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3章 原來是他在線免費閱讀_安菜小說
◈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2章 心偏到天上去了在線免費閱讀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第3章 原來是他在線免費閱讀

四年前。

下課鈴剛響,秦雨溪接到她爸爸秦盛仁的電話,讓她今晚務必回老屋一趟。

秦雨溪略覺驚奇,她和秦盛仁從小就不親近,自讀初中,她已經開始留校,和秦盛仁之間就像兩條平行線,除了過年那幾天她會回老屋聚一下,平時很少有交集。

今天,是什麼緊急的事非得讓她回去一趟呢?

轎車穿過縱橫交錯的公路,拐入了一段安靜幽美的道路。這是帝都富人區,路邊的風景也是迷人的。

車子在一棟別墅門前停下,張司機幫秦雨溪打開了車門,恭敬地站在一旁等着她下車。

別墅共有三層,依山而建,每一層的景色都各不相同。此時,天空中濃郁的白雲間透着一絲絲的藍,露出牆外那幾株三角梅的花爭先恐後的競開着。或粉或白或黃的相間。清風拂來,暗香涌動,撲鼻而來,彷彿整個秋季盡在花叢中被呈現。

剛踏進花園,秦雨溪就聽到屋裡傳出秦靈漫尖叫哭喊的聲音。

「我不去,我才不要去照顧那個又瞎又癱的他!」

「媽媽,醫生說,這輩子,他眼睛恢復不了!雙腿站起來的概率也微乎其微!您忍心讓我跟一個又瞎又癱的人過一生嗎?」

秦雨溪緩了一下心神,抬腳走進屋裡。

傭人吳媽迎了上來,熱切地說:「二小姐,你回來啦!」她邊說邊接過秦雨溪背上的包包,順便從鞋櫃里拿出一**白的便鞋放在她腳邊。

吳媽是秦家多年的老傭人,之前受過大太太秦雨溪媽媽的恩惠,所以,對秦雨溪一直打心底里疼愛着。

她望了一眼大廳那邊,動了動嘴唇,擔心地欲言又止。

秦雨溪安撫似地輕輕拍了拍吳媽的肩膀,走向大廳。

大廳地毯上亂七八糟地散落着杯子、抱枕、雜誌……

秦盛仁此時正坐在沙發的正座上,低着頭好像在嘆氣着。秦靈漫坐在貴妃沙發上 蓬鬆着頭髮,雙手捂着臉,嘶啞不堪地痛哭着,她的媽媽吳鳳嬌正雙手摟着她,心痛地安慰着。

「爸,我回來了。」清洌不帶一絲親情的少女聲音打破了廳里的沉悶。

聽到聲音,沙發上的三人抬頭看向秦雨溪。只見一身學生輕便裝的她,朱唇粉面,眼似水杏,好一位婷婷猶如枊依風的十八年華少女。

秦盛仁捏了捏皺着的眉頭沉聲道:「回來就好,來這邊坐吧。」

秦雨溪接過吳媽遞過來的一杯鮮橙汁,在最邊的沙發上坐下。

眼前的一切,讓秦雨溪想起了閨蜜陸怡然說過的,帝都首富蕭家獨子蕭鑫淼出事故的事兒。她現在才後知後覺地記起,這個蕭鑫淼不就是與秦靈漫有婚約的那一位?

「雨溪呀,你還記得蕭鑫淼哥哥吧?」秦盛仁先是試探一下:「現在,他出了點事兒,需要一位近親的人貼心照顧,蕭伯母對外人不放心,希望你能過去幫忙照顧一下。」

秦雨溪狠狠地吸了一口橙汁,該來的還是來了。她知道,她與秦盛仁從小相互之間就沒有親情感,很多時候,她都懷疑自己不是他親生的。

自她六歲那年,他領回秦靈漫母女,對秦靈漫可謂是百依百順,給足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寵愛。而對她寵愛是沒有的,只在物質金錢上給了富足。

畢竟秦家在帝都富豪榜上也是上了名次的,女兒的吃穿檔次,學識成就對外代表着秦家的臉面。作為商人的秦盛仁是懂得維護的。

秦盛仁你這個心是偏到天上去了。

想當初蕭家來聯姻的時候,蕭家原指定對象就是青春靚麗,聰明靈氣的秦雨溪,是誰說的,秦靈漫是大小姐,更聰慧賢德,和蕭鑫淼剛好和諧般配。

現在,蕭鑫淼出了事故,又瞎又癱的時候,倒是想起她來了!

