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垂天道祖 第1章 黑金豹來襲_安菜小說
◈ 

第1章 黑金豹來襲

嘎吱!嘎吱!

崎嶇的山路上,一個商隊正在艱難的行進。

整個商隊有武師、護衛、夥計等近60人,駝山馬近200隻。

這種馱山馬體型較矮,但四肢健壯,負重能力強,能跋山涉水,因此,也是商隊進出大山運輸貨物的最重要工具。

此次商隊進山,正逢秋季,山中的大量珍稀藥材正是成熟季節,因此,這200隻駝山馬的背上都是大箱大箱的如鹿茸、人蔘、靈芝等珍稀山珍,一旦運到山外,身價立馬暴增數十倍。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暴利,驅使着這些大商行每年投入大量的人手,冒着山洪爆發、毒霧瘴氣、野獸攻擊、悍匪搶劫等巨大風險進山採購貨物,而他們進山時帶的山外的一些價值普通的貨物,如鹽、鍋碗瓢盆等,則是他們交換各種珍稀山珍的最重要砝碼。這些東西在山外不見得多貴,但大山中的山民可不會生產這些東西,所以,這種不等價交換為這些大商行攫取了巨額的暴利。

山民也是無可奈何,那通往山外的漫漫之路,充滿了風險,一時不慎就有隕落的危險,所以,絕大部分的山民終其一生都只在寨子附近活動的。

在這支商隊中,有1名十五六歲的少年坐在一頭馱山馬上,身形瘦弱,面色微白,但眼光中卻充滿了堅定和好奇之色,似乎對這艱難崎嶇的山路帶來的顛簸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少年名叫雲青,今年16歲,居於西陵郡深山深處的一處寨子,從小因為一種怪病,畏寒怕冷,有時即便是烈日炎炎,也會冷的直打擺子,寨子中的唯一的大夫對此毫無辦法,只是囑咐少年的父親要多給雲青服用鹿茸等溫陽性藥材,如此,少年才能活到至今。

這些年服用掉的珍稀藥材,如果賣到山外,也絕對是一個天價,一般的家庭根本經不起這樣的消耗。還好雲青有一個好父親,有3個好兄長,十餘年來多次冒險進入深山深處採集溫陽類珍稀藥材。

因此,雲青感覺很慚愧,不僅不能給家裡分憂,還拖累了整個家庭,少年雖然從來不說,但心中卻如明鏡一般。

但因怪病的存在,雲青的身體始終很是羸弱,根本無法舞刀弄槍,在這個以狩獵、採集藥材為主的大山中,雲青就是一個廢物。

是的,一個廢物。

但云青又怎麼甘心做一個廢物呢。

因此,雲青從8歲開始就死皮賴臉的跟着村中的唯一的大夫學習醫術,辨識各種草藥,學習各種治療毒蟲咬傷的偏方、藥方,以及一些止血、接骨之術,7年下來,所學雖雜,倒也是算半個大夫了,在村裡的大夫進山的時候,雲青就是那個小大夫,為村民們做了不少的事情,獲得了村民的好評,雲青也因此有了些許成就感。

但這還不是全部,做大夫並不是雲青的終極夢想,這些年來,因為跟着大夫的關係,因此,也與進山採購各種珍稀山珍的商隊有了不少的接觸,這為雲青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窗口,終於是知道在山外,那些讀書人比這些會武功的人厲害的多了。

讀書人不需要舞刀弄槍,就可以身居高位,掌握生殺予奪大權,更重要的是,讀書人在山外極為受尊重,能讀書並做官,那絕對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雲青的小寨子自然不可能有讀書人的,也更不可能有人做官的。

因此,雲青通過商隊弄來了一些科舉考試的經典書冊,自11歲開始,在學醫的同時,開始暗暗讀這些聖賢之書,準備將來有朝一日能夠出山趕考,一朝高中,光耀門楣。

讀書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畢竟寨子太小,有啥事立馬大家都知道了。出人意外的是,沒有人對雲青讀書冷言冷語,反而大多是贊同甚至期待之色,如果他們小寨子能出個讀書人,也是很不錯的選擇,起碼將來他們的孩子也都有機會讀書識字。

因此,雲青開始光明正大的讀起書來。雲青的父母兄弟對他都很支持,這對於不能習武的雲青來說,絕對是最好的結局。

4年寒窗下來,雲青已經將經典爛熟於心,對其中很多的理解也自覺很是到位,於是,準備出山趕考,力爭此次考個秀才回去,因為,雲青可是聽商隊的一名管事說過,秀才主要是考背誦能力,能將經典爛熟於胸,考中秀才的幾率是很大的。

