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4章 你一個替身囂張什麼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3章 大舅哥不對勁在線免費閱讀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4章 你一個替身囂張什麼在線免費閱讀

深宮之中,一個身材婀娜,神態慵懶,渾身上下散發著雍容華貴成熟韻味的女人,正倚在鳳椅之上,懷中抱着一個小暖爐,滿臉得意地吃着盤子里的青葡萄。

這一盤子葡萄,被一個相貌英俊的男子,恭敬地跪舉着。

一名太監快步走進皇后大殿。

「皇后,朱沐恩等人駕着一輛馬車,出了北門。」

萬夢顏看了眼跪着的英俊男子:「易之,你怎麼看?」

那名跪着的英俊男子笑道:「回皇后娘娘的話,微臣以為朱沐恩色厲內荏,由他主事,那個替身不足為慮。朱沐恩與沈哲相識,他們一行人,八成會逃往黃州找沈哲。娘娘只需要在南行的路上設下幾道卡,就能夠將這替身輕鬆抓獲。」

「況且,那替身旁邊還有連連的人,說不定還能跟着替身幫娘娘做些事。」

萬夢顏點頭:「老三那雕蟲小技,也妄想騙過本宮。區區替身之計,本宮豈會中招?現在真身都已經死了,一個替身也掀不起什麼風浪。由他們去吧。」

然後又用指尖划過英俊男子的下巴:「李易之,你想得和本宮想得一模一樣,該不會是本宮肚子里的蛔蟲吧。」

「微臣若能是皇后娘娘肚子里的蛔蟲,那是祖上修來的福氣。另外,四皇子也該準備下繼位大典了。」

「說的沒錯。這件事,就交給你去主持吧。在此之前,還有件事要你做。」

萬夢顏手指勾了勾李易之的衣襟,趴在李易之的耳邊輕輕道:「易之,今晚繼續用你的寶貝,和本宮交流一番,可好?」

「微臣遵旨……」

馬車仍在飛速前行。

一路上,陳秦了解着斬風城的情況。

楊釗忠進行了詳細的講述。

斬風城地處大雍王朝的北部邊境,守在狹窄的斬風谷的谷口。

越過斬風城,通過斬風谷,就可以到達在沙漠之上的大漠王朝。

大漠王朝和大雍王朝長期處於敵對狀態,但是大雍王朝一直佔據上風。

因為大雍王朝隨時可以出兵打大漠王朝,大漠王朝卻沒有辦法隨時反擊大雍王朝。

其根源,就在於斬風城這個易守難攻之地,牢牢把控在大雍的手中。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形容斬風城再合適不過。

顯而易見,斬風城的城守,必定是深受陛下信任之人。

城守楚唐,已經在斬風城鎮守了將近三十年。

雖然楚唐只守一城,手下兵力並不算多。但滿朝文武,沒有幾個人能比楚唐更得陛下聖心。

位極人臣的楚唐,應該一生榮華富貴,快意瀟洒。

可惜,樹大招風。

皇后萬夢顏覺得楚唐是個人才,想要讓楚唐娶自己的妹妹,拉攏楚唐,為自己兒子繼承皇位鋪路。

然而,楚唐不答應。

此時他已經有了髮妻,而且非常恩愛,絕不會為了娶皇后的妹妹而休妻。

於是皇后就設計把楚唐的髮妻毒死,想讓楚唐娶自己的妹妹續弦。

哪知平時對誰都和和氣氣的楚唐,一反常態,剛烈無比。居然在上朝之時裸衣自縛,聲淚俱下地控訴皇后的行為。

皇上似乎不知道皇后的行徑,一時啞口無言。

在核實之後,皇上當眾指責了皇后的所作所為,並好好安撫了楚唐一番,讓楚唐繼續回斬風城鎮守邊疆。

至此,楚唐就與皇后結下了死仇。

楚唐能與皇后正面對抗,完全是因為皇上對他的信任與支持。

現在皇上駕崩了,楚唐的地位立刻一落千丈,變得風雨飄搖。

陳秦聽了前因後果,更加確信,自己前往斬風城投靠「老丈人」是個正確的決定。

那邊是失了勢的家犬,這邊是斷了翅的飛鷹,同是天涯淪落人。

兩兩相靠,你有兵,我有名,剛好組團互相取暖。

「老丈人,本王來了!」

在了解斬風城消息的時候,陳秦同時也在觀察着臨時跟隨自己的五個人。

楊釗忠作為第一個表態支持自己的,對自己的話有問必答。雖然有的時候考慮不夠周全,但也可以說是盡心儘力。

陸風南一直駕車,但似乎對自己這個新主子挺滿意,在外面連小曲都哼起來了,時不時給自己彙報現在的行程。

至於絡腮鬍子衣着簡陋的武進,和面如重棗的左問德,一直沒怎麼說話,估計還處於觀望態度。

最後就是方臉的高博,說話做事都愣頭愣腦,一直悶悶不樂,似乎不太願意接受現在的情況。

有了個大概的了解,陳秦心中也踏實下來。

情況還算不錯。

現在六個人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絕對的利益共同體。

只要沒有喜歡惹是生非的人,慢慢磨合,關係總會更進一步。

想到這裡,陳秦越發覺得毒殺疤臉朱沐恩,是個正確的決定。

那個朱沐恩若是活到現在,絕對是一粒老鼠屎!

