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垂天道祖 第7章 任務_安菜小說
◈ 第6章 要你半條命

第7章 任務

2天後的午時,鬼面興沖沖的來找雲青,左右手各拎了一個大包裹。

包裹中,正是雲青開出的藥方中所需要的大量藥材。雲青看了看,我去,這鬼面的辦事能力還真的很強呀,自己看出的藥方中很多藥材要麼價值不菲,要麼很是珍稀,而這鬼面竟然能在這2天時間內搞定這些藥材,分量也是絲毫不少。

見到雲青面上的淡笑,鬼面也是鬆了口氣的說道:雲兄弟,這其中大部分是從其他弟兄那裡交換來的,少部分珍稀的藥材我可是花了價錢從庫房買的。

庫房?此番就劫持了不少的珍稀藥材,也難怪了。雲青恍然。但云青馬上反應過來,有些懷疑的問道:你從庫房買的?

是啊,雲兄弟,你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庫房的東西我哪敢惦記,我可是專門請示了二寨主,二寨主同意我用黃金換購,我這才換到這些藥材的,為此,我大半身家可進去了。鬼面解釋道,臉色有些肉痛。

原來如此。雲青有些恍然。

而後,雲青讓鬼面去招來了3個爐子和3個藥罐子,另外,將這些藥材都擺弄在了桌子上。

鬼兄,我現在需要處理這些藥材,不能被打擾,否則,稍稍出錯就可能影響藥效。雲青正色的說道。

好,雲兄放心,我親自在外面把門,保證沒有人可以來打擾你。鬼面**拍的啪啪響的說道。

而後,鬼面就大踏步退出了房間,小心的關上房門。雲青通過房間窗戶的縫隙,看到鬼面宛如一尊雕像一般直接坐在了院中的地板上。

見此,雲青點點頭,開始了處理藥材以及煉製藥膏。

從午時到第二天凌晨丑時,雲青終於是將這2大包的藥材全部處理完畢,地上是一大堆的廢棄藥渣,而桌上則是有3個成人手掌般大小的小磚塊,顏色分別為黑色、綠色、白色。雲青很是滿意。

叫鬼面進來,鬼面見到這桌面上的3個黑色磚塊模樣的東西感到很驚異。

雲青指着這3塊黑色磚塊說道:鬼兄,有件事需要請你見諒,實際上,治療你的難言之隱不需要那麼多的藥材,只是考慮到鬼兄在這山寨之中度日,難免刀頭舔血,所以為你多煉製了2種藥膏。

哦,那就太感謝雲兄弟了。鬼面大喜。

雲青指着這3塊黑色藥膏說道,黑色的藥膏名喚猛士重生膏,可解鬼兄難言之隱。

哦,是嗎?鬼面立馬湊上前去,小心的觀看,很是激動,眼中滿是火熱之色,雙手想動又不敢動。

哈哈哈,不急,不急。還有這綠色藥膏為百草解毒膏,可以解一般的百毒,對於劇毒之物,雖然無法清除,但也可以起到延緩劇毒發作的效果,這白色藥膏為三息止血膏,也就是我當初能夠被二寨主手下留情的關鍵所在,如果你受了外傷,只要當場不死,以此藥膏塗抹傷口處,可三數息時間內止血、鎮痛,都一起送給鬼兄了。雲青為鬼面介紹了其他兩種藥膏的藥效。

哈哈哈,這可是一筆厚禮呀。鬼面激動的有些不知所措,雙手都興奮得不知道往哪裡放。

沒事,沒事,這幾天也承蒙鬼兄照顧。對了,這些藥膏鬼兄拿回去後可做些處理,所有的藥膏切成小方塊,方便使用。服用猛士重生膏的時候,將其放在黃酒中溶解後服用,每次一小塊;百草解毒膏和三息止血膏可晒乾後碾成粉末,方便保存,需要用到的時候,只需和水服用即可,直接吞服也行,只是效果會慢一些。雲青叮囑道。

好,好,我一定按照雲兄弟的指示辦。而後,鬼面用油紙將這3塊藥膏包好,小心的放進懷中。

而後,雲青邀請鬼面圍爐煮茶。

喝了一口茶香濃郁的茶水,大半天的疲憊之色盡去。

雲青邊喝茶,一邊隨意的問到:對了,鬼兄啊,前幾日在石殿中,二寨主吩咐我到侯大夫手下辦事,這侯大夫多大年紀?醫術如何?為人又怎樣?

