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5章 這個乞丐不一般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4章 你一個替身囂張什麼在線免費閱讀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5章 這個乞丐不一般在線免費閱讀

到了城守府,陳秦才在楊釗忠等人的護衛之下,走出馬車。

他模仿着印象中三皇子走路的方式,刻意讓自己皇族身份更可信一點。

儘管有幾分滑稽,但他依舊昂首挺胸,不墮威嚴。

楚揚威道:「殿下,家父請您進府一敘。」

陳秦的目光依舊冷淡:「怎麼,城守大人不親自來迎接本王?」

「不,上月大漠王朝出兵來犯,家父舊傷複發,現在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所以只得勞煩殿下親自進府。」

擺明了楚唐不想親自來迎接自己這個替身。

但他好歹給了個借口,陳秦也就不在意許多,就坡下驢:「好,帶本王去看望下楚城主。」

「是!殿下請跟小人來。」

一行人穿過府中長廊,來到了後院之中。

「各位請止步,院中家父正在養傷,不便見太多人。只需秦王殿下一人進入院內即可。」

楊釗忠立刻道:「我等奉命照顧殿下的安危,豈能離開?」

陳秦擺擺手:「無礙。楚城守是我們大雍的重臣,忠心耿耿,不會有問題的。既然他病了不便叨擾,那就我自己進去吧。」

陳秦給了幾人一個放心的眼神,便跟在楚揚威身後進入了楚唐的院落。

「多謝殿**諒!」

看着兩人走遠,楊釗忠皺眉:「若是殿下無法應對楚唐,丟了性命,該如何是好?」

陸風南笑了笑:「楊兄多慮了。」

平時沉悶無比的左問德突然說話:「陸兄似乎對殿下,很有信心。」

「不是對他有信心。若是他連楚唐這一關都過不去,還能指望他做什麼?」

幾人聽後,也紛紛點頭。

陳秦跟着楚揚威走到一間外觀古樸的房舍前。

「家父就在裏面,殿下請進。」

「好。」

楚揚威推開門,陳秦跟着進入。

陳秦前腳進了楚唐的卧房,楚揚威後腳就把房門關上了。

「你是何意?」

「行了,這裡就咱們四個人,別裝了。」

楚揚威大搖大擺地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杯熱茶。

桌旁還坐着兩人。

坐在中間的中年男子,眉如刀翼,目若火石,面似玄鐵,身如蒼山。威嚴之姿,不怒自威。

陳秦立刻意識到,這就是斬風城的城守,楚唐。

坐在右邊的女子,頭戴金虎盔,身着麒麟甲,腳蹬鳳頭鞋。因為久居大漠邊塞,皮膚不算白皙,但是十分緊緻。相貌俏麗英朗,目中自生傲氣。

看來她便是三皇子解除了婚約的未婚妻,楚洛靈了。

陳秦心裏對三皇子更是不屑。

居然為了個人喜好,交惡天子重臣。這種人就算成功即位,多半也是個目不能視耳不能聞的昏君。

和該自己這個替身出來主持大局!

楚唐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都是明白人,陳秦這個替身的身份瞞不住,索性也就不裝了。

「陳秦。」

「居然和三皇子同名,也是巧了。你本來是做什麼的?」

陳秦毫不避諱:「都城街頭乞討。」

此話一出,正在喝茶的楚揚威愣了一下,楚唐也雙目微眯。

陳秦真是乞丐?!

他們不是懷疑陳秦的身份。

陳秦在都城乞討的經歷,想打聽到並不難。此事楚唐已經從耳目那裡知曉。

他們是驚訝於,一個乞丐,居然能當著城守的面,底氣十足地說著自己乞討的經歷。

沒有膽怯,沒有瑟縮,只有一份坦然。

這份氣魄,根本不是普通乞丐擁有的。

楚唐還想再試探一下,看他到底是天生不凡的麒麟子,還是沒羞沒臊的臭潑皮。

便繼續問道:「你不覺得自己的乞丐經歷很羞臊么?」

陳秦輕蔑一笑:「百姓吃不飽穿不暖,在國都的街頭都有人乞討,該覺得羞臊的是百官公卿,是皇親國戚。我一個平頭百姓,萬事不由己,憑什麼要為自己乞討感到羞臊?」

一句反問,豪氣自生。

這下子,楚唐等三人都徹底被陳秦震住了。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三皇子隨便找來的乞丐替身,居然有着如此心性!

