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黃粱一夢二十年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8章 再進保安隊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7章 戀愛了在線免費閱讀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8章 再進保安隊在線免費閱讀

不知不覺,又快到年底了。店裡新來了兩名女店員,其中一個叫王文的跟小保是初中同學。因為同學關係,所以每天上班王文都會站到小保旁邊,小保也樂意教她每款手機的功能和一些銷售話術,這也讓王文上班就特別黏小保,經常跟小保說話都會不經意的扯着小保衣角這些。同事都偷偷跟小保說王文喜歡他,但小保這個人情商是真的低,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過。

一晃又半個月,王俊幾個又來店裡找小保玩,看到新來的兩位店員,就開始口花花模式,都說店裡另一位叫云云的新來的店員漂亮,打趣問小保有沒有搞到手。

小保瞄了眼站在對面櫃檯里的云云說:「根本沒想法。」

幾個人就開始各種起鬨,問是不是沒本事追不到。年少輕狂的小保哪受得了這種,直接跟他們說:「一個月追到,你們準備請吃飯吧。」

當天下班後,就開始約云云吃飯,連着被拒絕了幾天。小保每天上班就會到云云身邊,有顧客就幫她接待、開票,沒顧客就陪着她聊天。大約過了一個星期,云云終於答應下班一起吃飯,吃完就送她回家了。

在小保開始追云云後,王文就辭職走了,小保就在想:店裡人說她喜歡我可能是真的了。

就這樣每天上班就小保就跟云云一起,下班就一起吃飯送她回家,半個月左右後的一天,兩個人一起去吃了飯看了電影,小保借口太晚了不想回家,死磨硬纏下,云云答應晚上不回去,跟小保一起去賓館,但要小保答應只是睡覺不許干別的。小保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心想到賓館還能聽你的?結果晚上當小保想脫云云內褲時,直接被她一腳踢到床下,帶着哭腔跟小保說:「你要是真的喜歡我,就不該這樣對我,最少也要見過雙方父母,把事訂下來。」

最受不得女人哭的小保,只能好言哄着,保證事情沒得到雙方父母同意前不會再強迫她「泡溫泉」。

就這樣兩個人談了一個多月,一天下班小保帶着云云回鄉下家裡見父母,當晚云云也就住在了小保家,終於被小保泡到了「溫泉」。

過完春節沒多久,店長和老闆婚外情的事被老闆娘發現了,老闆離了婚,凈身出戶,五家門店加批發中心和倉庫都給了老闆娘,帶着店長兩個人去了石家莊。臨走前,老闆把小保調到了批發中心,批發中心的工資和提成比門店高很多。在批發中心跟着老員工張炎跑了幾天市場,感覺對自己好的老闆和店長都不在,做的也沒什麼意思了,就辭職了。

辭職後小保每天白天就出去打打牌,下午六點準時去百盛手機店接云云下班,這段時間云云一直住在小保家。

一天下午小保正在張衛國家玩「**」,云云打電話說批發中心一個老不死的這段時間經常去店裡約她吃飯,被拒絕了幾次,今天又跑店裡去說等她下班一起吃飯,她也不敢得罪,讓小保早點去接她。

接完電話小保摔牌就走,張衛國問:「咋啦?是不是治安所要來抓賭?」

小保就把事跟張衛國說了,張衛國立刻就說:「我帶兩個討債鬼跟你一起去,你別動手,你個討債鬼火頭上動起手沒輕重。」

四個人火急火燎的趕到手機店,果然批發中心的老流氓坐在店長位置上跟幾個女店員在吹牛逼,小保直接從櫃檯上跳進去一腳將老流氓踹到地上,云云衝過來拉着小保,店裡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張衛國帶着兩個小討債鬼對着老流氓一頓輸出,邊打邊罵:「連我兄弟的女人都敢泡,打不死你。」

老流氓被打的一臉是血的坐在地上說:「你們別走,我打個電話。」張衛國又踢了一腳說:「你打,今天隨便你叫誰過來。」

老流氓電話打給了老闆娘弟弟葉松,市區的老痞子,最多的時候手底下有近百個小討債鬼。云云聽老流氓打了電話,就拉着小保說:「走吧,不要惹事了。」

小保甩開云云的手說:「是我惹事嗎?今天不治服他,我還有臉跟你一起嗎?」說完沒再理云云,開始打電話給老五和老虎他們叫人。 張衛國跟小保說:「不用叫人,等葉松來,我到要看看這個短佬壽個現在有多大的本事。」

聽張衛國這樣說小保就放心了,因為張衛國是混的比較早的一個,很多現在所謂的老大基本上都跟過他。

十多分鐘後,葉松沒來,來了幾個小痞子,領頭的一進門就看到張衛國,喊了聲:「阿哥」。

張衛國就說到:「給你們老大打電話,就說我在這,問他怎麼處理。」

領頭的給葉松打了電話,不到十分鐘,葉松就過來了,問清了事情後,跟小保說:「兄弟,不好意思啊,大家都是張哥的兄弟,今天這事給我個面子,我保證以後你老婆在店裡沒任何人敢開玩笑。」

小保心裏是不想云云再繼續在店裡上班的,因為發生這事,店裡的人估計也不敢再跟云云玩到一起。但還是想聽聽云云自己的想法,就看向云云,云云想了下對小保說:「我不想再在這上班了。」

小保就看向葉松,葉松說:「那行,工資我讓我姐他們立即算給你,再讓這傢伙賠你一個月工資。」

云云說:「工資算給我就行了,我不稀罕他的臭錢。」

葉松還沒接話,張衛國在旁邊接話說:「說的好。有錢我再打狠點,醫院不嫌錢多。」

事情就這樣了了,云云每天就待在家,小保爹媽忙着做小生意,煮飯、洗衣服這些家務云云就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