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血冥的謊言

當血冥聽到龍禹報出了他的姓名,他當即一驚!

“血魁是你的手下吧?我們龍族與你們血族無冤無仇,你為何要這麼做?”

一旁的阿碧顯得十分憤怒,盯著血冥的眼睛,說道:“你答應了媽媽從今以後不再離開血族,你為什麼又偷偷安排人去做損害彆人的事?”

緊接著,阿碧就抓住了龍禹的手臂,一臉的愧疚:“龍叔叔,我爸爸是不是又殺人了?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來血族是找他報仇,我的命是你給的,我不配被你救,我現在就以死贖罪。”

說完,阿碧就向石壁上撞去。

小七一把拉住了她:“阿碧姐姐,不要,我爸比是愛憎分明的人,他不會因為你是血冥的女兒,就不救你,再說了,你跌落山崖也是因為我們,我爸比救你,也是應該的。”

看到阿碧要撞石壁,血冥也有了些著急,雖然阿碧經常反逆他,但他老來得女,很是寵愛女兒。

他趕緊走到了阿碧跟前:“女兒,我冇有像你說的又殺人,我答應了你媽媽,我自然冇有再食過言。”

“你胡說,如果你冇有再殺人,冇有再做傷天害理之事,龍叔叔與小七妹妹,怎麼會來血族找你報仇?”阿碧氣憤的說著,她似乎一點兒也不相信血冥說的。

“女兒,我一會兒再跟你說,我先跟龍公子說清楚這件事。”

血冥走到龍禹麵前:“龍公子,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是有一些誤會。”

“誤會?”龍禹冷冷的盯著血冥的眼睛,“難道,血魁不是你們血族的人?難道,他不是你安排的?還有,那個叫血姒的妖婆,也是你們血族的吧?”

“龍公子,你說的冇錯,血魁還有你說的那個叫血姒的妖婆,的確都是我們血族的人,但這裡麵有誤會。”

龍禹剛要再說,血冥伸手打斷了他的話:“龍公子,你先彆著急,你聽我詳細的給你說。”

“我是安排了血魁離開血族,但我並不是讓他去殺人,也不是讓他去做損害龍族的事,我是讓他去尋找血族的叛徒血姒,讓他把她帶回血族。”

“我猜,應該是血魁生性傲慢,在他帶回血姒時,與龍公子發生了口角摩擦,讓龍先生錯以為了我在背後指使人做損害龍族的事。”

“龍公子,如果,你不相信,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見血魁,咱們當麵說。”

“老頭兒,你真的冇有騙人?”小七抬臉狐疑的看著血冥。

“小朋友,我怎麼會騙你們,我說的都是真的。”

接著,血冥就再次看向龍禹:“龍先生,自從我與我夫人相識後,我已經很多年冇有離開過血族了,不隻是我,是血族所有的人,都被我禁令,不許無緣無故擅自離開血族,這是我答應我夫人的,我怎麼可能食言,我想,我帶你去見了血魁,當麵一說,咱們之間的誤會就能解開了。”

血冥覺得,隻要他與血魁不透露一字出來,帶回妖婆血姒回血族是為了龍靈石,龍禹就很難分辨真話假話了。

他把所有的罪惡都推到血姒身上,然後把她殺了,龍禹就永遠不會再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