三皇子身死,此子活了下來,豈非天意?!

楚唐低眉沉思片刻,緩緩道:「陳秦,你比三皇子,還要像皇子。」

「那就請大人,以對待皇子的態度,來對待陳某吧。」

楚洛靈輕哼一聲:「小乞丐,我爹爹客套下,你還真把自己當皇子了?」

陳秦負手而立:「有些淺顯的話,還是先挑明為好。」

「我當三皇子,可以和楚城守相互依仗,從毒後手下求活。支持我這個有資格繼承皇位的先帝血脈,你們反對毒後和新皇就師出有名。」

「我如果不是三皇子,你們斬風城便失了法理,必須尊奉新帝。現在已經登基的新皇若一紙詔書叫你楚唐去國都,你是去也不去?去了丟命,不去就是造反。」

「所以,楚城守,你離不開我這個三皇子。」

陳秦一字一句地冷靜分析,把明面上的事掰開了。意在告訴楚唐,自己是明白利害的,免得楚家人總是想着要拿捏自己。

你有權我有名,誰也離不開誰。

大家平起平坐,是陳秦的基本訴求。

楚唐點頭:「沒想到,你已經將此事看得明白。」

「如果看不明白,我豈會來斬風城?」

「確實。我還以為,你會南下找沈哲。」

「楚城守,未免小瞧我了。」

楚唐失聲一笑:「你不過是個乞丐,沒見過你之前,我怎麼會知道你是這個樣子。」

「那麼,楚城守是答應和我的合作了?」

「你說的很對,我其實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好,多謝楚城守。」

自此,陳秦知道與楚唐的合作已經達成,自己短時間之內應該可以安心在斬風城避難了。

「你這個乞丐,真的是有些邪性。」

「有道理。不過我不認為這是邪性,這應該叫命數氣運。可能老天認為我不該僅僅當個乞丐,所以給了我這次一步登天的機會吧。」

楚唐不置可否,繼續道:「依你看,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

作為把守重鎮的先帝心腹,楚唐不可能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

陳秦立刻看出,這是在進一步考校自己。

楚唐手中有實權,自己不過是個徒有其表的裝飾,還得在楚唐手下混跡一段時間。

為了能在楚唐心中的地位更重,提高自己的利用價值,他要認真回答。

「第一件事,自然是大張旗鼓地宣揚出去,說三皇子在國都被人追殺,逃奔到你斬風城這裡了。」

「哦?為何?」

「現在許多人都懷疑三皇子死在國都了。如果楚城主見到我,沒有立刻發出消息,那再晚一點,恐怕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我這個三皇子的身份也坐不穩了。」

「好,這件事我會讓人安排。那再接下來呢?」

陳秦看了眼一雙嬌目正看着自己的楚洛靈,道:「再接下來,自然是恢復婚約,讓本王,與城守千金成親。」

楚洛靈聽得拍案而起:「你個小乞丐,這話輪得到你說出口?!」

陳秦聳聳肩:「輪不到我說,那意思就是姑娘你說唄?我反正無所謂,咱倆得婚事,誰來提都一樣。」

楚洛靈咬着銀牙:「我若是不肯嫁你呢?」

「不嫁?」陳秦搖頭苦笑:「一個落難的皇子,投奔到被自己解除婚約的未婚妻這邊,居然還不肯娶她?要麼是這個皇子腦子有病,要麼,說明他不是皇子。」

「但是,不論是哪個原因,都會讓大雍王朝原本搖擺不定的勢力,倒向毒後。」

陳秦眼神澄澈,沒有半點邪念,鄭重地說道:

「很遺憾,楚小姐,這件事情上,你我都沒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