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成國公朱純臣祖上是燕王朱棣麾下一名副千戶,因功被封為成國公,世襲罔替。雖不是富可敵國,卻也比大明國庫的錢多了幾十倍。

然而,朱純臣沒給崇禎希望,跪地說道:「臣…祖上世受皇恩,世襲一等公,雖家大業大,但流賊將至,已將家產分給奴僕,讓他們逃命去了。現在府上存銀不足五百,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這句話一出,皇極殿冷了下來。

朱純臣的話很明顯,他寧願把錢給手下的奴僕,也不會給崇禎一分。

崇禎看着滿朝文武,面如死灰:「眾卿…說的可是實話?」

魏藻德十分老練的叩頭說道:「京師三大營的士卒尚且缺八個月的餉,滿朝文武缺的俸祿不比他們少。」

「籌餉一事,請萬歲另想它法!」

「請萬歲另想它法!」

呵呵!

崇禎朝吳孟明瞥了一眼,看到他點頭後,轉頭看向文武百官,之前的陰霾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冷笑。

「如果眾卿說謊,是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眾臣暗笑不止。

欺君又如何?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崇禎敢殺人?

大明朝要完了,只要留得性命在,李自成來到北京,他們還是朝臣。

「萬歲!」魏藻德再次叩首,「臣等為國為民操勞半生,不敢欺騙,望萬歲體恤我等一片忠心。」

「首輔大人說的好。」崇禎啪啪鼓掌。

其他人頓時鬆了口氣,以為躲過一劫時,卻見崇禎帝嘴角帶着一股邪魅的笑容。

「好啊!好!」崇禎猛地一拍龍書案,「眾卿既然說的都是實話,如果朕發現有人說謊,別怪朕不客氣。」

幾個人先是一愣,隨後繼續沉默。放狠話而已,三歲小孩子都會的東西。

「吳孟明!」崇禎臉色寒冷至極。

「臣…在!」身為錦衣衛都指揮使,吳夢明膽子大的很,但是今天,看着崇禎皇帝的表情,聽着他說話的語氣,後背發涼。

「朕剛才說的話都記下了?」

「記…記下了!」

「你親自帶隊去戶部王正治府上去搜,如果搜出的現銀超過一百兩,不用稟告朕,直接籍沒家產。財產清點完畢後送往戶部,家眷押到鎮撫司聽候發落。」

前一刻還在得意的大臣,聽到崇禎的話後馬上變了臉。

尤其是王正治,他頓時慌了,堂堂戶部左侍郎,朝廷三品大員,家裡怎麼可能不超過一百兩銀子?

他那麼說只是賣慘而已。

可朝堂上那麼多人賣慘,為什麼只搜他家?

王正治先是看向魏藻德,見對方沒有反應,立刻思索對策。

片刻後,他冷靜下來,叩首施禮道:「萬歲,臣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竟然要被抄家。」

「請萬歲明示!」

王正治清楚的很,如果崇禎在沒有罪名的前提下抄家拿人,那麼朝堂上的眾臣能用唾沫把他淹死。

想治罪,可以。

理由必須充分。

這是政治遊戲的基本規則,就算皇帝也不能違背。

否則朝堂會失控,皇帝會成為史官筆下的昏君,承擔千古罵名。

而崇禎自登基以來最在乎的就是名聲!

崇禎冷冷一笑,不等他說話,左都御史李邦華出列說道:「陛下,臣彈劾戶部左侍郎王正治,其罪有二。」

「一,貪腐之罪;王正治他祖上家境貧困,為官十七年,家產卻超過十萬,那些錢必是貪腐而來。」

「二,結黨之罪;與內閣結黨營私,排除異己,妖言亂政。」

「請陛下治他的罪!」

「臣附議!」

「臣也附議!」

在李邦華的帶領下,都察院的人跪倒一片,紛紛要求懲治王正治。

王正治臉色極其難看,他沒料到李邦華竟然主動發起攻擊。都知道他是內閣首輔魏藻德的心腹,此時彈劾他的意圖已經不言而喻。

不等他反駁,卻見崇禎微微一笑,說道:「李御史言重了。」

???

王正治和李邦華同時一愣。

王正治被崇禎整的不會了,前一刻還要治自己的罪,後一刻就變卦?

李邦華更是懵逼,陛下親口說抄沒王正治的家產,怎麼又改口言重了?

難道說給王正治安排的罪名不合理?

崇禎面帶微笑着說道:「王侍郎說他府上現銀不超百兩,如果是真的,說明他是個大大的清官,忠臣。」

王正治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崇禎繼續說:「如果搜出來的現銀超過了一百兩兩,只有兩種可能。」

「一,那些錢不是王侍郎的。有可能是偷的,也可能是搶的,不管怎麼來的,肯定都是不義之財。」

「二,王侍郎故意欺騙朕,犯了欺君之罪。」

「王正治,你自己說,是一,還是二?」

大殿內,鴉雀無聲,眾人齊刷刷看向王正治。

「一…二…臣的意思是,不不不,臣…」

王正治整個人都傻了,他萬萬沒想到崇禎竟然有這麼大的腦迴路。

如果他回答一,按照大明律必死無疑。

回答二,凌遲處死都算開恩。

怎麼辦?死局!

見事態已經無法挽回,王正治決定用陽謀,你崇禎不是想用大臣的家產充作軍餉嗎?

那就挑明了說!

他跪在地上乞求道:「臣冤枉。若是陛下缺錢,臣願捐出全部家產以做軍餉!請陛下看在臣忠心耿耿的份上,看在臣為大明操勞半生的份上,饒了臣的家人!」

說話的同時,王正治眼淚和鼻涕同時留下,給人一種很慘的感覺。

滿朝文武嫌棄的看了一眼王正治,隨後同時看向崇禎,眼神里寫滿了詢問。

崇禎可以搞錢,但不能通過這種方式搞錢。

這是原則性的問題。

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不是下一個王正治。

崇禎冷哼一聲,他背過雙手不懈的說道:「就憑你也想資助朝廷?你也配!」

「朝廷是缺錢,但內帑還有兩百萬兩銀子,朕豈會淪落到靠抄家來補充國庫!」

此言一出,滿朝皆驚!

所有人,包括王承恩都傻了。

二百萬兩銀子是什麼概念?

崇禎十五年以來從沒打過這麼富裕的仗。

魏藻德怕此事有詐,急忙詢問:「陛下,若內帑有錢,何不早早拿出來使用,也不至於讓朝廷如此窘迫。」

崇禎微微一笑:「朕知道你們心中有慮,這二百萬兩銀子朕此前也不知道,是昨夜夢中祖父皇帝託夢告訴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