵道,霍然起身,「當年她媽搶走我的男人,她的女兒就搶走你的男人。許清雅,你還能不能爭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