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後,我抱緊破產大佬大腿許藝宋晏明試讀新章版 第10章_安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奢侈品不愁賣,許藝下午叫了快遞上門,將賣掉的東西讓快遞挨個取走,她看了一眼收益,已經快一百萬了。

一百萬看上去很多,但在江城卻做不了什麼,江城市中心房子十來萬一平,他們所住的這個偏遠的郊區也要兩三萬。

「喂……」

「我在門口,幫忙開門。」

對方語氣很冷,許藝從女配的記憶中找到了這個聲音的歸屬人。

「秦泰?」

秦泰是宋晏明的助理,也是他的好友,對宋晏明是一等一的忠誠。

「宋總讓我過來送水果。」

「宋總?」

「嗯。」

許藝伸手去接,秦泰無視她,將水果搬進了客廳。

「你怎麼知道楊昆?」

許藝愕然,秦泰卻極為認真,「我沒有跟你說過楊昆。」

宋晏明這人記性好,多疑,許藝提了一次他就記住了。

想也不用想,他是去問了秦泰,秦泰表示從未跟許藝說過楊昆這號人。

「你是怎麼知道他的,難不成你背着宋總,跟楊昆有什麼私下的來往?」

「是他讓你問我的?」

秦泰沒說,許藝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不是他讓你來問我,那我沒必要回答你,他要是懷疑就該親自來問我,而不是讓你問。」

秦泰被她堵得啞口無言,許藝問道,「他人呢?」

——

宋氏破產後,該賣的東西都變賣了,勉強平債,宋晏明並沒有找地方上班,而是在郊區租了個地下室創業。

地下室便宜,但陰冷潮濕,不見天日。

宋氏最開始就是靠着電子產品博出彩,宋晏明更是這方面的專家,宋氏沒了,手藝還在。

書里對宋晏明如何東山再起,只是渺渺幾筆,而當許藝踏入這間陰冷布滿蜘蛛網的地下室,她突然間有些想哭。

華麗的外表是假的,功成名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大佬是假的,這才是真正的他,破產後依舊在拼了命往死里乾的宋晏明。

「送過去了?」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他並沒有回頭,「她倒是提醒了我很多。」

「咳咳!」

秦泰咳嗽了兩聲,男人回頭,見許藝獃獃的站在秦泰的身後。

他一下從椅子上躥起來,身後的椅子變得支離破碎……塑料和鋼材落在地上,嘎吱一聲響。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霉味。

難以想像,女配打掉孩子拋棄他淪為其他男人的玩物,他是怎麼一個人挺過去的。

「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

宋晏明難得的眼底露出幾分慌張,找了個木凳讓他坐下。

怕二手貨質量不行,他甚至攤開大掌用力壓了壓,「坐……」

說完後朝着秦泰擰眉:你怎麼把她帶來了?

秦泰甩了甩頭:是她自己要來的,我攔得住她?

這裡只能算個小工作室,沒什麼人來,宋晏明和秦泰各自一個水杯,沒有多餘的杯子,甚至也沒有準備一次性紙杯。

過於慌亂,狼狽,宋晏明硬着頭皮將自己中午吃飯的碗洗了洗,給她倒上了一碗熱水。

他忙完這一系列動作,只見許藝正悠閑的跟秦泰說話,「是他的杯子嗎?」

「是我的。」

她放下,秦泰冷笑,「是他的,我的在這。」

許藝若無其事喝了他杯子里的水,宋晏明回頭將碗里的水倒進了水槽,放下碗。

「宋總。」

「這裡不適合你一個孕婦待,隨便看看就回去吧,我送你。」

「你都能待,我沒什麼不能的。」

秦泰正要問她楊昆的事,許藝來這一趟,也是為了告訴宋晏明她知道的一些細節。

「楊昆跟肖總走得很近,你們知道嗎?」

「你還知道肖總?」

秦泰眼珠子都瞪大了,宋晏明臉上也閃過幾分詫異。

「楊昆利用職務方便做空公司的賬,他把那些錢轉到哪裡去了?只有這個肖總清楚,追捕追得回來不一定,但這個楊昆是個很大的隱患。」

「據我所知,肖總的生意範圍在國外居多,他什麼也不怕,但是楊昆……」

正說著,宋晏明突然靠近她,男人身上不知不覺間多了幾分震懾感,「這些事你從哪裡打聽的?」

「你們要是還能重新調查賬目的情況,就會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到底是誰?你接近我……」

「疼,疼啊。」

許藝連忙甩開他的手,「晏明,你弄疼我了。」

「這些消息你從哪裡聽來的,你怎麼會知道?」

秦泰也提出了和宋晏明一樣的疑問。

「我……」

「說實話。」

許藝想了想,「黃琪琪你們認識吧?她身邊什麼人都有,一有這些消息她就會第一時間告訴我。」

許藝說到這,停頓了一陣,「除了肖總和楊昆私交密切,還有個叫范敬同的。」

「我之前在得知你破產後故意說離婚,要打掉孩子,很多人紛紛來找我,表示能過上我想要的生活。」

許藝一邊說,一邊看着潮濕的地面,「我跟他們虛與委蛇,開始確實是動搖過離開你,但也從中得到了不少消息,范敬同找到黃琪琪,說想讓我大着肚子陪他。」

「什麼?」宋晏明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都能聽到他雙手握拳的聲音。

「這個范敬同,他是吃了豹子膽了。」

許藝深吸了一口氣,「我讓黃琪琪多打聽了幾句,該知道的我知道得差不多了,但目前來看也只能到這裡了,黃琪琪覺得我玩弄了她,電話里還罵了我。」

「楊昆做空財務的事誰告訴你的?」

「是……」

根本沒人告訴她,書里是這麼寫的。

「是范敬同親口說的,他跟肖總好像也有生意上的往來。」

有沒有許藝不知道,這都是她猜得,一般反派都是聯手搞男主,所以她猜絕對不止肖總一個人。

秦泰轉頭坐在電腦前,噼里啪啦的敲了一陣,「有,他們打過電話。」

書里,秦泰這個角色就是專業的電腦高手,為宋晏明解決過許多麻煩。

「賬目還能不能調出來?」

「難,加了鎖。」

「解鎖需要多久?」

秦泰搖頭,「我現在訪問會留痕迹。」

他起身,面色凝重,「不用查了。」

「為什麼不查,現在要是查了。」

「楊昆出國了。」

宋氏已經完了,現在就算查出來賬目做空,之前項目虧損的錢也是實實在在的,追不回來。

楊昆不是一個人完成這些,他在公司有許多內應。

「沒關係,我們多多努力,一切肯定會好起來的。」

他這時候去跟那些人斗,他也鬥不過。

許藝之所以告訴他小心楊昆,是因為在他發達後他還會用楊昆一段時間,招來了諸多麻煩。

後來才漸漸揪出真相,他這才撩開膀子收拾他。

她將這一切提前了,大佬有準備就不會走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