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陶酥光速變臉,笑眼彎彎,如獲至寶接過鈔票。粉嘟嘟的臉頰,紅彤似蘋果!

她趕忙將鈔票塞進褲兜,又是給蘇恆捏肩,又是捶背,噓寒問暖道:「哥,餓不餓?」

儘管蘇恆吃過紅燒羊頭,但夜間運動鍛煉,消耗了不少體力,倒是有些餓了。

「吳媽今天過來串門,帶了不少雞鴨魚肉,還有瓜果蔬菜,我全放進冰箱了,你看着隨便做做吧。」

「Yes,Sir!」

……

客廳里,方形餐桌。

四菜一湯,噴香熱氣,色澤誘人。

陶酥解掉小熊圍裙,成就感滿滿:「紅燒茄子,小酥肉,清炒馬鈴薯絲,涼拌黃瓜,西紅柿疙瘩湯!全是你愛吃的,快嘗嘗。」

蘇恆拿起筷子,淺嘗輒止,細細回味,在妹妹緊張期待的目光注視下,他拍手稱讚:「針不戳,色香味俱全,廚藝見漲啊陶酥!」

陶酥長舒一口氣,心裏樂開了花,她抱着手臂,揚起下巴:「那是當然,我可是天才美少女。」

「誇你兩句,還裝上了,趕緊坐下吃飯。」

陶酥撇撇小嘴,做了個鬼臉:「嘁!就會欺負老實人,嗶!」

埋頭扒了幾口飯之後,陶酥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眨巴着卡姿蘭的大眼睛,神秘兮兮道:「哥,我一模成績出來了,猜猜我總分多少?」

蘇恆端碗,小抿一口疙瘩湯,不咸不淡道:「六百二十分到六百三十分之間。」

「沒勁兒!」陶酥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垮起小貓臉,「每次都能猜對。」

蘇恆伸手,賞了對方記腦瓜崩:「知妹莫若兄,我還能不知道你的學習水平嗎?」

「哎吆,你幹嘛,超痛的好不好。」

陶酥吃痛,雙手捂着額頭,癟嘴道:「一模我考了六百二十三分,年級前十,班主任說,依我現在的成績,重點本科穩穩的,不過985院校,還有不小差距!」

「So?」

陶酥興緻勃勃道:「我想效仿你,通過特長生的方式,考入心儀的頂尖大學!」

陶酥抬頭望向角落處的陳列櫃,各式各樣的獎盃獎章熠熠生輝:「哥,說實話,我真羨慕你,國家級運動健將,直接保送京州體育大學,壓根不用體驗高考的苦。」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

蘇恆淡然若水:「要是小時候,你跟着我每天長跑,你現在少說也是國家一級運動員。」

陶酥翻了個白眼,吐槽道:「誰家小孩,九歲時像你一樣變態,每天早晨雷打不動,萬米長跑!」

「陳穀子爛麻子的事,別扯那麼多沒用的,我勸你趁早打消走體育特長的念頭,距離高考還有半年,即便你算夜以繼日的練,也是無用功。」

蘇恆警告道:「最後打不了級,哭都沒地方哭去。」

「哎呀,哥,我知道,我不走體育,是其他特長啦。」

蘇恆狐疑道:「美術?書法?舞蹈?」

「別告訴我是打籃球。」

「都不是!」陶酥昂首挺胸,一字一句道:「是電競!」

蘇恆怔住,一臉詫異!

電競?

自家妹妹小時候,玩個森林冰火人,都手忙腳亂,一副大腦發育不完全,小腦完全不發育的殘疾樣。

那是一點遊戲天賦都沒有。

現在卻想通過電競特長生的身份,考大學,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蘇恆大腦急速運轉,很快冷靜下來。

因為電競專業,全稱為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前世身為KPL教練,他對電競行業頗為了解,除了耳熟能詳的職業電競選手外,還有解說、裁判、策劃….一系列的職業!