聽到雲青如此一問,鬼面原本醜陋的臉似乎變得更加猙獰了,而後惡狠狠的說到:這隻老狐狸,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拍成肉醬。為兄我本來正要跟你說這事呢。這侯大夫現在約摸70歲出頭的樣子,來歷不明,是大寨主當年一次外出後請回來的,至今已經在山寨待了20餘年了。

70多歲?來歷不明?如此的話,也不至於讓鬼兄如此咬牙切齒的。雲青一模下巴的說道。

鬼面點點頭的說道:雲兄所言極是!老狐狸醫術極高,內傷外傷無有不精,也正是因為如此,大寨主對這個老狐狸極為的看重和信任,不許我們任何人對他不敬,這也就算了,畢竟他也算是大寨主的朋友,尊敬點也是應該的。但此人性格極為怪異,輕易絕不出手為我等出手治傷的,即使二寨主也不行。如果要請他治身體上某一處的傷,你得付出巨大的高昂代價才行。比如,你如果心臟被捅了,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他就能救活你,但前提要麼你割下自己得很提的一部分給他,例如你要砍下一腳、或一手或其他部位,或者是你給他送上天量的金子珠玉,否則任你如何懇求,絕對不出手相救於你,這不明擺着戲耍我等嗎?所以,山寨中的兄弟對此人有恨又怕,暗地裡送他「要你半條命」的外號。說到此處,鬼面再一次的咬牙切齒起來。

原來如此,看來是個脾氣古怪的老傢伙了。嗯,我現在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二寨主要帶着我回來了。雲青若有所思的低低自語到。

雲兄弟,你在說什麼?鬼面詫異的問了一聲。

沒什麼,只是想到今後要在侯大夫手下幹活就頭大。雲青嘆了一口氣的說到。

嘿嘿,這事雲兄弟就先忍個兩三年,據我所知,這老傢伙也活不了幾年了?鬼面突然詭異一笑的說到。

哦?有這種事,鬼兄不會是在安慰小弟吧?且據鬼兄剛才所言,此人醫術極高,必然精通養生益壽之道,古稀之年對於一般人可算是長壽了,但對於這樣的一個成精的老傢伙而言實在算不得什麼的。雲青驚疑的問到。

雲兄弟,這事我還能蒙你嗎?這老傢伙來山寨的時候就斷了一隻腿,右眼又瞎了,本來就只剩半條命。最近幾年這老傢伙病的越來越厲害了。據服侍老狐狸的貼身侍女無意中透露:老東西僅剩的右腳正日益麻痹,還經常咳血,脾氣也是越來越暴躁了。

哦,原來是這樣。雲青若有所悟的說到。

其實,雲兄弟不必過於擔心,雖然在老東西手下幹活確實不太好過。但這次大寨主把你派到老東西那裡幹活,其實是大有深意呀,或許對雲兄弟而言也是一個大機會。鬼面目中狡猾之色一閃的低聲說到。

哦,這雲某還蒙在鼓裡呢?還請鬼兄想告。雲青疑惑的問到。

嘿嘿,雲兄弟,咱倆誰跟誰,不過這也是我的一點猜測,究竟對不對就看雲兄弟自己怎麼看了。鬼面如此說到。

鬼兄太謙虛了。雲青不在意的說到。

是這樣,我們的南大寨主之前可一直將老東西當作他的「御醫」的,為了保護老東西的安全,平常嚴格控制我們與老東西接觸的。而這次南大寨主竟然派了你這樣一個陌生的外人到老東西那邊打下手,這就很奇怪額。要知道這老東西極為排斥山寨中的人,日常服侍他生活起居的也是他當初來山寨時帶來的一個丫頭,南大寨主派你過去幫忙的事情肯定徵得了老東西的同意,那麼這次老東西為什麼會允許你這樣一個外人到他那邊打下手呢?這些難道不奇怪么?據我分析,南大寨主可能看到老東西不行了,惟恐自己以後沒有這樣神醫為他治病續命,故而想派你過去那邊學些老東西的絕招,一旦老東西撒手而去,山寨中也能有人繼續為南大寨主服務。而老東西肯定與南大寨主達成了某個交易,要不然以老東西的吝嗇姦猾,敢惦記他的醫術那絕對是不能容忍的。鬼面一番分析,竟然講出了這些話。

