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蘇恆看着自身暴漲血量,果斷釋放冷卻好的二技能,標記逃跑的鏡,大招新月突擊起衝刺:「現在想逃?遲了!」

月光爆閃,劍起頭落。

氣焰囂張的鏡成為劍下亡魂!

隊友瘋狂扣6,文字聊天界面瘋狂滾動。

指法芬芬(牛魔):我滴飽飽啊,宙斯,你管這叫什麼連招?月下飛雷神?

秀豆(孫尚香):太強了!誰是鏡,誰是露娜?到底是誰在飛雷神!

靈夢(王昭君):恐怕這是歷史最強的小綠豆露娜,妥妥兩萬分水平,恐怖如斯!

不光是己方,連敵方都震驚的瞠目結舌!

公孫離:媽耶!追着飛雷神鏡飛,露娜還是人類嗎?別這樣,我害怕!

張飛:我喜歡的主播說,露娜大招只能用一次,格老子的,勾扒他騙我!

姬小滿:誰再說我超標,我把這段露娜飛雷神的視頻,甩到他臉上,還不削弱露娜?

游戲裏。

敵方米萊狄,見勢不妙,丟下兩個小機械人,開啟疾跑,匆匆忙忙往中一塔逃去。

哪知道,小機械人,見「媽媽」米萊狄轉身就走了,急忙調轉方向,嘎噠嘎噠追了上去。

於是乎,原本阻攔蘇恆的小機械人,成了蘇恆刷大追擊的踏板!

一技能標記兩個小機械人。

斜向飄動兩次大招,追到米萊狄。

一套樸實無華的連招,直秒掉敵方脆皮法師!

米萊狄到死都沒想到,害死自己的人啊,居然是自己的冤種孩子!

峽谷響起多連殺播報音!

「Double-Kill!」(雙殺)

蘇恆露娜斬獲雙殺。

敵方鏡,汗流浹背,早已沒了開局時的狂妄,剛才那波追擊,已然嚇破膽!

鏡:卧槽!你怎麼做到的?

蘇恆知道,自己方才的離譜操作,已經把對方征服,畢竟電子競技,實力為王!

宙斯(露娜):想學啊?我教你。

以德報怨,絕殺!

而這波雙殺過後,敵方軍心渙散,兵敗如山倒,在巨大經濟優勢的情況下,蘇恆一方九分鐘推平敵方水晶!!!

結算界面。

蘇恆5杠0杠2的露娜,獲得金牌MVP!

綜合評分12.0。

蘇恆捏動指關節,自言自語:「隊友太強,對手太弱,不然評分還能再高點!」

這時,指法芬芳發來消息。

先是一頓天花亂墜的稱讚,隨後問道。

「這次回來,有什麼打算?」

剛想回復,手機電量歸零,罷工關機!

「沒電了啊。」

蘇恆對此見怪不怪,拿過充電器,給oppoA5充上電,伸了記懶腰,側頭望向窗外,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萬事俱備,坐等明天開播。」

「奧對了,得找個直播平台。」

蘇恆一拍腦袋,忽然想起這件事,但平日里,除了打王者榮耀,再無其他「消遣」方式。

直播、短視頻,從未看過。

「等手機開機,上網搜一下吧。」

…….

張大仙直播間。

宙斯露娜「月下飛雷神」操作,驚艷眾人,直播間在線人數,暴增到百萬人!彈幕滿屏飛。

「宙斯秀麻了!」

「牛逼哄哄!中期那波,宙斯是故意被對面蹲,卡好等級,利用進化水晶,逆天改命!」

「這就是開服賽季的神嗎?真滴強!」

觀眾紛紛詢問宙斯在哪直播?

但卻得不到一個準確的答案!

這邊,大仙、秀豆等人,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遊戲組隊房間,秀豆心悅誠服,當著百萬觀眾的面,開麥給宙斯賠禮道歉。

不過,宙斯再次斷線失聯!

秀豆撓撓頭,一臉愧疚,他吞吞吐吐道:「仙哥,他是不是生我氣了?」

「放心吧,豆兒,」大仙寬慰道,「宙斯不是小肚雞腸之人!」

秀豆默**口,心稍安。

大仙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遲疑過後,像是下了某種決心,他朝秀豆說道:「通知一隊二隊,還有青訓的弟弟們,讓他們用大號,加入游戲裏的戰隊英靈神殿!」

「爭取短時間內,把英靈神殿打上全國百強戰隊!」

「好的仙哥!」

大仙想法很簡單,既然宙斯回歸,那麼他一手創立的英靈神殿,也該從沉寂中復蘇!重走巔峰之路!

「不管是不是你!我作為英靈神殿的副隊,都有義務對這支遊戲戰隊,負起責任!」

大仙拳頭握緊,注視着滿屏「宙斯無敵」的彈幕,不動聲色道:「王者圈,要變天了。」

…….

深夜,龍騰小區。

蘇恆**上身,熱氣騰騰。

剛做完一百個俯卧撐、仰卧起坐,他神采奕奕,久坐打遊戲的疲憊感,一掃而盡。

一邊用毛巾擦汗,一邊看着落地鏡中的自己,他心滿意足的點點頭,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為保證良好的競技狀態,不練好身體怎麼行?

手機電量充到一半。

蘇恆開機,一瞬間。

數十條威信消息撲面而來!

來信人叫陶酥,是他的妹妹。

「享年」17歲,一名即將高考的高三學生。

時間:22點40分。

「親愛的哥哥,在嗎?」

「借我兩塊錢,買根烤腸吃。」

「視頻電話已取消。」

「不理人?」

「兩塊錢都不借?」

「你有把我當成你的親妹妹嗎?」

「我要讓你永遠記住這一天!」

時間:22點50分。

「哥,借我五塊錢車費。」

「視頻電話已取消。」

「語音電話已取消。」

蘇恆看向實時時間,十一點半。

這時,門外客廳傳來乒乒乓乓聲。

緊接着,蘇恆卧室木門被從外撞開,一道動若狡兔的藍色靚影,飛馳而來!

奶凶憤怒音隨之響起。

「你妹的,蘇賊,拿命來!」

蘇恆眼皮不抬一下,伸出右手,按住藍色靚影的腦袋,使其奪命的頭槌攻擊失效。

「冷靜點,我手機沒電了,沒看到。」

陶酥氣的馬尾飄飛,嬌眼飽含屈辱熱淚,她張牙舞爪,小拳頭痛扁空氣:「我信你個大頭鬼,借錢的事暫且不談,說好今晚去學校接我,走讀的同學都走光了,也不見你人影!」

「你人呢?」

「忘記了。」

陶酥杏眼圓睜,微微鼓起的**,高低起伏:「一句忘記就完事了?你知道對於一個處在青春叛逆期的少女,這件事會造成多大的陰影嗎?」

蘇恆左臂一晃,如魔術般,變出一張紅色百元大鈔:「夠嗎?」

陶酥叉腰,又氣又笑:「收起你那充滿銅臭味的大錢,我蟲小接受的教育告訴我,你看錯人了!」

蘇恆手指一展,一張變五張。

「夠不夠?」

陶酥面無表情,盯着百元大鈔。

「哎呀,我親愛的哥哥,看人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