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內閣首輔魏藻德和他的黨羽聽到李邦華捐家產時,紛紛低頭冷笑不止。

高情商:捐錢升職。

低情商:賣官!

他們笑李邦華官迷,沒腦子,李邦華已經是二品大員,加少傅銜,再往上就是三公正一品了。

如果時間倒退一年,捐錢買官的行為還說得過去,畢竟那時候的大明朝還有口氣。

現在大明已經是大廈將傾,危如累卵。就算籌款白銀百萬兩,也阻止不了滅亡。

何必呢?

不如留着錢,早早做改朝換代的準備。

更可笑的是,崇禎只說了句大大有賞,卻沒說賞賜什麼,分明是空口之談。

「臣王之心,累受皇恩,願捐捐出半數家產,以助剿賊!」東廠提督王之心隨後跪倒在地,忍痛捐出一半財產。

崇禎嘴角抽了抽,這廝是真財迷,被敲打過後還敢保留一半家產,屬實有點人為財死的意思。

他眯着眼,心裏雖然不滿,臉上卻裝作十分高興的樣子:「王之心忠心可鑒,官升三品!」

王承恩也想捐,可他的錢早就捐了,兜里僅剩的十兩銀子也拿不出手,頓時有些懊惱。

吳夢明想起朝會前崇禎召見時說過的話,為了迎合皇帝也為了自保,只能硬着頭皮說道:「臣,願捐銀一千兩!」

「好!吳指揮使官升一級!還有沒有捐銀子的?」

「臣願捐銀五百兩,以解燃眉之急。」

「臣願捐一千兩。」

「臣願捐八百兩。」

……

在李邦華的帶領下,四十多個朝臣紛紛捐款。

崇禎算了算,捐的銀子從幾十兩到上千兩不等,總數不過五萬兩!

「還有沒有要捐銀子的?」崇禎面無表情再次詢問。

百官們鴉雀無聲。

想捐的都捐了,剩下的用沉默表達了態度。

「好!」崇禎頓了頓,「既然沒有捐銀的,朕要借錢了。」

「有沒有借錢給朕的?」

借錢?

聽到這兩個字,內閣首輔魏藻德差點笑出聲。

崇禎啊崇禎,你貴為一朝天子竟然向臣子借錢,你不要臉面難道皇家也不要嗎?

現在這個情況,借和捐有區別嗎?募捐都募不到錢,借錢會有人借給你?

簡直是豬腦子!

其餘人卻有不同的想法。

如果崇禎向他們借錢,能不借嗎?

顯然不行。

該怎麼應對呢?朝臣和勛貴們低着頭苦思冥想。

王承恩見無人應答,有些着急。這樣下去怕是要冷皇爺的臉面,於是急忙向王之心眨眼。

王之心被王承恩瞪得難受,在心裏嘆了口氣,再次跪倒說道:「萬歲,臣願借五百兩助朝廷剿賊。」

「好好好…孺子可教也!」

又等了片刻,見眾人不說話崇禎直接點名:「戶部左侍郎?」

戶部左侍郎王正治先投降李自成,後投降建奴,長了一副貞潔的臉卻有着婊子般的性格。

崇禎決定先拿他開刀。

王正治暗地裡撇了撇嘴,規規矩矩的站出來拱手施禮:「萬歲,臣在。」

「家裡有多少現銀?」

「這…」王正治有些猶豫,問的太直接了,他知道崇禎肯定憋着壞,但不知道是什麼壞。

想了想,最壞的結果是抄家。

如果真敢抄他的家,李自成來了他第一個打開城門。

王正治算清家裡銀子的零頭後說道:「回萬歲,臣家裡有現銀約有百兩,其他財產倒是有一些,不過都物件,不是現銀。」

「哦。」崇禎眯着眼,「既然錢不多,朕就少借點,借一半如何?」

王正治一臉的不可思議。

崇禎窮瘋了吧?

一百兩銀子都不放過 …

「這…」他想說不借,卻懾於皇帝的威嚴張不開口。

借?

借出去的錢肯定要不回來。

憋了好一會,他才磕磕巴巴的說道:「陛下,臣上有老下有小,五十兩銀子怕是花不了幾天。」

「王侍郎放心,只要有朕一口吃的,就餓不到你們全家。」

崇禎的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王正治也不好再反駁,只能哭喪着臉答應。

崇禎面無表情的繼續問:「工部范尚書何在?」

工部尚書范景文躬身施禮,「臣在。」

「家中有多少現銀?」

范景文畢恭畢敬的說道:「現銀不足五十兩。」

「既然這麼少,朕就不跟你借了。」

其他人眉毛一挑,抓住了重點。

雖然范景文說的是實話,但只要像他一樣裝窮裝可憐就能躲過一劫。

「張縉彥何在?」

「臣在。」

「家裡可有現銀?」

兵部尚書張縉彥一臉為難的跪倒在地:「回陛下,臣為官清廉,家裡早已無錢可用。」

王正治斜視着張縉彥,心中感嘆:這廝太狠了,竟然一文錢都不想借。

崇禎面無表情的問道:「張尚書說的可是實話?」

「臣,不敢說謊。」

「內閣首輔?」崇禎臉色越來越難看。

在眾人的注視下,內閣首輔魏藻德緩緩出列,不緊不慢的說道:「臣願借五百兩銀子,以助剿賊!」

「不不不,魏卿錯會了朕的意思,朕是問你家中有多少現銀!」

魏藻德心中冷哼一聲,朗聲說道:「臣家境貧寒沒有現銀,靠借錢度日,剛才的五百兩銀子也是臣借的。」

王承恩站在旁邊咬牙切齒,這些人貪的錢比國庫還多。朝廷危難之際不但不慷慨解囊,反而一毛不拔,實在可恨。

他看着崇禎皇帝的背影,恨自己不是魏忠賢,無法震懾朝堂,不能為皇帝解憂。

「成國公?」崇禎毫不在意,隨即把目光放到這位一等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