雲青聽了鬼面的分析,心中大受觸動,眼光在鬼面身上上下左右一看,對此人心思之縝密不由得高看一眼,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人鬼面長的如此模樣能在南大寨主麾下做一個小頭領確實還真有些真材實料。想到此處,雲青站起身,沖鬼面一拱手的說到:鬼兄一番話讓小弟如恍然大悟,多謝,今日之事,雲某記下了,他日鬼兄還有用的着小弟之處,儘管開口。

如此小事,何須雲兄弟掛在心上,雲兄弟的大恩我還沒感謝呢。鬼面立馬手忙腳亂的攙扶雲青,阻止雲青行禮。

而後,鬼面對雲青說道:雲兄,到了那老傢伙處,凡事多忍耐,然後儘可能的和侍奉老傢伙的那老女人搞好關係,如此雲兄才能在那站穩腳跟,南大寨主的吩咐才可能完成,到那時,雲兄,你就足以在山寨立足了。

好,多謝鬼兄的肺腑之言。雲青表示感謝。

好了,也該帶雲兄去見侯大夫了。再拖下去,可不好交代。於是,鬼面便帶着雲青前往侯大夫所在的山峰走去。

到了那座山的山腳,抬眼望去,山峰挺拔,奇秀凌雲。

雲兄,此山本無名,侯大夫來了之後,極為喜歡此山,直接向南大寨主要了此山作為其落腳處,因此,侯大夫給此山取名葯靈峰。鬼面指點的說道。

原來如此。此山的上山之路都是山寨中的悍匪鑿出來的,還裝上了花崗石的護欄扶手,雖然頗為陡峭,但上山的難度並不大。往上爬了200丈,到了一個小平台處,這裡豎立着一塊大石頭,其上可有「靈藥峰」三字,遒勁有力,不知怎麼地,雲青看着這3個字微微一愣,感覺到一股殺氣撲面而來。

此3字何人所書?雲青不由得問道。

哈哈,此乃南大寨主灌注強大內力於食指、中指之上所書寫,的確霸氣側漏。鬼面一臉膜拜的說道。

果然厲害!!看來這南天三煞的老大當真是深不可測,心中的警惕之心更重。

走吧。雲青晃了晃頭讓自己清醒下來,繼續上山。

1個時辰後,鬼面帶着雲青到山頂東邊的一處精緻宅院門前,說什麼也不肯陪他一起進去,似乎對這裡畏懼異常。雲青哈哈一笑,讓鬼面離開了,自己稍稍整理一番後就敲響了宅院的門。向一個風韻猶存40多歲中年婦女說明來意,此女毫不驚訝,未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帶着雲青穿過堂屋,來到後院當中。

這是一個不大的後花園,種有各式的奇花異草,整個小院瀰漫著一股獨特的清香。在後院的一座裝飾精巧的木瓦結構小亭中,雲青直挺挺的站立在亭中心,神色恭敬,其對面的長椅上斜靠着一位身着寬大袍服的灰發灰髯的老者,身材中等,面色紅潤,雙目尚還清亮,但似乎帶有一股濃濃的疲憊之色。

老者並不看雲青一眼,只是饒有興趣的望着後院中各式花草。雲青受限打破沉默,恭聲說到:侯老前輩,在下雲青,一介書生,略通醫理,此次奉大寨主之命前來為前輩效力。

但老者對雲青的到來似乎渾然不覺,只顧自己看風景。開始雲青也不敢貿然繼續出聲,但見如此之久過去,侯大夫仍然沒有開口的意思。

好一會,似乎是看夠了花花草草,侯大夫突然白眼一番對着訓斥到。老前輩?老夫很老么?

