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4章 被傷害帶球逃離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3章 原來是他在線免費閱讀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4章 被傷害帶球逃離在線免費閱讀

第二天,秦雨溪找了個理由,向學校申請休學一年。像她這麼優秀的學生,學校相對是優待的,休學很快地就批複了。

宿舍里,唯一的閨蜜陸怡然,正在幫她收拾行李。

「雨溪呀, 話說你爸爸真-他-媽的不是個東西,他真不配當你爸。這麼離譜偏心的事兒都做得出來!」

「雨溪呀,要不你再考慮考慮我昨晚提的,讓我老爸安排你到A國吧,A國皇家設計學院不是還保持着你的入學資格嘛。」

秦雨溪知道,只要她答應,陸怡然說的這些,陸家是可以幫忙做到的。

陸家的財富位列帝都第三,陸怡然上面有三個哥哥,她是陸夫人50歲時才生的。陸家盼了這麼多年才如願盼來了她這位千金,對她很是寶貝。

溫暖的家庭,使得陸怡然的性格活潑開朗,愛打抱不平。也許是性格一冷一熱的反差,相互吸引吧,她倆成了閨蜜好友。

「哎!」陸怡然終是嘆了一口氣。她了解秦雨溪的難處,她媽媽林羽慕的情況,終是讓她不能肆意而為地生活。

看着喋喋不休的陸怡然,秦雨溪眼睛有點濕潤,她一把摟住陸怡然的肩膀。

「放心吧!我可愛的陸大小姐。蕭鑫淼,神秘的金貴公子,多少人想一睹俊顏的機會都沒有。」她故作輕鬆,「本小姐這次賺大發了,可以貼身地照顧咧!」

「好吧,那我就恭喜我的秦大小姐白嫖蕭大公子芳顏成功!」

說完,兩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直笑到倆人眼裡都閃着淚光。

秦雨溪,自六歲時就開始藏心事的女孩。她知道,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保護媽媽,才能查出媽媽當年突然病倒的原因。

這些年來,幸有陸怡然的陪伴,她溫馨的家庭氛圍,爽朗熱絡的關心,時常給秦雨溪帶來一抹抹溫暖。

……

上午十點,秦雨溪來到了蕭鑫淼的私人別墅。

遠遠地,就看到有一位慈祥的老人在別墅外等着了。他看到秦雨溪,女孩有一雙晶亮的眸子,明凈清澈,燦若繁星。他上前一步,熱絡地說:「是秦小姐吧?我是少爺的管家,你可以跟少爺一樣,叫我陳叔就可以了。」

秦雨溪禮貌地向陳管家點了點頭,輕輕喊了聲:「陳叔好。」

走進別墅,只見裏面極盡奢華,柔軟頂級的地毯,繁複的燈飾發出冷冽的亮光,顯得大廳寬敞卻冷清,內室的設計自是不用說,一眼看去都是出自名家之手,可那名貴的裝飾卻遮也遮不住屋裡的壓迫和冷清。

陳管家把秦雨溪帶到二樓。

「秦小姐,這房間離少爺的主人房近,比較方便照顧,房間已按太太的吩咐收拾乾淨了。」

「你今天過來,太太本是要過來的,但是,少爺這些天經不得吵。」

「剛剛醫生來過,這會少爺剛好睡了,你現在可以先整理一下你的行李,有什麼事兒隨時可以叫我。」

陳管家細心地說完,去忙他的了。

秦雨溪謝過了陳管家,把行李拖進房間。房間是經過精心裝扮的,主打少女風,清新而不落俗套。

此時,暖暖的陽光從淡粉的窗紗照進來,在乳白色的梳妝桌上,落下了靈動的斑斑點點。隨風帶進來的淡淡花香,舒緩了秦雨溪心中的無助與迷茫。

午飯後,秦雨溪隨陳管家來到蕭鑫淼的主卧。

主卧主打白與灰,以白色為基調的牆面,搭配內斂的灰色,使整個卧室充滿了視覺的清新感,簡潔大氣。高檔的傢具,奢侈內斂,安靜沉穩。

此時,蕭鑫淼坐在輪椅上,面向著陽台,背影顯得有點落寞。

「少爺,該吃藥了。」陳管家道,「秦小姐來了。」

陳管家說完,把葯給了秦雨溪,走出主卧輕輕地把門關上。

蕭鑫淼緩緩的轉過身,目測身高一米八八左右,白色的醫布包裹着雙眼,也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氣度。濃密的頭髮下,一張絕美清雋的臉,鼻子挺而直,完美的下顎線透着十足的貴氣,修長的雙腿上蓋着一張薄毛毯,斯文禁慾卻又透着一股與世俗背道而馳的距離感。

原來是他!!

…….

「妞兒,跑什麼跑?你給爺站住,爺會好好疼你的!」痞子流氓的聲音在昏暗寧靜的巷子里響起。

秦雨溪抱着書包,一邊奔跑一邊喘息。天殺的,誰能告訴她,帝都的治安現在都這麼差了嗎?平白無故地都會遇上這些痞子。

到了巷子中間,秦雨溪猛的停了下來,她轉身,露出了一身狠戾:不識趣的傢伙,讓你見識一下本小姐跆拳道黑帶的厲害。

沒錯,秦雨溪的跆拳道已是黑帶。生活中不斷被追殺,被意外,逼使她迅速地成長,雖然年紀太小還沒達到考黑帶,但是,她的水平已達到黑帶了。

「砰!砰!」

秦雨溪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聽到兩聲響動。

「哪個臭小子,敢壞爺的好事……」

痞子罵聲還沒有說完,已被打得狗吃屎趴在地上。

「哇,哇!大爺饒命,大爺饒命!」

「滾!」

在冷清的聲音中,痞子跌跌撞撞地落荒而逃。

秦雨溪這會兒才看清出手的是一位大男孩。大男孩個子很高,有一米八幾左右,二十齣頭,穿着一件得體白襯衣,衣擺恰到好處地扎在西裝褲里。身形挺拔,寬肩窄腰大長腿,踏着暮色走來,一臉正氣的樣子。

「小妹妹,你沒事吧?」

他的聲音清冽,還帶着些許的沙啞,彷彿羽毛輕掃過心間,**麻的。

秦雨溪心怦怦直跳,潔白的雙手因緊張而微潤,她偷偷地瞄了一眼,看見他正溫潤地看着她時,她的臉一下子染上紅暈,心像小鹿一樣亂撞。

她雙手抱緊了書包,說了聲:「大哥哥,謝謝您!」

說完,轉身向巷子的另一頭跑去。

看着跑遠的她,蕭鑫淼有點無奈地摸摸鼻子,嘴角彎起。

可愛潔白的小兔子,希望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