為此,雲父委託商隊帶雲青出山趕考,當然,為此額外支付了20株百餘年的珍稀藥材,商隊首領大喜的答應了下來。

一路行來,雲青很是好奇,同時,對山外充滿了期待,因此,心情始終非常愉悅,絲毫不將旅途勞累的苦放在心上。

話說商隊走的這條路是數百年來一點點的開拓出來的,但儘管如此,山路仍然崎嶇不平,整個商隊行進緩慢,當晚在路邊一個相對開拓平坦的草地安營紮寨時,也不過行進了二十餘里而已。雲青感到很詫異,照這樣的行進速度,等走出大山,等到達西陵郡雲陽縣時,科考估計早結束了。

這讓雲青心中無法平靜,於是就近問了一個商隊夥計。

夥計聽雲青如此問到,臉上機械的一笑說到:雲公子有所不知,這通往山外的路嘛,是先難後易,越往山外走,路就越平坦開闊,速度自然也會不斷提高的。而且商隊不僅在沿途建有數個補充駝山馬的給養站,在前面不遠處的龍潭溪更是建有一個規模不小的渡口,備有堅固的船隻和熟練的水手齊備,到那邊之後,我們就將在很長一段時間改走水路,順江而下,如此一來,路途能縮短近三分之一,速度更能數倍提升的。所以絕對能夠保證雲公子在2個月之內到達雲陽縣城的,而絕不會誤了公子的科考的。

哦,原來如此,看來雲某是杞人憂天嘍,多謝小哥。雲青恍然大悟的說到。

小事一樁,雲公子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招呼我以上就好了,對了我叫王明。夥計熱情的達到。

好的,那以後就要多麻煩王兄了。雲青謙遜的回到。

好,那我就先忙去了,就不打擾你看書了。說完,這個叫王明的夥計轉身離去。

雲青見此,自然不會再挽留,也就拱手一送。見王明消失後,雲青從背囊中拿出一本早已發黃的書,在油燈下靜心看了起來。

接下來的兩天,商隊的旅程依舊顯得很枯燥而乏味,白天悶頭趕路,晚上除了幾個守夜的夥計和幾條警戒的巨型獵犬外,商隊其他人都只能蒙頭大睡,畢竟這荒郊野外的,也沒什麼娛樂活動。

雲青倒不覺得無聊,白天看看路邊的風景,腦海中不時閃過一些靚麗的詩詞,心情不由十分舒暢,晚上一人挑燈夜讀,讀累了,仰觀星空群星,更是樂在其中。這樣的好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後面的日子麻煩接踵而至。

第四日,先是一陣暴雨從天而降,直接導致山路一片泥濘,行進速度大減。

第五天以後,天氣轉晴,路況倒是在逐漸好轉。但卻發現路上不斷遇上山體滑坡導致山路崩斷的情況,商隊眾夥計那是連續不停的忙着開路,怎一個累字了得。

這樣的日子連續持續了六七天,搞的夥計是叫苦連天,一直到第十一日,這樣的日子總算過去了,再未遇見山體滑坡阻路的情況,但商隊的日子並沒有因此好過,

第十二日開始,商隊進入了野獸出沒的高嵐嶺山區,整個商隊的氣氛不自覺的凝重了起來。不過之前一直養精蓄銳的30餘名商隊武師、護衛開始在商隊前面開道,商隊的兩翼則是由那些身手都還敏捷的夥計持鋼刀警戒。

最初,僅是僅遭遇了一些成群結隊的狼群、野豬等,雖然數量不少,但在這些武藝高強的商隊精英護衛面前自然不堪一擊,幾乎還沒等雲青看清楚大概有多少數量的時候,這些狼群野豬就都血肉橫飛的躺下了。

但隨着商隊繼續向前推進,商隊面臨的情形就越來越惡劣了,遭遇的猛獸也是越來越厲害。儘管商隊所走的路徑盡量繞着高嵐嶺的外圍前進,但受地形的影響,有時不得不深入高嵐嶺一些,此時,遭遇更兇猛的巨型猛獸毒蟲就毫不為奇了。

第十四日,商隊遭遇了自返程以來最大的挑戰,在一處還稍稍平坦的山地上,一群數量足有七八十隻的黑金豹群在前面50餘丈的地方堵住了去路。

黑金豹,以其毛髮黑亮如烏金而得名,體形一般可達1丈來長,性兇悍,四爪犀利,成年的黑金豹能輕易的洞穿一棵一人來粗的堅硬楠木,尤其可怕的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