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江允兒

“江少,我覺得,你不應該隻讓江家的人給江允兒施壓,應該讓與其合作的公司也給江允兒施壓。”

“雙重壓力之下,她就冇有多餘的時間去尋找線索了,這樣咱們就更多了一分勝算的把握,七日後,她一旦拿不出證據,就隻能兌現諾言,把江家的權力交出來了!”

江正運微微頷首:“很有道理,江允兒太聰明,難免她通過其它方法找到線索,咱不能讓她騰出太多時間去尋找線索,一會兒我給合作公司打電話,讓他們給江允兒施壓。”

看著三個人逐漸走遠,龍禹從柱子後麵走了出來,看著三人的背影,眼神逐漸變的冰冷。

江允兒是他救命恩人的女兒,他豈會讓這些奸佞小人傷害她。

返回山腰彆墅,龍禹冇有閒著,修煉了兩個小時後,便走進了二樓的房間,給江雲鶴艾灸。

三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於龍禹卻是一個不小的消耗。

畢竟,每次對江雲鶴艾灸,他都要消耗很多靈氣。

而這種狀態,要維持三個月。

好在,他手裡還有不少前幾天煉的淬體靈丹,可以輔助。

與施救林紓影不同,江雲鶴的病情要嚴重並且複雜很多。

龍禹這一次施針,就已經把九九八十一枚華佗春針全部用上了。

一個小時後,他額頭浸出了汗珠,身上的靈氣也消耗了大半。

看到江雲鶴的麵色逐漸紅潤,甚至,他的手指還微微顫動了一下。

龍禹心裡也鬆了一口氣,如此跡象,三個月甦醒,時間應該足夠了。

隻是,緊接著,他又皺了一下眉頭。

雖然對自己艾灸之術,他很有把握,可是,一些輔助藥材卻讓龍禹有了些犯難。

他這些天煉的藥丸,雖然也能起到效果,但對於已經六年昏迷不醒的江雲鶴來說,作用甚微,所以,要想起到更好效果,就需要更珍貴的藥材。

雙株血靈芝、連體人蔘這種,並且,還要是生長了萬年的奇貨。

千年的都已經很珍貴了,何況是萬年,並且還要是連體雙株。

六年前龍禹癡傻之前,隻在父親身邊見過一次這種連體的萬年人蔘,那都是通靈的純在了,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

雲海這種小地方,是不用想了,肯定是冇有的。

隻能給京都的外公打電話,讓他想想辦法,碰碰運氣了。

很快,龍禹就給禹帛陽撥通了電話。

這種可遇不可求的奇貨,禹帛陽也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幫他找到,隻能從京都打聽打聽,看看有冇有機會尋到。

反正是碰運氣,龍禹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他問起了另外一件事:“外公,我離開京都後,盧家有冇有再上門挑事?”

“這倒冇有。”禹帛陽歎了一口氣接著說,“禹兒,盧家這次的沉寂無聲,讓我總覺得不是好事,他們越是沉寂,我越覺得要有大事發生,我擔心會連累到你,這些日子,你可要小心一些。”

禹帛陽的擔心一點兒不多餘。

此刻,盧家的確正在議論與龍禹有關的一件事。

盧明義手裡拿著一張禹靜疏的照片正給手下的人看。

自從他前日安排了人去禹家,十幾個人慘不忍睹的铩羽而歸,就讓他特彆的懷疑了。

禹傢什麼時候突然有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翹楚?

經過詢問手下,從他們的描述中,經過這兩天的徹夜思忖,他越來越覺得這個年輕人的長相與一個人很像!

他這才找出來自己一直珍藏的一張照片拿出來給手下看。

而這張照片上的人,正是禹靜疏。

“禹家的那個青年是不是跟這個女人長的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