「爸爸,蕭鑫淼是秦靈漫的未婚夫,理應由她去照顧更合適。」秦雨溪冷聲道。

「不,我不去!當初,蕭家本來就是指名道姓聯婚的對象是你,現在也必須由你去!」剛稍停了片刻的秦靈漫聽到秦雨溪的話,又發狂的哭喊着。

吳鳳嬌猛地瞪着秦雨溪,大聲吼着:「今天這個事,由不得你做主,你不去也得去,秦家養你這麼多年,也該是時候報恩了。」

什麼秦家養你這麼多年?難道她忘了,秦家有今天的富貴,是靠誰給的原始資本了?可以說,沒有秦雨溪的媽媽—-林羽慕,就不會有秦家今天的榮華富貴!

秦雨溪心裏冷笑了一下,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清:「秦家的公司,我媽媽可是佔了60%的股份的!」

聽到這句話,吳鳳嬌只能再狠狠地盯了一下秦雨溪,倒也反駁不了什麼。

「雨溪,如果你想你媽媽能安安穩穩的,明天就到蕭家去吧。」秦盛仁冷酷無情的聲音響起。

秦雨溪靜靜地看着秦盛仁,眼裡藏着緘默的譏誚: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人,裝了這麼多年,終是不想再裝下去了吧!

林羽慕,秦雨溪唯一的軟肋。

汪城林家的大小姐林羽慕,一位知書達理,蕙質蘭心,芳華盡體的富家女。她的家世與才情,曾讓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

而這樣一位讓人覺得高不可攀的女子,卻在當年不惜與林家決裂,帶着巨款下嫁給帝都財富相貌並不出眾的秦盛仁。

她這一波謎一樣的操作,讓多少對她不敢痴心妄想的富家公子唏噓不已:這秦盛仁定是祖上積了厚德,才有機會被天下掉的餡餅-潑天的財富砸中,財色雙收。

秦盛仁在林羽慕的財力、才能加持下,事業可謂是風生水起,秦家漸漸地在帝都富人榜上佔了一席之地。

而正值秦家事業蒸蒸日上之時,林羽慕卻突然變成了睡美人,長年躺在醫院病床上,需靠着各種先進儀器、藥品吊著命。

那一年,秦雨溪剛好六歲。也就是在那一年末,秦盛仁從外面帶回了吳鳳嬌母女,讓她叫:媽媽,姐姐!

哪門子的媽媽,我的媽媽只能是林羽慕!

哪門子的姐姐,情敢是在沒有娶她媽媽之前就好上了?並且有了孩子!

那一年,自小對秦盛仁沒有親情感的秦雨溪,更是徹底地把秦盛仁只當成名義上的爸爸了。她自此情性清冷,嘴角的笑渦再也沒有出現。

從那年起,她的學業突飛猛進,常常跳級,此時十八歲,已是帝都名校設計系的一名研究生。

……

秦盛仁看着冷漠的秦雨溪,頓了頓:「只要,你明天安分到蕭家,你的媽媽,我還是會繼續努力尋找更好的醫生給她醫治的。」

「再者,可以照顧蕭鑫淼,是帝都多少名媛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可是帝都名媛心中的真命天子!」秦盛仁最後又補了一句。

「我需要每天收到我媽媽的病情信息,否則,一拍兩散。」秦雨溪嗓音淡淡,晚飯也沒吃,轉身離開了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