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游戲裏。

蘇恆露娜,多次光顧發育路,搞得敵方公孫離叫苦不迭,縱使旁邊有張飛套盾保護,但她還是屢次遊走在鬼門關邊緣,險些喪命!

全部聊天界面。

敵方公孫離氣急敗壞,忍無可忍!

公孫離:露娜,什麼意思?我上輩子是吃你家大米了?這輩子往死里針對,不給點遊戲體驗。

公孫離:俗話說的好,再一再二不再三!我警告你…再針對姑奶奶我,再針對我,算….算你捏到軟柿子了!

宙斯:……..

敵方鏡,見自家妹子公孫離被欺負,當即化身阿里嘎多沸羊羊桑,他在心裏暗暗發誓,無路如何,都要替自家妹子,出一口惡氣!

對局進行到六分鐘。

指法芬芬點擊敵方頭像,提醒道。

「注意,對面鏡、米萊狄,他們視野消失了!」

「收到。」

蘇恆一邊刷藍BUFF,一邊看向小地圖,推測起兩人的位置,結合上下兩路反饋的消息,以及經濟面板,他很快便鎖定中左草!

新一波中線即將交匯,己方王昭君支援對抗路暴露視野,這波線,身為打野的自己,一定會去補。

那麼,中左草,將是敵方最佳伏擊位置!

「不出意外,鏡和米萊狄就躲在那!」

蘇恆嘴角上揚,他決定來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將計就計!

蘇恆操控着露娜,慢慢靠近中左草叢!

當左腳踏入草叢的那一刻,另一端,鏡和米萊狄的身影乍現!

拄着拐杖,戴着海盜眼罩的米萊狄,當即開啟大招浩劫磁場,射出信號標記。

蘇恆露娜頓時被暈眩在原地!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敵方鏡秒速跟進,1A接大招,將蘇恆露娜,壁咚到草叢牆壁上面,展開鏡像領域!

連吃兩記大招。

蘇恆露娜血量來到一半以下!

看着即將見底的血量。

蘇恆非但沒慌張,反而穩如泰山,眼前精光瀰漫:「來的好啊!」

…..

張大仙直播間。

大仙正全神貫注輔助秀豆孫尚香,壓制對面的射輔組合,由於前期宙斯露娜多次來幫,他們打的簡直不要太輕鬆!

只需等兵線來到,便可順利破掉敵方發育路一塔!

秀豆對宙斯的印象,也是改觀巨大,不僅輕蔑之意全無,心裏還升起一縷欽佩之情。

但下一秒。

這縷欽佩,消失殆盡!

卻見,中左草,宙斯露娜遭到敵方中野埋伏,血條像過山車一樣,急速下降!

秀豆詫異:「這都能被陰?」

「什麼情況?」

大仙愣住了,方才,他還特別提醒過,對面中野消失,可能藏匿在某簇草叢蹲人!

高分玩家,路過無視野草叢,必然先行技能探草,三思而後行!

有人甚至會特意避開草叢,繞道而行之。

根本不可能被蹲到!

大仙顰蹙眉頭:「沒看到信號?」

彈幕網友,指責聲不斷。

「低級失誤,宙斯這波太不應該了!」

「六分鐘打野掉點的嚴重性,僅次於某位友人打野的十分鐘掉點!」

「同期老玩家的大仙,泯然於眾人,宙斯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何必過分苛責呢?」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散啦吧,宙斯現在的遊戲水平,頂多巔峰千強。」

「輝煌誰都有,別拿一刻當永久!那些將宙斯吹的神乎其神的老玩家,也該閉嘴了。」

眾多老玩家,暗道可惜。

就在所有人認為宙斯必死無疑的時候。

中路戰況,發生驚天反轉!

敵方鏡領域飛雷神。

大仙睜大眼睛,呼吸急促,瞬間喜上眉梢:「好機會,露娜可以斷大逃跑!」

暗中關注中路戰況的秀豆,滿臉黑線,小聲嘟噥道:「卧龍十步之內必有鳳雛,鏡也是個人才!」

突如其來的變故。

也是讓不少蔑視宙斯的新玩家,頓足捶胸,氣的牙根痒痒,恨鐵不成鋼!

「你換集貿位啊,直接兩下平a,殺死露娜不就得了!整這一出!簡直是哥譚小丑!」

直播間彈幕大軍,怒噴敵方鏡,卻不曾想,始料未及的變故,再次發生!

宙斯露娜不但沒有斷大逃跑,反倒是「慷慨赴死」!存儲強化平a,主動位移標記鏡!

見此情形!

大仙怔住!

秀豆人傻了!

直播間觀眾徹底懵圈。

宙斯露娜赴死之舉,干燒眾人CPU!

「沃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我看宙斯是老糊塗了!」

「不是!這種情況,他還能操作不成?」

所有人屏息凝神,目光集中在宙斯露娜身上,紛紛想知道後者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鏡見宙斯露娜找死,喜不自勝。

頓時起了貓戲耗子的玩弄心思。

鏡像領域囊括中路兵線,他可以藉助小兵,用飛雷神活活將宙斯折磨死!

鏡使用大招,快速移形換影到右側!

下一秒,神奇的一幕出現。

宙斯露娜,跟着鏡,飄飛到右側!

鏡略微吃驚,此刻他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權當露娜是在垂死掙扎!

鏡再次使用大招,換位到左側!

宙斯露娜鬼魅般,幾乎同一時間,跟着鏡本體飄飛到左側!

鏡大吃一驚!連忙加快飛雷神換位速度,如同嗑了葯一樣,高速左右騰挪!

但萬萬沒想到。

宙斯露娜大招,好似沒有CD,竟然能夠追上他反覆橫飛挪移的身形!

竟然分不清誰才是飛雷神的使用者!

「厚禮蟹!」

鏡都快被嚇傻了!

玩了兩年王者,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

好在宙斯露娜血量比自己少,只要再進行一次飛雷神換位,便能將其送回泉水!

鏡看着露娜,正想付諸實踐。

下一刻。

絲血露娜,血條忽然野蠻暴漲,硬生生恢復了三分之一血量!

他瞳孔地震,本能爆出國粹!

「卧槽尼瑪?」

鏡道心崩潰!

領域破碎結束,他轉身倉皇逃跑。

大喊:「米萊狄救我。」

背後,傳來冷酷的判官催命聲。

「星光映照着我的生命,以及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