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你的等待沒有期限 第10章_安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秦雨溪走下頒獎台,名媛、貴婦,就圍了上來索要了微信號,以方便關注QYC動態。

晚上十一點,國際新藝珠寶獎頒獎晚會完美地落下了帷幕。

蕭鑫淼坐在邁巴赫里,默默地看着秦雨溪坐上了陸怡傑的車離開了酒店。

「跟着前面這輛車。」

「是的,蕭總。」

蕭鑫淼黑着臉,心裏千迴百轉,他倆的關係到哪個地步了?他又想起陸怡傑看秦雨溪的眼神,臉越發黑了。

司機似是感覺到車裡的某人的低氣壓,小心地開着車,連大氣都不敢喘。

終於,陸怡傑的車在頓格公寓前停下。

「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怡傑哥,今晚謝謝你。」禮貌卻帶着一絲疏遠的聲音。

又是怡傑哥,他很不喜歡這個稱呼,他伸過手來,「雨溪,你知道我……」

「怡傑哥,時間不早了,你回去路上小心開車,再見。」說完,秦雨溪就走向公寓。

陸怡傑嘴角苦笑,失落地開車離去。

蕭鑫淼看完這一幕,下車邁開大長腿追上了秦雨溪。

「秦雨溪,我們聊一聊。」

說完,他把她拉到圍牆邊,雙手扶着牆把她圈在懷裡。

秦雨溪滿臉驚訝「蕭」字還沒說完,嘴唇就被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吻霸道又溫柔,舌尖撬開她的貝牙,舌頭挑逗她的舌尖,與之糾纏着,宣示着主權,他的雙手緊緊地抱着她,像要把她揉進身體里。

四年了,這一刻,他才實實在在地又感受到了她,當初的她,真真正正的她。

秦雨溪不斷地掙扎着,不斷用雙手拍打他,委屈氣憤充滿了心間,淚一滴一滴地無聲往下流。

苦澀的淚水燙疼了蕭鑫淼的心,他離開了她的嘴唇,看到懷中的她一雙杏眼水汪汪,白皙的臉上掛着淚珠,幽怨脆弱。

「你總是這樣欺負人!」她抬起酥軟的手打了他一巴掌,但,卻是一點力道都沒有,像在給他撓痒痒。

蕭鑫淼雙手捧着她的臉,低下頭,輕輕地一粒一粒吻去了她的淚珠,如珍如寶。

「秦雨溪,嫁給我吧!」嗓音低沉而溺愛。

秦雨溪愣了一下,狠狠地推開了他,跌跌撞撞地跑進了公寓。

……

秦雨溪打開家門,無力地靠在門上。

陸怡然陪着小瀚宇已在客房睡下,廳里給她留着一盞小夜燈,映照出玄關鏡子里的她,雙眼含情,紅腫水潤的唇瓣像一顆成熟的水蜜桃,讓人忍不住想採摘。怦怦的心跳聲,在靜悄悄的家裡越發清晰。

她曾想過千萬種重逢的情境,千萬種要狠狠報復的辦法。今晚,心卻在他的吻中,不斷地融化,沉淪。

她倒了一杯溫開水,走到陽台,想讓夜風穩一穩心神。

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小雨,雨絲紛紛揚揚。

她驀地看到樓下,一個熟悉的身影是——蕭鑫淼,他正抬着頭仰望着什麼,在纏纏繞繞的雨絲中,橘黃路燈下,身影有點落寞孤單。

她猛地把頭縮了進來 ,生怕他發現了什麼。再次悄悄地看向樓下時,他的身影已踩着暮色,慢慢地消失在小雨中。

接下來半個月,秦雨溪忙着安頓小瀚宇,忙着選工作室的地址。

為了避免麻煩,她把小瀚宇和吳媽安頓在附近的一個隱蔽的公寓。

吳媽在四年前已從秦家辭職,在A國一直照顧着她母子,小瀚宇交給她照顧,她放心。

她也要趁着頒獎會QYC的熱度,快點把個人工作室開起來。

今天,終於在帝都的鬧市撿漏了一個非常好的鋪面,把工作室的地址定了下來。

回到頓格小區,已是晚上七點左右。

秦雨溪打開家門剛要進去,對面的門突然打開了,蕭鑫淼穿着淺灰色的家居服,慵懶地靠在門上,嘴角彎彎:「鄰居,你好!」

「呀!」頓格公寓一梯兩戶的設計,之前另一戶一直空着,「你,為什麼在這裡?」

她一身簡單的白色襯衫配上一條長絲巾,搭配及膝淺灰西裙,扎了個高馬尾,發梢微卷,眉目清雅,清爽幹練。

「這是我的新家呀,你打算怎樣歡迎我這位新鄰居,嗯?」

「哈哈,歡迎歡迎。」秦雨溪虛假敷衍着,連忙走進家裡,「碰」地把門關上了。

歡迎你個大頭鬼,莫是腦子有病?高檔別墅不住,跑來住公寓?

以後可能每天都要與他相遇,呀呀呀,光想想就頭痛,哎,哎,不想了……秦雨溪拍拍頭,走進房裡換上一套舒適的家居服。

「叮咚,叮咚。」門鈴不管不顧地響了起來。

「今天,你怎麼有空來了?怡……」秦雨溪打開了門,「然」字還沒有說出口,看到門外提着大包小包的蕭鑫淼,突然愣住了。

「怡*」?是陸怡傑嗎?難道他常來?蕭鑫淼的臉不由得暗了暗。

「剛搬過來,家裡廚具還沒有買,借用一下廚房。」某人睜着眼睛說著大瞎話,臉不紅心不跳地,提着食材邁開大長腿,走進秦雨溪的廚房。

秦雨溪默……

秦雨溪窩在客廳懶人沙發里,手上拿着當季珠寶雜誌,一下兩下地翻看着。眼神時不時地飄向廚房。

廚房裡,蕭鑫淼衣袖挽起,露出結實的小手臂,正在準備食材。一縷不羈的細發垂在額前,側臉線條英俊,下頜輪廓完美,充滿了獨特的男性魅力。

食材準備好後,他把菜慢慢倒入鍋中,瞬間鍋里就響起了吱吱的聲音。接着,他拿起鍋鏟,開始翻炒菜肴。那嫻熟流暢的動作,與平時高冷的他構成落差萌。他神情專註,像在為妻子精心地準備着愛心的菜肴。

「洗手過來吃飯了。」

餐桌上一個百合淮山加州鱸魚湯,魚子醬片皮鴨、蜜汁雞翅、油燜大蝦、紅燒排骨、西蘭花炒雞胸肉、蚝油生菜六道菜,葷素搭配均勻,色香味俱全。

蕭鑫淼舀了一碗魚湯遞給她,「嘗嘗看,味道還合適嗎?」

秦雨溪雙手接過,細細地喝了一口,又一口。

魚肉質細嫩,湯汁奶白鮮美,魚片嫩黃爽滑,這個味道口感實在是香得讓人難以抗拒。

「嗯,味道很鮮美。」她眉眼彎彎,嘴角微翹,忍不住脫口而出,「你堂堂一個大總裁居然還會做家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