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漸入歡愉免費讀 第4章 _安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這點動靜自然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光是那輛掛着南城牌照的六個零就足以讓人忌憚,遠離。
  司機不動聲色站遠了點,順勢將其他人不懷好意的目光擋了去。
  厲則深蹲下身,手指疼惜地摩挲着她發紅的臉頰,皺眉:「小雅,別再惹我生氣了。」
  「你覺得還會有誰來救你?」厲則深冷嗤一聲,「梁塵飛?」
  「他現在在國外瀟洒肆意,還記不記得你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戰我的底線?」
  「乖乖留在我身邊,」他言語中暗含警告,「如果你還想留住這個孽種。」
  他稱呼它為「孽種」。
  他從不相信這就是他的孩子。
  許清雅攥緊的手鬆開。
  是啊,她怎麼會覺得她能擺脫掉厲則深。
  只要他不願意,就算是死,她也只能死在厲家。
  可人總是要有一線生機的。
  許清雅咬牙,忍住熱淚,艱澀地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我知道了,我會聽話的。」
  厲則深滿意地笑了笑:「乖女孩。」
  他對待她,就像對待一隻小貓小狗。
  高興了,就逗弄兩下。
  不高興,就踹在一邊。
  許清雅最開始嫁給他,還懷抱希望,覺得可以打動他的心。
  可厲則深本來就是個沒有心的人,他僅剩的一點能為人飛蛾撲火的熱情,也全部留給了她的妹妹許以彤。
  想到那個名字,許清雅就恨得牙癢。
  她不是一個嫉妒成性的人,可如果對方的存活,是以她的孩子付出生命的代價為前提。
  作為母親,哪個女人會不恨?
  厲則深確實說到做到,只要她留在厲家,那麼該有的不該有的,他都會一應給全。
  可這背後,都是明碼標價,她就像一塊**,一頭待宰的豬,好吃好喝供着,只要到了生產的日子,那麼自然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許清雅開始食不下咽,精美的食物和名貴的補品擺在她面前,往往吃下去不到半個小時就會盡數吐出。
  懷孕的人多多少少都會長胖,可她唯一有變化的地方除了肚子,四肢倒是怪異的清瘦,整個人就像風中的一截竹,稍不注意就要被吹斷了。
  照料她的張媽看得心驚肉跳,沒忍住,打了電話給厲則深。
  於是從她被抓回來的半個月後,許清雅終於再一次見到了他。
  她被厲則深以怕逃跑為由沒收了所有能和外界產生聯繫的東西,在這種巨大的焦灼下,她開始胡思亂想,但最讓她感到愧疚的,還是梁塵飛。
  想到這個名字,許清雅就痛苦難忍。
  她的良知沒辦法讓她心安理得安逸享樂,特別是知道了他被厲則深強制性送去國外後。
  厲家在南城百年根基不可撼動,其勢力錯綜複雜無人敢惹,更遑論如今的掌權人是厲則深,一貫的手段殘忍,心機深沉,從來沒有人在他手下討得便宜。
  梁塵飛頂着壓力幫她,無異於是和整個厲家抗衡。
  厲則深站在她面前,看着已經形銷骨立的女人,只有腹部凸起——其實也沒有多明顯,營養不良的女人,孩子又能健康到哪去。
  他唇角的笑慢慢收起。
  「許清雅,你做出這副樣子給誰看?」他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嘲熱諷,唯一不同的是,仔細聽能聽出幾分發狠的顫音,「你以為你死了,就能擺脫這一切?」
  「你就算死了,你的孩子還是要被我挖出來救以彤,你……」
  「阿深……」許清雅艱難出聲,只一句話,就讓他將後面的話全部咽了回去。
  她看起來太虛弱了,好像下一秒就會與世長絕。
  許清雅知道,她其實也是有一點**的。
  她在賭,賭一個微渺的可能,賭她在厲則深心中,或許會有一席之地。
  想到這,她又自嘲一笑,覺得真是荒謬。
  就算有位置,也是借了許以彤的光,因為她肚子中的這個孩子能救她的命,誰讓她們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呢。
  「如果我死了,」她眼神開始飄忽,「不要把我葬在土裡,那樣太不自由了,把我灑在大海里,無拘無束,好不好。」
  厲則深沒有回答她的話。
  許久,才聽見他冷冷說出兩個字:「不好。」
  轉身就走。
  許清雅突然鬆了口氣。
  她知道,她賭對了。
  無論如何,今天她這幅虛弱的樣子,也會在厲則深心裏留下深刻的劃痕。
  也不枉費她半個月折磨自己,弄出這幅慘樣才騙人同情。
  從那天開始,厲則深再沒有回過這個家。
  不過這本來就是兩人結婚之後才買的房子,並不是厲則深原先住着的,要是說許清雅最開始還會難過兩人結婚之後還分居,現在就要慶幸,慶幸厲則深不會回到這裡繼續折磨她。
  大概是人小死過一回,也看清了許多。
  與此同時,看管她的那些人也放鬆了警惕。
  也許是厲則深那麼吩咐的。
  許清雅懶得去猜。
  張媽是心疼她的,不止一次勸說過:「太太,其實先生心裏是有您的,您之前突然消失,我還從沒見過先生髮那麼大脾氣,就算是以彤小姐……」說到這她又收聲,看許清雅面色如常才嘆了口氣。
  「只要您好好服軟,道個歉,先生說不定就會回心轉意了。」
  相信厲則深會回心轉意,在最開始,她確實無數次期盼過。
  可現實就是一次又一次撕破她的幻想。
  鏡子碎了尚且不能還原,人心丟了又怎麼奢求還會再找回來。
  張媽看她油鹽不進的模樣,深深地嘆了口氣。
  等孩子第五個月的時候,許清雅被帶走做了一次羊水穿刺。
  結果出來,和厲則深匹配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
  許清雅看着那個數字只覺得可笑。
  當晚,厲則深就回來了,他應該是提前知道了檢查結果,態度較之之前沒有那麼冷嘲熱諷。
  他點燃一支眼,夾在手上,卻沒抽。
  目光落在她肚子上,良久,才冷嗤一聲:「還真是我的種。」
  哪怕早就知道他是什麼態度,許清雅心裏還是被刺了一下。
  她深呼吸一口氣,抬頭:「那現在呢,你還要用你自己親生的孩子去救別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