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後,我抱緊破產大佬大腿許藝宋晏明試讀新章版 第4章_安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許藝忙到深夜,鍵盤噼里啪啦敲個不停,直到肚子里的孩子用力的踹了她一下,她這才暫停了回複信息。

二手奢品這玩意兒,問得多,但真正下單的人很少。

但對於許藝來說,能下一單就夠她生活一陣子了。

從下午忙活到晚上,她賣了好幾單,加起來有大概十二萬。

屋子裡的這一堆看似不起眼的東西,挨個查資料去了解價值,竟然加起來可以買套別墅了。

許藝想,大佬一無所有都能東山再起,把這些東西賣掉讓他重新開始,豈不是起來得更快?

許藝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內心雀躍……

「你跟宋晏明簽好字沒有?」

許藝剛端起一杯水,立刻就收到了這樣的一條短訊。

由於手機格式化,只留了宋晏明一個人的電話,許藝不知道這短訊是誰發來的,她回信息過去。

「你是?」

黃琪琪坐在ktv與一幫老男人喝酒,長腿架在茶几上,努力的秀自己的好身材,在看到許藝的信息時,當時就蒙圈了。

「你怎麼了,把我都忘了?」

女配的記憶突然湧現,許藝知道她是誰了,她就是女配眾多酒肉姐妹中最大的一顆毒瘤,黃琪琪。

要說女配後來染上艾滋去世,也是因為這個黃琪琪!

「黃琪琪?」

「啊?你叫我什麼?」

許藝一向是叫她琪琪,好姐妹,蜜蜜,什麼時候叫過她的全名。

「琪琪,怎麼了?」

「你跟宋晏明簽好字沒有,不是說好了嗎,簽好字給我打電話,我給你介紹個愛好這口的,這比你自己去找強多了,打胎錢還能狠狠撈一筆,這孩子也不算白來一趟。」

許藝:……

許藝捂着嘴到了水池邊吐出來,由於噁心感太劇烈,她發出陣陣呢咳嗽聲。

「怎麼了,宋太太……喂,你怎麼了?」

黃琪琪相當嫉妒許藝能成功上位當上宋太太的事,當時有多羨慕,現在就有多幸災樂禍。

「沒怎麼琪琪,我不離婚了。」

「你說什麼?」

黃琪琪站了起來,用手指了一下門口站着的服務員,點上一根煙,「音樂,把音樂關了!」

包間頓時安靜下來,「怎麼了琪琪?」

「沒事,姐妹遇到點問題,我來解決就好,大家繼續玩。」

黃琪琪理了理自己黑長直的頭髮,到了包間外,「你是瘋了吧,宋晏明破產了,你不離婚你想幹什麼?」

許藝正要解釋,黃琪琪連忙接話,「哦,我明白了,你是想頂着宋太太的帽子提高身價?好想法,我怎麼沒想到……」

「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打算和他離婚,想跟他好好過日子。」

黃琪琪眉頭蹙得很緊,對着走廊上的鏡子理了理自己卷翹的假睫毛,順帶着冷笑出聲,「你瘋了吧?是宋晏明威脅你了?」

「喪家之犬還敢欺負到你頭上,我找人去……」

「不用了,我跟宋晏明以後會好好過日子,我從良了,我會生下這個孩子。」

「你簡直瘋了,你以為他現在還是資產過億的宋總?今非昔比了,現在誰不想踩他一腳,想踩他的連帶着你也會被踩,你等着瞧吧,你會來求我的。」

「既然決定了,我就不會後悔。」

宋晏明多留了個心眼,剛才和許藝談話的時候往沙發里塞了個竊聽器。

他太想知道許藝的心意了,想要知道她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沒想到……她這次是認真的。

在車裡沉默了一陣,宋晏明點上了一根煙。

許藝洗澡出來,由於肚子太大,怎麼也套不上那件睡衣,忘記了開吹風,她急得在浴室出汗,正當她絞盡腦汁的時候,突然能想到了屋裡只有她一個人。

哎,只有她一個人,她穿衣服幹什麼?

許藝只好隨手往自己家身上裹了一根浴巾推開浴室的門。

從胳肢窩開始滾,露出圓潤的溝壑,漂亮的雙臂。

許藝呼吸一緊,宋晏明也比她好不到哪裡去。

他連忙背過身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會突然不穿衣服……」

「我也不知道你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許藝慌得一批,捂着自己往房間里去了。

門關上,鏡子里的她臉頰還是紅的。

雖然是夫妻,但女配也就只有下藥那一次跟男主有過,懷孕後女配開始了瘋狂的報復性消費,到處買買買,各種享受人生,根本不屑看他。

而男主也是個有事業心的,一心撲在公司上,這麼努力的人,竟然也會破產。

世事難料,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能有好結果的。

宋晏明站在陽台上,緊張得來回走。

如果許藝是真心知錯,那他必然要拋下一切成見與她好好過日子,過去發生了什麼不重要。

可她剛才……

宋晏明面紅耳赤,發覺自己無法了冷靜下來思考。

過去那些年裡,父母資助許藝,讓她到城裡讀書,由於她在城裡沒有家,父母可憐她,讓她到家裡吃飯,睡覺,還教她做人的道理。

第一次許藝來他們家吃飯的時候,一直吃素菜,對父母做的其他硬菜視而不見。

妹妹宋雨茜沒忍住問了句,「你為什麼不吃肉,是不喜歡嗎?」

許藝搖頭,她說,「我沒有吃過肉。」

那一刻,父母心疼壞了,自那以後許藝每次來家裡,都給許藝做很多好吃的葷菜。

許藝長了一張單純而不諳世事的面孔,尤其是那雙黑色的眼睛,明亮又清澈,輕而易舉就能得到對方的信任。

見過許藝的,沒有一個不說她單純的,但相處久了就知道,只是外表單純。

這些年來,他內心深處也把她當個小妹妹一樣,如果不是她趁父母出差那天往他杯子里放那種東西,還抱着他吻她,他是怎麼也想不到她會是這種人。

許藝換完衣服出來,宋晏明還在游神。

「晏明……」

許藝喊他的名字,他的目光對上她時再次臉紅。

搞得許藝本來調整好心情的,卻也跟着他一起臉紅了。

不是夫妻嗎,搞得這麼夾生,要不是肚子里還有他的孩子,她還以為他是純情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