侯大夫的突然發生,讓雲青不由得一窒,只好回到:當然不是,無論從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都絕對還在壯年時期,晚生稱呼您一聲老前輩,是表達小生對您的敬意,別無他意。

哼!敬我?如果在外面遇到老夫這樣一個糟老頭,你會如此的尊敬我么?虛偽!侯大夫仍然不客氣的說到。

話不投機半句多,雲青已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看來這侯大夫是存心找茬,話不投機半句多,自己不論說什麼都沒用的了,與其如此,還不如靜而無言的好,見招拆招吧。於是雲青就此閉口不言,也開始仔細的打量起此地的環境以及花花草草。

這一老一少就這樣互不搭理的自顧自的看着不大的花園,氣氛倒也十分和諧。期間那中年婦女倒是來過一趟讓侯大夫吃午飯,但侯大夫晃晃了右手,此女只能無奈的退去。

不知不覺,兩個時辰已經流逝,午時已過,儘管雲青肚子已經在咕咕叫,但內心裏倒還有點喜色,自己這麼一看,倒也真看出了不少的名堂,別看這個後花園不大,也就方圓七八丈大小,但院中的大部分藥材竟然沒見過,僅雲青見過的少部分藥材,都是珍稀非常的,沒想到在這個小小的後花園中竟然聚集了這麼多,真是大手筆。

此時,那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來到後院中,對侯大夫說到:先生,我已經做好了您最喜歡的鮭魚靈芝湯,您再不喝,可就要失去鮮味了,這樣對得起小紅我的一番苦心么,我可是從今天早上就開始熬了。說到最後,中年婦女略有不滿的嗔到。

侯大夫聞言,苦笑一聲的說到:吃,吃。

中年婦女聞言,頓時笑靨如花,走近前來扶侯大夫站起,慢慢的走出亭去,對雲青這麼一個大活人完全視若無睹。

雲青見此,心中無語之極,但人在矮牆下,只能忍一忍了。一念及此,雲青開始考慮是否先去找個地方吃點東西,畢竟早只是在早上胡亂吃了點乾糧,其後又爬了千丈的山,體力消耗是極大的。

就在侯大夫快要走出後院,進入精緻的樓閣之時,侯大夫冷笑的說道:小子,餓了吧,你胃氣翻滾之下排出的污穢之氣可是玷污了老夫的奇花異草,去吃點東西後,按照老夫的要求好好護理下後院中的藥草,如有絲毫差錯造成老夫的藥草受損,老夫絕對不介意將你剁碎後作為葯肥的,看你的樣子,曾經服食過不少珍惜藥材吧,嘿嘿,如此倒是絕好的葯肥材料。

雲青先聽到侯大夫讓他一起吃飯自然心中一喜,後來一聽老者的威脅之言,心中大為頭痛。這個老傢伙,也未免太難伺候了。

而那中年女子聽老者如此說,只是用略帶憐惜的目光看了雲青一眼,搞的雲青更是眼角直跳幾下。

無奈之下,也只有先填飽肚子再說吧,畢竟他可不是可以吸風飲露的活神仙。

午餐很簡單,只有一碗鮭魚靈芝湯和兩個小饅頭,雲青三下五除二的一掃而光。而後雲青盯着空碗有點發愣,肚子也再次不適時的叫了起來。

侯大夫聞聽此聲,嘴角一抽搐,一臉厭惡的說到:給老夫滾遠一點。

雲青面現尷尬之色,退到了與侯大夫對面的下手位置。

那中年婦女見此情景,微微一笑,轉身去了後廚,給雲青端了一盤牛肉和一大碗稀飯,雲青面色微紅的謝過中年婦女後,不客氣的大吃大喝起來。

一陣風掃殘雲後,牛肉和稀飯紛紛見底,雲青也吃了個七八分飽。

雲青很滿足,不受控制的打了一個飽嗝,侯大夫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子,你準備好了嗎?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