陶酥趁熱打鐵道:「我心儀的那所985院校,今年開設電競專業,招收電競特長生,培養遊戲解說,我口才表達那麼好,簡直是為我量身定製。」

「而且,老師說,電競行業方興未艾,發展前景巨大!」

「打住!」

蘇恆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陶酥瞬間神經繃緊,心涼了半截,看着哥哥那毫無表情的面孔,多半是不同意。

氣氛凝滯,針落可聞。

蘇恆眼神柔和:「既然想好了,那就試一試。」

這下子,輪到陶酥驚詫了:「你不反對?」

蘇恆咀嚼茄子,反問道:「我為什麼要反對?」

陶酥結結巴巴道:「在別人看來,玩遊戲就是不務正業,那些考不上大學的差生,才會這樣干。」

蘇恆笑了:「我天天窩家裡打遊戲,也沒見考不上大學。」

陶酥實在沒想到,這位嚴厲的兄長,竟然會如此開明,她心跳加速,語速快到飛起:「這麼說,你同意了?」

蘇恆微微頷首:「嗯。」

「哦耶!」

陶酥激動不已,一蹦三尺高:「蘇恆萬歲!」

不過。

興奮過後,問題接踵而至。

電競特長生,需要到專業的教育機構去培訓,高額的學費成為亟待解決的難題。

陶酥無比清楚,父母的遺產存款,還剩幾萬塊錢,如果拿出來交了她的培訓費,以後的生活質量將會下降許多。

「錢不是問題,我有辦法,你安心去培訓。」

聞聽此言。

陶酥看向回卧室的蘇恆。

心裏暖意流淌,頗為感動。

自己這位哥哥,刀子嘴豆腐心。

還是很寵她的!

過了一會兒。

蘇恆去而復返,手裡多了張紙。

「這是什麼?」

陶酥接過,好奇的問道。

「保證書。」

陶酥不明所以,低頭看去。

「哥哥蘇恆承擔妹妹陶酥學習電競專業期間產生的一切費用,妹妹保證,高考結束前,承擔家裡一切勞務,包括但不限於做飯、洗衣服、刷馬桶…..」

「妹妹桃酥保證,高考結束後,暑假打工所得錢款,全部交給哥哥蘇恆,統一處置!」

蘇恆笑眯眯點點頭。

陶酥香肩顫抖,這哪是什麼保證書,分明是毫無人權的「黑奴勞務合同!」

「我本該想到,你這麼爽快答應,肯定沒安好心,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窮!我認了!」

陶酥縱然心裏萬般不情願。

也是無奈簽字畫押!

蘇恆吹吹未乾墨跡,懶洋洋道:「我是你親哥不假,但可不是免費的ATM**機。」

陶酥氣鼓鼓,生起悶氣。

「對了,還有一件事。」

蘇恆收起保證書,問道:「你平時直播看的不少,有什麼直播平台適合做遊戲直播?推薦推薦。」

陶酥注意力被轉移,驚奇道:「咋?你想直播?」

蘇恆點點頭:「有這方面打算。」

陶酥也是很無語,自己這哥哥,天天打遊戲,居然連直播平台都不了解。

「首選B站,流量最大,字母B,站台的站。」

「行,我知道了,你早點睡覺。」

「知道了,老爺,奴婢先行告退。」

「發什麼顛?」

「簽了賣身契,我不癲誰癲?」

蘇恆:「……」

回到房間。

蘇恆將保證書揉成紙團,隨意丟進垃圾桶,他拿起手機,念叨道:「B站,B站,B站……」

這時,妹妹陶酥發來消息。

「晚安,哥哥,好夢。」

蘇恆浮窗回復晚安,嘴裏念念有詞:「D站,D站,D站…….」

百度搜索P站。

下載第一條搜索結果。

安裝完成。

蘇恆打開D站,立刻被裏面的內容所吸引。

「這就是D站嗎?怪不得都喜歡在D站耍短視頻,該說不說,有些勁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