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 第2章_安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初秋,帝都的天氣晴朗。

剛下飛機的蕭鑫淼一邊匆忙地趕路,一邊聽着助理鍾銘文說:

「蕭總,訂婚吉時是今天中午12點,趕過去剛好來得及。」

今天是帝都蕭秦兩大富貴驕人蕭鑫淼和秦靈漫的訂婚日子。

這個消息,沸沸揚揚佔滿整個帝都的新聞頭條。

帝都上流圈子流傳着人帥多金的蕭鑫淼,明艷賢惠的秦靈漫之間的愛情故事,可謂是紙醉迷金富人圈子中的一股清流。

四年前,蕭鑫淼一場事故中雙眼失明,雙腿癱瘓,自暴自棄。富家千金秦靈漫不離不棄,親自悉心照顧,直到蕭鑫淼得到全身康復。

自那以後,貴圈都知道身份顯赫,高高在上,冷酷無情的蕭鑫淼,唯獨對秦靈漫百依百順,情有獨鍾,願意為她打破一切原則。

這幾年蕭家財富蒸蒸日上,秦家的富貴也跟着乘風扶搖而上。

突然,「砰」!蕭鑫淼頓覺得腳下碰到一團柔軟。

「媽咪,媽咪!」

不知哪兒冒出來的小男孩碰上了蕭鑫淼,摔了個屁股着地。

蕭鑫淼停下腳步,不耐煩地皺了一下俊眉,本能的看向腳下摔倒的小孩。

頓時,他不由得覺得心臟一縮,心裏莫名一軟,竟有些莫名的熟悉感:他看到了一個縮小版的自己!此時正坐在地上,軟萌軟萌的。

小男孩頭髮烏黑髮亮,胖嘟嘟的臉上鑲嵌着一雙葡萄似的眼睛,烏溜溜、亮晶晶,此時正淚汪汪地看着他。可愛的小鼻子筆挺筆挺的,很是惹人喜歡。紅紅的小嘴兒,顯得十分英俊。

蕭鑫淼有些恍惚。

這小男孩與兒時的自己長得太過於像。與他三歲時拍的那張相片一模一樣。

助理鍾銘文了解蕭鑫淼的脾性,大多時候對小孩是無感,他連忙上前兩步彎腰想抱起小男孩。

但是,蕭鑫淼已快他一步,把小男孩抱在懷裡。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摔痛了沒有?」

「家人呢?」

這輕柔奶爸似的語調,讓助理鍾銘文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額!這還是在商場上冷酷無情的蕭大總裁嗎?

小男孩也不怕生,濕漉漉的眼睛看着蕭鑫淼,奶聲奶氣地說:「我叫秦瀚宇,我是男生,要保護媽咪的,不怕痛。」

「那叔叔帶你去找媽咪好不好。」

「好,瀚宇要找媽咪。」

……

而這時,秦雨溪把行李放到的士上,轉身才發現兒子秦瀚宇不見了,她的心一下子就懸到了嗓子眼兒,慌張的邊找邊喊:

「瀚宇,瀚宇。你在哪兒,快回答媽咪。」

她穿過行色匆匆的人流,終於,看到被蕭鑫淼抱着的秦瀚宇。她鬆了一口氣,連忙跑了上去。

她穿着V領米白色的連衣裙,如海藻一般濃密的長捲髮散在肩上,滿臉膠原蛋白的年紀,精緻的五官,唇紅齒白,肌膚似凝脂。此時,她微喘着氣小跑過來,臉頰上透着緋紅,小巧的鼻頭冒着小汗珠,越發顯得可愛,嬌俏而明艷。

隨着秦雨溪的走近,蕭鑫淼嗅到一股淡淡的玉蘭花香,一抹熟悉的感覺瞬間縈繞心頭。

秦雨溪看到蕭鑫淼,眼睛不由一縮,心口一窒,忙低下頭,隱藏住眼睛裏的驚訝,慌張。她從蕭鑫淼懷中「搶」過秦瀚宇,說了聲:謝謝!馬上轉身跑向門口,落荒而逃一般。

此時,風吹起她垂在耳旁的捲髮,露出了她圓潤的耳垂,也露出了她耳背後粉紅的珍珠般大小的一粒小突起。

看到這顆小突起,蕭鑫淼的心臟像被撞了一下。

如果,剛才淡淡的玉蘭花香讓蕭鑫淼覺得熟悉遙遠,那麼這顆粉紅的小突起,就像打開他記憶的鑰匙,塵封記憶的大門被打開了,四年前的一幕幕如潮水般在腦海里展現。

「蕭鑫淼,你這個混蛋,你快放開我!」

他並沒有因為女孩的憤怒哭喊而放鬆對她的壓制,雙手摸索到女孩的耳垂,指尖觸摸到她耳背後的一顆柔軟的小突起。

「太太,蕭總的眼睛在事故中受到一定的碰撞,雙腿也受到一定的壓傷,有可能會失明、癱瘓。」醫生冰冷的話衝擊着他的神經。

他是天之驕子,帝都頂級權貴蕭家的唯一繼承人,有着傾城外貌,頂級的經商頭腦,21歲已完成所有學業正式接管蕭氏國際所有業務,工作上雷厲風行。

「失明」「癱瘓」?讓他怎麼接受得了這個事實?他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

他猛地俯下身,低頭憑直覺含上了一片柔軟的唇瓣,哭喊聲漸漸地變成了撩人的嗚咽,女孩意識逐漸迷離,不知覺地迎合他,男人繾綣滿足。

……

縮小版本的自己,淡淡的玉蘭花香,耳背後粉紅的小突起。不斷衝擊着他的心:她就是他這四年來迷惑思念的結節,她就是當年照顧他的女孩。

蕭鑫淼猛地反應過來,抬腿跑向門口。

但是,門外除了車水馬龍,早已看不到她的身影。

「我需要今天上午機場所有出入境的人員名單,及機場的監控錄像。」蕭鑫淼對追上來的鐘銘文道:「越快越好。」

「好的,蕭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