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 第10章_安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陳秦披麻戴孝走上城頭,看着下面烏泱泱的人群,無限感慨。

誰能想得到,一個乞丐,居然就要登基了?

命運還真是風雲變幻。

但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

他腦中想着自己前世被老闆欺凌時的痛苦,一時間委屈地聲淚俱下:「楚城守,說得沒錯。父皇……確實遭了萬夢顏的毒手,已經駕崩……」

說到這裡,陳秦哭得不能自已,幾乎要昏厥過去。一個不慎,差點跌落城頭。

這一番逼真的景象,也嚇壞了眾人。

武進和左問德立刻衝上去,扶住陳秦。

「殿下,殿下保重身體啊……」

「殿下節哀!殿下要注意自己的安危啊!」

見三皇子如此,城下的軍民也都被他的孝心感染,不覺熱淚盈眶。

「三皇子,莫傷心,俺們支持你!」

「對,三皇子,您放心在斬風城,毒後不敢過來的!」

陳秦理了理自己的氣息,繼續道:「本王,無法在國都,親自參加父皇的喪禮,是做兒臣的……不孝……兒臣只能在斬風城,為父皇祭拜了!」

說著,陳秦又跪在了城頭,朝着南面國都的方向深深叩首。

軍民見狀,也與陳秦一齊下拜,向南方叩首。

雖然這些軍民都沒有見過先帝,但得知毒後的事迹,也為自己的未來而擔憂,悲從中來。

接着,陳秦泣涕漣漣:「父皇……對本王恩深似海。時常告訴本王……在繼位後要做一位愛國愛民的明君……現在父皇駕崩……本王要為父皇守孝三年,日日吃齋拜神……父皇……」

這時,楚唐沖了過來:「殿下,不可!」

「什麼不可?」

「殿下,你切不可……如此沉淪啊!」

陳秦怒目而視:「怎麼,楚城守要阻止本王為父皇守孝不成?!枉父皇總是對本王說你楚唐是個忠臣,卻也要行不義之事?!」

楚唐也紅了眼眶:「不,殿下,微臣對先帝忠心耿耿,若是能以微臣的性命換陛下活過來,微臣直接就從這個城頭躍下!但是,現在不是殿下守孝的時候!南面的毒後和偽帝還在禍亂大雍,殿下豈能坐視不理?!」

陳秦好像被問昏了頭:「楚城守……有何計策?若是能為父皇報仇,本王願意豁上性命!」

楚唐立刻叩首:「現在偽帝還僭越帝號,毒後名正言順地干涉朝政,要把大雍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微臣斗膽,請殿下, 現在登基!」

「不可!絕對不可!」陳秦連連擺手:「楚城守,你這是要置本王於不忠不孝之地!!」

一旁的陸風南立刻拉住陳秦的衣袖:「殿下!如果現在不振臂高呼,如何指引天下忠臣?!如何指引黎民蒼生?!就算殿下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百姓們着想啊!」

武進也扯着陳秦的袖子哭嚎道:「殿下,您如果不登基,那大雍就全憑那個偽帝說了算啊!您讓俺們這些人,怎麼活啊!!」

陳秦把腦袋別過去:「本王不會答應,本王若是這樣做,置父皇於何地?!」

左問德抱住陳秦的雙腿:「殿下,您說了,先皇一直在教您如何做一位明君。您若是不遵循先皇的教誨,那才是辜負了先皇啊!」

陳秦面色糾結:「你們……你們……哎。你們害苦了本王啊!」

這時,楚唐舉着一個草環,跪行到陳秦面前。

「殿下,斬風城沒有讓您登基的禮儀,也沒有讓您登基的華服。但是斬風城上下一心,軍民可用,都願意支持殿下繼承大統!這樸實無華的草環,就是斬風城的心意!請您帶上這頂草環,為大雍百姓做主!」

這時,城下的軍民也紛紛下跪:「請殿下登基!」

「這……」陳秦面帶哀傷地看着所有人,一時無言。

他深深一嘆:「既然所有人都希望本王登基,本王也不願辜負你們。今日,就冒着不孝之名,在這城頭,在斬風城的軍民見證下,登基!」

說著,雙手捧過楚唐高舉過頭頂的草環,戴在了自己的頭上。

「微臣,叩見陛下!」

「叩見陛下!」

陳秦字字泣血,鏗鏘有力道:「朕在這裡跟大家保證,一定會愛國愛民,戰勝毒後和偽帝,不辜負你們的期望!天命在朕,道義在朕,民心在朕。朕必定能掃清豺狼虎豹,還大雍一個朗朗乾坤!」

「朕相信,父皇的在天之靈,一定會保佑朕,再開創一個大雍盛世!!」

城下的軍民山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諸位,都請平身吧!」

「謝陛下。」

陳秦又帶領眾人,在城頭祭奠了一番先帝,哭得已經脫力,才在眾人的扶持下離去。

楚唐將陳秦暫時安置在楚府之內,讓陳秦先好好休息,龍袍和金冠都正在趕製。

陳秦被武進等人扶上床,一直在咳嗽。

「朕……哭得好像有些過了,感覺嗓子痛,頭也有些暈……」

陸風南道:「微臣去給陛下找郎中。」

「好,辛苦了。」

「陛下言重!」

陸風南出門碰見武進,武進嘟囔道:「陛下今天哭得可真賣力,俺都看傻了。」

「老武,我看你也沒少嚎。再說,陛下不賣力,軍民如何相信?你看今天陛下登基之後,軍民一心,士氣高漲,豈不是一箭雙鵰?」

「倒也是。」

楚唐回到屋裡,身後跟着楚揚威和楚洛靈。

楚唐喝了口茶,感嘆道:「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勁兒是真足啊,愣愣是哭了倆時辰都不帶停的。我這把老骨頭,早就哭不出來了,最後就只能陪着他乾嚎,可累死我了。哎,你倆祖父走的時候,我都沒這麼累。」

楚揚威也感嘆:「若不是知道前因後果,看他痛哭時孝子賢孫的樣子,我還真以為他就是三皇子。」

「咱們關起門來說沒關係,你可別在外對他有什麼不敬。他畢竟已經登基為帝了。」

「爹放心,孩兒又不是那腦子愚鈍的人。」

楚洛靈走到楚唐背後,給楚唐捶着肩:「爹,您辛苦了。」

楚唐面色一涼:「你這丫頭,有事說事,別在這裡嚇為父!」

自從楚洛靈記事以來,每當惹了麻煩或者有求於自己的時候,才會一改活潑本性,變得孝順起來。

所以,楚唐一見女兒如此,心裏立刻繃緊了一根弦。

「女兒不過是覺得爹辛苦,想讓您放鬆下。」

「你少來!我還不清楚你個小丫頭片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趕緊說,又要什麼?」

楚洛靈笑了兩聲,問道:「爹,女兒和陛下的婚事,什麼時候能舉行啊。」

「啊?」楚唐傻眼了,完全沒想到女兒要問這個問題。

楚揚威在一旁撇着眉毛:「我說老妹啊,人家剛死了爹,今天差點哭得給老爹陪葬,你這邊就要和人家辦紅事?合適嘛?」

「有什麼不合適的!」楚洛靈噘着嘴:「他又不是真的死了爹,可是他是真的喜歡我,我也真的有點喜歡他,為什麼不能儘快嫁給他?」

楚揚威一臉疑惑:「你喜歡他能胡天侃地,這我知道,可是他喜歡你什麼?」

楚洛靈臉刷地一下紅了:「他……他饞我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