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1章 開局替身變真身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第10章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1章 開局替身變真身在線免費閱讀

「嗯?」

「嗯?」

楚唐和楚揚威互相看了眼,都從對方的神色中看到了疑惑。

那不是簡單的疑惑,是對世界觀的質疑。

對視片刻,父子二人都瞭然。

楚唐嘆了口氣:「這個陳秦,雖然才智卓絕,但終究是乞丐出身。既然饞你的身子,那看來也沒吃過什麼好肉。」

「爹!你說什麼呢!」楚洛靈嬌眉一皺,滿臉寫着不開心。

楚唐只是淡淡點頭:「也罷, 趁着他對你還有新鮮勁,把這個婚事辦了。免得他見過那些高雅的女子,連個妃位都不願給你了。」

楚揚威也點頭:「這麼飢不擇食的聰明人,確實不多。咱們得抓緊把洛靈的婚事提上日程。」

「你們!哼!」

楚洛靈生氣地跺了幾下腳,推開房門就走了。

「爹,妹妹的事,要抓緊啊。我看陳秦不是個等閑之輩,當心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嗯,等過兩天,為父就和他聊聊婚事。」

幾日之內,陳秦在斬風城登基的事情,就被金翎紫燕傳遍了大雍國境。

國都之內,皇宮中。

新皇陳潛與太后萬夢顏正坐在案旁。

「皇上對於北邊斬風城的那個冒牌貨,可有什麼想法?」

陳潛道:「皇兒認為,此事不宜操之過急。等到籌措足夠的糧草,徵調四方兵馬後,再去斬風城清剿叛逆為妙。」

「你和禮部侍郎李易之說的,都一樣。」

聽到李易之的名字,陳潛的雙眼划過一道冷色。

一個僭越禮數、目無尊上的人,居然官拜禮部侍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自己的登基大典,也是太后的情人主持操辦,這對於他這個新帝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可是,他根本沒有能力拒絕。

萬夢顏喝了口茶,似乎是要壓住心頭的怒火:「不過,哀家認為,清剿斬風城的事,宜早不宜遲。」

「母后是何意?」

萬夢顏雖然還儘力保持着母儀天下的端莊,但手已經氣得忍不住發抖:「哼,你沒聽他在那檄文之中的說法么?!說哀家淫亂後宮,為與佞臣私通,害死了先帝!這等恥辱,哀家絕對不能接受!」

「亂臣賊子,必須趁早剿滅!絕對不能留活口!還有當時勸進的那幾個人,把他們的九族全都誅殺,以儆效尤!」

萬夢顏說著說著,就變得聲嘶力竭,彷彿一個窩被拆了的老母雞。

陳潛想要勸說:「母后,若是這麼做,兒臣擔心……」

「你擔心什麼?!擔心哀家丟臉還不夠嗎?!」

陳潛知道,自己是勸不動太后了,只得道:「兒臣願聽母后安排。」

自己這個皇帝,當的可能還不如北邊的那個替身舒坦。

陳潛的皇位,是太后用計毒殺先帝得來的,即便她的初衷真的只是為了掩蓋自己的**。

現在太后當政,朝中百官儘是萬夢顏的眼線,陳潛這個皇帝有名無實。

誰人不知萬夢顏的荒唐事?可百官除了投靠她還有什麼別的選擇?

整個國都,她是權勢最大的那個,都城衛軍的兵權也牢牢掌控在她的手中。

不僅權勢大,而且她心思毒。

得罪了她的人,輕則自己喪命,重則滿門抄斬。

先帝駕崩才十天,她已經送好幾批和三皇子有些交往的人去見先帝了。

如此,朝堂之上人人自危,沒人敢違逆萬夢顏的意思。

但不論如何,萬夢顏雖然毒,虎毒不食子。母子同心,陳潛是她唯一的血脈,萬夢顏對他還是真心的。所以,陳潛對於太后的胡作非為,只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哀家認為,新晉兵部侍郎劉檜,頗懂兵法,常有治兵建言,不如讓他點兵五萬,清剿斬風城叛逆。皇上以為如何?」

陳潛咬緊牙關,閉上了眼,以防自己的憤怒惹得太后不開心。

自己的娘親騎在頭上拉尿,陳潛有苦難言。

這個劉檜和李易之一樣,都是太后的男寵。

但是相較於有些智謀的李易之,劉檜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除了床榻之事,其他一竅不通。

