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黃粱一夢二十年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2章 武術隊四人組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1章 穿越了在線免費閱讀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2章 武術隊四人組在線免費閱讀

「嘟嘟嘟」短促而緊湊的哨音在宿舍樓下響起,小保迷茫的睜開眼,室內一片漆黑,只聽旁邊有人低聲在說:「緊急集合,快。」

小保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旁邊人拉着從床上坐起來,同時一個焦急的聲音響起:「快點穿衣服,下樓。」

小保麻木的穿上衣服,跟着往樓下跑去。此時大部分人都已經在樓下空地站隊,小保跟着同宿舍的排到了一排。就見隊伍前面一名身穿淺灰色軍裝的青年男子,盯着最後一名進入隊伍後說到:「這次緊急集合,勉強達標,解散。」

跟着同宿舍的回到宿舍,小保躺在床上,再也沒有一絲睡意,記得從不喝酒的自己,在背負2000多萬的債務後,苦苦熬了三個多月,想逆風翻盤,結果卻是在異鄉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給微信好友通訊錄都發了一遍消息,連300百塊錢都借不到後,選擇從酒店天台一躍而下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現在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又是哪裡?

想着想着腦袋裡感覺頭痛欲裂,跟着就沉沉的睡著了,說是睡着,腦海里卻出現一幕幕像電影一樣的片段。

再次醒來,小保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穿越了。從2023年穿越到二十年多年前的平行空間:1997年大華國一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原主現在是江靖市軍校中專一年級學生。既然改變不了命運,那就只能接受,小保被迫接受穿越了的事實。

小保穿越後的第一個國慶後第一個工作日的下午三點,二十幾個年輕人聚集在江靖市西環轉盤,一邊是太子為首的十餘人,正以碾壓性的優勢狂虐着七八個人,忽然警笛大作,三輛警車還未停穩,十幾名警察即調下車沖向正在鬥毆的人群,帶隊的治安所所長掏出配槍,連鳴三槍示警,正在鬥毆的人群被迅速制服押上警車。經過審訊,兩幫人鬥毆的起因是掙搶一家KTV的場子引起的。所有現場參與鬥毆人員全部刑事拘留,並立即對兩個團伙其餘人員進行抓捕。

江靖市軍校內,剛剛跑完五公里的小保,正趴在桌上休息,指導員站在教室外喊到「小保出來,有事找你。」

小保一頭霧水跟着指導員往校門處走去,走到無人處,指導員邊走邊問:「最近幹什麼了?」

小保隨口回到:「沒幹什麼啊。」,這時,兩名身穿警服的從綠化帶後迎向指導員,並迅速站到小保身邊。指導員指着小保對兩名警察說:「這就是小保,在學校就別帶手銬了,就這樣帶走吧。」

到了治安所,小保才知道剛認識不久的太子一幫朋友因為尋釁滋事全部被抓了,在治安所做完筆錄小保就被送到收容所監視居住。同一號子里的十幾個人,有混子、有詐騙的、有嫖娼的、有賭博的。。。。。。號子只有二十個平方左右,一個大通鋪,一個一米左右的過道,上廁所、洗漱、洗飯盆都在大通鋪頭上的蹲坑處。大通鋪已經沒有地方了,小保和另外三個只能在通道地上打地鋪。伙食是每天早晚兩餐白粥加兩塊蘿蔔乾,中午是米飯加青菜,同號子的人每天說的最多的就是:「快點去看守所就好了,可以加餐。」

小保因為跟負責看守的一名治安員是同村的,所以同號子的對小保還算照顧,比小保晚進去的幾個,幾乎都被打了,最輕的也被抽了兩個耳光。

今天是小保被送到收容所的第七天了,下午三點多,同村的治安員展哥站在號子鐵門外叫小保:「小保,過來。」

這幾天展哥經常會把他們看守人員的飯菜分給小保一些些,但小保待在號子里實在是沒有胃口,所以大部分小保都給同號子里的,一人一勺也就沒有了。小保像往常一樣拿着飯盆走到門口說:「展哥,今天吃啥?」

展哥第一次板著臉說:「吃屁!收拾東西,等下送你去看守所,到看守所提審你老老實實的交代問題,別耍滑,年齡那些照實說,未成年就是未成年,不要像前面坐筆錄那樣瞞報年齡。」

小保很鬱悶的說:「展哥,我說的就是實話呀。」

展哥一副想弄死小保的表情說到:「你這個十三點,還不老實是吧?」

小保一時不知怎麼接話,就看展哥對號長看了眼咳嗽了聲就走開了,小保暈乎乎的站在門口想着展哥的話,就聽號長叫他,走過去後,號長讓旁邊的人去幫小保收拾東西,然後輕聲地對小保說:「兄弟,你去了看守所很快就能出去了,記得再提審,問你年齡,就說14虛歲。」

聽完號長的話小保也有點明白了,應該是家裡找了關係,就沖號長說了聲:「謝謝。」

警車拉着警報把小保從收容所拉到了看守所,被分到了12號監室,進去後站在號長面前聽講了十幾分鐘的規矩,感覺比在收容所規矩多的多,包括內務整理、值夜、打飯等等,並領到了一本監規,每天要讀,並且每一條都要會背誦。隨後號長讓小保睡到大通鋪最靠蹲坑的位置。拿着東西向位置走去的時候,在大通鋪中間位置的一個人叫了聲:「小保。」

小保抬頭一看是在收容所同一個號子的,比小保早兩天送看守所,是彩雲省的,大家都叫他「小彩雲」,就沖他笑了笑,小彩雲看着小保說:「在這裡有什麼事你跟我說。」

小保沖小彩雲點了點頭,「嗯」了聲。後面小保才知道小彩雲這句話幫他擋了很多麻煩。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提審時小保跟警察說自己未滿十四周歲。

隨後的幾天,號子里每天都有新人進來,也有人被帶出去,新人罰洗涼水澡、洗蹲坑、幫號長打飯這些聽小彩雲說都是正常操作了,還有兩個挨同號子的打了,一個強姦進去的,被打的最慘,每天吃飯都被罰着蹲在蹲坑那吃,這個時候小保才對小彩雲充滿感激。

在看守所的第七天,中午剛放完風回到號子里,管教就在門外叫小保收拾東西。管教走後,同號子的有三四個人就圍到小保身邊,把寫有電話號碼的小紙條藏到小保鞋子、衣服夾層里,讓小保出去幫他們打個電話。

小彩雲等這些人散開後過來幫小保收拾東西,並輕聲說:「不用理他們,紙條出去就扔了,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小保默默的點了點頭。出去後再沒見過小彩雲,多年後偶爾想起來,小保對小彩雲還是充滿感激。

下午四點多,終於拿着不給予刑事處罰的釋放證明書走出了看守所,看到父親,小保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回家後小保每天就待在家,連門都不敢出,怕別人看他的眼神。

過了一個星期,小保的乾爹帶着人武部部長去小保家吃飯,吃飯時乾爹對小保說:「下周回學校去上學,該打招呼的都打好了,你安心上學,畢業後的事也都安排好了。」就這樣,小保又回到了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