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黃粱一夢二十年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9章 喜得千金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8章 再進保安隊在線免費閱讀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9章 喜得千金在線免費閱讀

轉眼又是一年,三月份的一天,原來保安隊中隊長張進濤來家找小保,告訴小保因為私自給轄區內企業派駐保安,被免職了。現在英江一家企業進駐江靖園區,也是園區第一家企業,保安大隊要派駐保安,第一批只有8個人,是個分隊編製,大隊讓他去帶隊,但調不出人員,張進濤需要自己招人,去大隊辦入職後跟着他進駐企業,問小保願不願意在他最難的時候幫他下。小保是一個不太會對別人說「不」字的人,就答應了。跟着去保安大隊辦好入職領了制服和裝備,就跟着張隊長直接去了企業。

這家企業是英江市長江村過來的企業,生產鋼鐵。計劃分三批征地1500畝,剛完成第一批挨着長江邊的500畝面積的征地拆遷,包括中建八局等一批企業開始進駐基建,保安隊也依據企業名字稱為:長強分隊。前期主要工作就是在裏面巡邏,發現並制止附近村民進去敲鋼筋、偷盜基建材料等。說是8個人的編製,分三班,除了分隊長以外,每班兩人,一人負責調休,但連續一個星期,就只有小保跟張隊長兩個人,每天24小時上班,困了就在分配給保安隊作為臨時辦公室的一間還未拆遷的一間民房內眯會,醒了繼續巡邏。還不敢兩個人一起眯,因為要保持對講機暢通,指揮部隨時會叫。

一個星期後,陸陸續續來了5名隊員,加上小保剛好分成三班,小保才終於可以每天下班後回家。

一個月後的一天,張隊找到正在江緹上巡邏的小保說:「小保,明天我們要進駐第二家企業了,人員不夠,這裡除了早班的,其他人都跟我過去充下場面,交接完崗位再回來,那邊準備讓朱愛國過去帶隊,人員不足的讓他自己想辦法,這邊隊伍就交給你了。」就這樣小保上了分隊長。

接下來的兩個月,張隊長又帶着人陸續進駐了船廠、污水處理廠、自來水廠等四五家企業,船廠人員編製更是達到了30個人,整個中隊人員已經超過60人,張隊也如願以償的恢復了中隊長職務。

這兩個月,長強分隊也擴編到16人,在工作過程中,跟附近的村民們也沒有發生過大的衝突,能照顧的小保都讓隊員們盡量照顧,正因為這樣,跟附近的村民們的關係處的都還可以,所以領導們最擔心的村民跟企業和施工方會鬧大糾紛的事並沒有發生,雖然經常發生一些口角之類,但只要一有苗頭,小保都會帶着當班保安快速到現場處置,不讓事態擴大和激化。保安隊付出的努力,企業建設指揮部的主要領導也都看在眼裡。小保和分隊也經常被大隊通報表揚。

進駐的第四個月,護廠河、圍牆全部建設好了。第一批廠區共有四個門,一號門是主要進出大門,供人員和所有物資進出。設有值班室,保安隊辦公室也設在一號門旁邊。

二號門只供工人和施工隊人員進出,不準物資進出。

三號門和四號門只在有施工機械和施工車輛出入時,由調度室通知保安隊過去開門放行後繼續關閉。

保安隊也擴增到32人,除了一號門和二號門執勤點外,還有辦公樓執勤點和巡邏組。

一個周五的下午三點多,小保到一號門值班室查崗,跟早班帶班長老趙正在聊着下班約場麻將,這時中班隊員陸陸續續到一號門準備接崗,老趙就說:「無驚無險,又到三點。」

小保跟中班帶班長孫榮一起喊到:「閉嘴,不知道不能說這話嗎?」果不其然,沒到五分鐘,巡邏組在對講機叫:「指揮部指揮部,冶金分廠工地一名工人被水泥管砸傷,請立即派車過來送傷者去醫院。」

聽着對講機里同事的呼叫,小保暗叫不好,一節水泥管五六百斤,傷者危險了。隨即對老趙說:「早班所有隊員除特殊情況,全部留下,等傷者送到醫院脫離危險後再回家。」

老趙抽着自己嘴巴說:「媽的,就這麼靈。」隨即用對講機通知所有早班隊員交班後到辦公室集合。

五點多,接到通知,傷者沒有搶球過來,家屬已經把遺體用車拉着往企業過去了。小保立即集合早班和中班隊員開會,跟大家交代:「門崗不攔家屬,讓進。現在我們要做的只有一個:保護企業主要領導和企業談判代表的人身安全,其他的工作由園區派出所和治安大隊負責。」

老趙說:「家屬和同村的最少上百人,家屬在悲傷頭上,怕會有打砸辦公樓和毆打企業管理人員的舉動,我們人手肯定不夠。」

小保安慰老趙,也是在給所有隊員打氣:「我已經跟張隊申請支援了,治安所和治安大隊也在趕過來,我們先以保護人身安全為主,同時保護好自己,一旦哪個兄弟被家屬圍住了,其他兄弟立刻擠進去把人帶出來,可以拉可以擠,但千萬不要有動手打的動作,到現場的兄弟橡膠警棍不帶,帶甩棍,不準掛在武裝帶上,把皮套摘了放在褲子口袋,每人在外套裏面扎多一根武裝帶,我會跟大家一起在現場,沒有我發話,誰都不準動手。」

所幸事情沒有發展到最壞的地步,家屬將逝者抬到逝者原來房屋處,搭棚設靈堂,並和企業談賠償,沒有過分的過激行為。賠償談妥後,按照本地風俗操辦完喪事,事情也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