就是單純靠討好萬夢顏,劉檜的升遷之路如同駿馬飛馳,兩天前被提拔到了兵部侍郎的位置。

劉檜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在百官面前趾高氣昂,還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有兵部尚書的能力。

殊不知,背後人送外號「鳥部尚書」。

陳潛立刻明白,萬夢顏此次不聽李易之和自己的建議,執意要攻打斬風城,一定是劉檜昨天晚上在她床上賣了力氣,又吹了枕邊風。

現在,要用五萬將士,去給劉檜這個鳥部尚書刷軍功,陳潛已經快要忍不住罵娘了。

但是他現在沒有任何實力與太后叫板,只得隱忍。

「兒臣認為,母后所言極是。」

「好,那事情就這麼定下。三天後,大軍開拔!」

只準備三天么?那如何打的贏斬風城的雄兵,和楚唐那個身經百戰的將領?!

陳潛只覺得心臟一陣抽痛。

但他還是從喉嚨里說了一聲:

「好。」

「母后,主帥劉檜雖然才能卓絕,但終究沒有過戰場經驗。那副帥人選,可否用一位老練的將領?」

「陛下又與李易之想到一起去了。李易之推薦趙簡擔任副帥。趙簡又舉薦張斌、常勇、耿然和劉大志為將。哀家以為這幾人都是都城得力之人,可堪一用。不知陛下對哀家的安排意下如何?」

趙簡么?

陳潛鬆了口氣。李易之用人方面,還是靠譜的。去掉鎮邊的將領,朝堂之上,趙簡的帶兵能力絕對排前三。張常耿劉四個將軍,又和趙簡熟悉,配合起來已經有了默契。有這五人隨行,應該能制住劉檜亂來。

「朕認為,母后的安排甚為妥帖。」

「好,既然陛下答應了,那明日早朝的時候,就把這件事定下來吧。」

「是。」

黃州。

州令沈哲,三皇子的舅父,自然也收到了陳秦登基的消息。

多年來,依靠和三皇子的關係,沈哲已經把整個黃州經營成鐵板一塊,政商軍三方全聽他號令。

沈哲在州令府上,請來了黃州政商軍三方的領頭人,一起商量對策。

沈哲捋了捋自己的長須髯,面色看不出一點情緒:「諸位,對於斬風城發來的檄文,有什麼看法,說說吧。」

下座的幾人互相看了眼,無奈一笑。

一人開口道:「州令大人,其實這件事,咱們也沒什麼好商量的。先帝剛走,萬夢顏就大開殺戒。咱們這些人,都是在毒後的必殺名單之上。除了響應斬風城,還能有其他選擇么?」

沈哲道:「各位說的,確實沒問題。可斬風城的那個,只是楚唐老匹夫扶持的替身而已,終歸不是和我一條心。直接讓我全力支持,我有些不甘哪。」

一個富貴商人打扮的人立刻進言:「州令,您可別這時候犯糊塗。您這個娘舅若是支持不全力,那就相當於昭告天下您不認他這個皇帝外甥。那他的身份真實性就會存疑。」

「他的威信下降,就會孤立無援,很可能被毒後輕而易舉的剷平。可以冒充三皇子的人死了,一切違抗新帝的事情就沒了法理,咱們反賊的名號板上釘釘,失了大義。到時候毒後再騰出手來收拾我們,我們僅憑一州之地,未必能打的贏毒後啊!」

另一戎裝打扮之人也立刻起身相勸:「沒錯州令大人。天下明眼人,誰不知斬風城的那個是替身?可他是替身又怎麼樣?百姓和將士們都不知道啊!想要百姓將士支持我們反毒後,就要有足夠的法理性。除了他這個替身,咱還能捧誰出來和新帝打擂?」

最後,官員打扮的人也起身相勸:「是啊。州令大人,您要知道,不少將領得罪過毒後,現在大雍人人自危。得知了三皇子登基的消息,所有人都在看您的動作啊!您要是不全力支持這個替身,那他們怎麼給咱搖旗吶喊?」

「看起來是便宜那個替身,實則是為了咱們自己的安危着想啊!」

沈哲自身雖然沒有那麼善於謀略,卻很有識人之能,提拔起來的都是頗有格局的手下。

因為沈哲待人寬厚,善於納諫,這些人才也甘願在沈哲麾下效勞。

沈哲見軍政商這三股常有齟齬的勢力,居然清一色地要支持替身,也只得接受了這個現實。

「罷了,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是我之前考慮不周了。」

「向四方發令,我黃州,願意奉斬風城的陛下為正統,共商討伐偽帝的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