肯定會威脅自己的話語權!

還好,現在屍體都已經涼透了。

陳秦的心頭不禁暖洋洋的。

兩個字,舒服!

陸風南和武進交替驅趕馬車,從不間斷。

即便到了夜裡,馬車也在一直趕路。

「陸風南,這馬不需要休息的么?」

「殿下放心,兩匹馬都是皇家御用,用天材地寶餵養的,連續拉車三五天不在話下!」

陳秦暗自感嘆。不要說之前周公公和李公公的驚天之戰,就連馬都這麼厲害,這個世界果然和自己的前世差距很大。

一路行進了三天三夜沒有停歇,終於到了斬風城。

「殿下,斬風城已經到了。」

陳秦打開車簾,看見了不遠處卡在山谷之中的一座高城。

「好,辛苦你和武進了。咱們要怎麼進城?」

陸風南愣了一下,緩緩道:「殿下,好像……不用急,有一隊騎兵來接殿下了。」

「接本王?誰?楚唐?」

「不是,是個年輕的將軍……」

楊釗忠立刻道:「應該是楚唐的大兒子,楚揚威。」

「楚揚威?」

「是,楚唐沒有妾室,和髮妻只有一兒一女。大兒子楚揚威,小女兒楚洛靈。」

原來是大舅哥。

外面的陸風南問道:「殿下,要下車么?」

「且等等看吧,不急。」

「是。」

陳秦不知道大舅哥前來是什麼意思。按照道理,要迎接自己,應該是楚唐親自前來才對。

這麼怠慢,是什麼意圖?

過了片刻,陳秦聽到一陣馬蹄聲停在自己的馬車前。

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來者何人?!」

在外面駕車的陸風南答對:「是秦王殿下!你還不快下馬迎接?!」

楚揚威哼笑一聲:「秦王殿下?!本將軍聽聞,秦王殿下已經死在都城了,你這馬車裡的,到底是什麼貨色?」

陳秦聽得眉頭緊皺。

這個大舅哥,不太對勁啊。如此辱罵自己,急着把自己三皇子的「衣服」扒下來,到底要做什麼?

楚家該不會要把自己綁去都城,給毒後認罪吧?

要真是這樣,那楚唐就有點愚不可及了。你要是綁了個真的三皇子,沒準毒後會饒你一命。你綁我這個替身,有什麼用?

「裏面的鼠輩,還不快快下車受降?!」

陳秦聽得大怒,他唯一的底牌,就是三皇子的身份。

如果有人要拆穿自己的身份,那和殺自己沒有什麼區別!

於是厲聲道:「不過是城守的兒子,也配指着本王叫罵?!難道不怕被治大不敬之罪么?!」

楚揚威的聲音透露着不屑:「你說你是三皇子,那三天前死在都城南郊的那人,是誰?」

陳秦的聲音依舊充滿威嚴:「本王,需要和你交代?!」

「什麼?」

「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本王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了你的無禮,你不要不識抬舉!」

楊釗忠等人見到陳秦針鋒相對,都無比驚疑。到了人家的地盤,這個冒牌貨居然分毫不讓?!

而外面駕車的陸風南,眼中的驚喜已經藏不住。

楚揚威正要繼續刁難,忽然耳朵動了動,微微頷首。

他立刻翻身下馬:「家父給小人發來消息,說死在都城的那個是三皇子秦王殿下的替身無疑。剛剛是小人無禮了,還望秦王殿下恕罪!」

陳秦冷冷道:「恕你無罪,帶本王去見楚城守吧。」

「是!」

城頭之上,有兩人緩緩走下。

「洛靈,你的未婚夫,不是個好相與的。」

「父親,那您是想要個好相與的女婿,還是不好相與的女婿?」

「哎,若是陛下還在,那為父當然想讓你嫁個溫文爾雅的男兒……」

「女兒知道了。」楚洛靈頭盔之下的一雙美目,盯着陳秦的馬車:「所以,您已經決定讓女兒嫁給這個乞丐替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