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午夜時分,抖音。

一條遊戲資訊,熱度不斷暴漲,短短几小時,衝進遊戲熱搜榜榜前十!

引得數百萬網友圍觀討論。

視頻:露娜月下飛雷神。

文案:疑似初代王者宙斯復出!

視頻里,伴隨燃爆心扉的BGM,殘血的原皮露娜追着使用飛雷神的鏡,左右騰挪,宛若神跡降臨,饕餮般的視覺盛宴,驚呆一眾網友。

性感母蟑螂:我嘞個騷剛!本以為露娜追開大的哪吒,已經是手法操作的極限!這位更是重量級,直接追着開大的鏡亂飛!」

火雞味鍋巴:尼瑪這露娜手速得有多快,才能追得上飛雷神啊,逆天!凡人之軀,比肩神明!

老師,我家子涵呢:不知道大家覺察出來沒有,每隔一段時間,王者就會出現一位頂級手法哥稱霸峽谷,哎!文案啥意思啊?

不少細心的網友,發現文案不對勁之處。

初代王者宙斯?

宙斯是誰啊?

這露娜玩家宙斯,莫不是近期崛起的滿級小孩哥?

這時候,有位老玩家的科普,被頂到榜首。

爺傲奈我何:宙斯,性別不詳,年齡不詳,王者開荒賽季的代表人物之一,活躍於S1到S7賽季,俗有最強上單玩家的稱號,代表英雄花木蘭關羽楊戩,單賽季最高段位保持者(榮耀王者522星)!

爺傲奈我何:創建遊戲戰隊英靈神殿,霸榜全國榜第一,長達一年!S8賽季,英靈神殿對外發佈訃告,宙斯意外去世,至此,英靈神殿走向沒落。

網友看完,倍感震撼。

王者起始賽季竟然有如此強悍的玩家!

這輝煌的履歷,放眼整個王者圈,那也是相當炸裂的存在!

但緊接着,有人提出質疑。

「按照他說的時間線,七年前,宙斯就死了,那現在冒出來的宙斯,又是哪位,模仿者嗎?」

評論區熱火朝天的討論。

宙斯兩字,登上熱搜榜!

今夜註定是老玩家的不眠之夜!

…….

泉城,RW俠訓練基地。

霧氣繚繞的茶水休息室,一名身穿RW隊服,蓄着狼尾發的小眼睛青年,翹着二郎腿,吃着旺仔牛逼糖,無聊的刷着抖音。

此人不是別人。

正是人稱對抗路之神的Fly!

為了延續職業壽命,繼續在職業賽場發光發熱,他告別待了七年的老東家——重慶狼隊,毅然決然轉會到濟南RW俠戰隊!

這時,一名胖呼呼的青年,推門而入,臉上洋溢着激動笑容,三步並作兩步向前:「牛子哥,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把你盼來了。」

「哎吆,笑影!」

Fly趕緊起身,摟住笑影肩膀,擠眉弄眼的調侃道:「RW俠伙食不錯嘛,你最近可是胖了不少。」

笑影老臉一紅:「嗐,沒辦法,誰讓魯菜好吃到爆!改天我請你吃這地方特色——把子肉,保准你一吃一個不吱聲!」

「行!」

兩人相視一笑。

昔日賽場勢如水火的對手,如今並肩作戰的隊友!真乃造化弄人。

笑影問道:「新地方,住的還習慣嗎?牛子哥。」

「地方挺好,」Fly抱着後腦勺,望向天花板,感慨道,「就是晚上沒了小胖、妖刀的磨牙呼嚕聲,還真有點不習慣。」

「沒事,交給我,」笑影毛遂自薦,「趕明我就搬到你宿舍,磨牙打呼嚕,我最在行了。」

「開個玩笑。」Fly摸摸鼻尖說道,「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

「哎呀,瞧我這豬腦子,差點忘了正事,」笑影一拍腦門,神情忽然變得嚴肅,「牛子哥,你抖音刷到沒?」

「刷到什麼?」

Fly不明所以,端起茶水,喝了一大口,瞥了眼笑影,含糊不清道,「表情突然那麼嚴肅作甚?」

笑影沒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道:「遠古大神宙斯復出了!」

「哦,宙斯復出。」

「我還以為啥大事呢,等等!」

「噗——」

Fly噴水,神情極速變換!

錯愕。

吃驚!

無比震驚!

「宙斯復出!!!」

「宙斯不是….死了嗎?」

Fly表情管理徹底失控,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笑影,彷彿下一秒,就會將後者撕碎。

他僵硬扭頭,聲音略顯震顫。

「你從哪知道的這件事?」

笑影咽了口唾沫,,拿出手機,調出張大仙的直播回放展示給Fly:「不久前,張大仙王者首播,宙斯上線,與大仙和XYG隊員五排了一局。」

Fly奪過笑影手機,閉目深呼吸平復情緒。

然後,猛然睜眼,瞪到最大,看起視頻。

笑影眼角餘光掃向Fly,心想,你這瞪眼和不瞪眼,有區別嗎?

少頃。

Fly表情緩和,吐出一口濁氣。

激動的情緒歸於平靜。

他按摩眼袋,極為篤定的口吻:「這人不是宙斯,我不知道這人怎麼登錄宙斯的賬號,但我肯定,他不是遠古賽季時的宙斯。」

「且不說宙斯真死還是假死,單憑這手藏劍於拙的打野,與宙斯雷厲風行的莽夫打法,迥乎不同,更別提宙斯根本不會玩除上單以外的英雄!」

笑影若有所思點點頭。

他入坑王者時,恰好是宙斯時代落幕之際,因而對後者的諸多事迹,全是道聽途說。

Fly不同,親身經歷者,入坑於宙斯稱霸的時代,高分段多次與之交手,後面甚至加入了了宙斯創建的戰隊,成為頂尖戰力。

可以說,Fly對宙斯很了解。

「只看操作,這二代目宙斯,有職業水準,倒是蠻符合他宣稱的職業青訓隊員身份。」

Fly眼眸深邃,他十指交握,宛若黑幫教父:「笑影,你向教練反應反應,看看咱們RW俠的青訓營,有無符合二代目宙斯自述情況的青訓隊員。」

笑影點頭如搗蒜。

「好,交給我。」

臨走之前,笑影提醒道:「牛子哥,明早八點集合,飛去成都,參加王者八周年慶典。」

「曉得了。」

望着笑影離去的背影。

Fly回憶方才的視頻片段,喃喃自語道:「他們都說你死了,但只有我才知道。」

「你沒死!因為我們之間還有一個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