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成為最痛苦的人!

不等阿玉回答,族長告訴了龍禹。

“圖爾古是我的弟弟,二十年前,我與他發生了一點矛盾,到現在他還記恨在心,自從他搬去對麵的山上住,我們已經二十年冇有說過一句話了。”

說到這裡,族長還歎了一口氣,一臉的表情沉重。

一聽這話,龍禹頓時明白為什麼阿玉會那麼焦慮了。

同時,龍禹也知道,族長與他的這位弟弟肯定不是如他所說是一點兒的矛盾,兩個人的仇恨當年肯定很大,不然,他們不至於二十年時間都冇有化解。

可是,龍禹心裡清楚,眼下他彆無辦法,隻能通過族長去找這位叫圖爾古的人。

“族長,讓你為難了。”

“不,龍公子,你千萬不要這麼說,你救了我的女兒,不隻是我們圖爾可的恩人,更是我們族落的貴人,為了你,我去找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弟是應該的。”

“大不了我向他低個頭,認個錯,所以,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幫你找到你想要的金蠶,幫紅胭姑娘還有你的三個孩子解蠱,讓他們擺脫蠱蟲的侵害。”

接下來,族長冇有再耽誤時間,帶著龍禹去找圖爾古了。

此時。

對麵山上的古老院子裡。

圖爾古正手裡拿著一根稻草,撥弄著放在甕中的一條黑綠相間的奇怪蟲子。

這條蟲子已經被他用鮮血浸潤了二十年,蟲子異常嗜血暴戾。

他把一條手指粗細的大蜈蚣放在甕中,這條黑綠相間的奇怪蟲子當即就向蜈蚣撲去。

而這條手指粗細的蜈蚣,看到這條蟲子,當即就嚇的瑟瑟發抖起來。

“滋!”

“滋!”

隻是眨眼間,這條大蜈蚣就被這條黑綠相間的蟲子吞進了肚子裡。

緊接著,圖爾古又放進去一隻劇毒無比的蟾蜍,按理說蟾蜍要比這條蟲子大很多。

而蟾蜍在食物鏈中又算是蟲子的天敵。

然而,這隻劇毒無比的蟾蜍,放進翁中後,在這條黑綠相間的蟲子前,依然毫無招架之力,頃刻間就被這條蟲子給吞噬,連點渣兒都冇有剩。

看到這一幕,圖爾古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二十年前,他因為把苗疆的巫蠱之術傳授給了一個女人,與大哥圖爾可決裂了兄弟關係,到現在,他還在記恨圖爾可。

當然,他一點兒也不後悔,因為,當年那個女人太讓他著迷了,到現在,他每天晚上都還在回味那個女人那晚與他共度**的**畫麵。

那個女人說,二十年後,她還會再來苗疆找他,今天正好是剛滿二十年的日子,她應該很快就會出現在他的麵前了,圖爾古豈會心裡不高興。

這一次,他把自己在鮮血中浸養的蠱王送給她,指定能再換取一次令他日思夜想的**一夢。

另一邊。

苗疆西臨的某客棧中。

妖婆正在掐指算著日子。

突然,她瞳孔一閃,看向了遠處的山脈。

二十年了,今天到了二十年相約的日子。

那個叫圖爾古的苗族巫師應該把蠱王馴化出來了吧?

現在四寶已經被她馴化入魔,接下來,如果她能讓四寶把蠱王種在龍禹的體內,就算龍禹再有逆天的不死不滅的能力,也將無濟於事。

因為,蠱王一旦被種在他的體內,他將會被蠱王所控製。

想到這裡,妖婆嘴角勾起一抹詭笑。

龍禹,就算你擁有了金剛不壞之身,又能怎樣?我同樣可以折磨的你痛不欲生!

我要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