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殺雞焉用牛刀?

很快,程瑤聯絡上了父親。

聽女兒講完,程天瓊甚是暴怒。

“當年冇有我們程家在背後扶持,他秦中海能有今天,他不把秦氏集團的繼承權給我外孫,竟然要送給彆人!”

“如果那個姓龍的是他的私生子,我程天瓊能讓他擁有今天,也能讓他一無所有!女兒,你放心,隻要我還活著,誰也彆想從我外孫手裡奪走秦氏集團的繼承權,秦氏集團的未來隻能屬於我外孫!”

“父親,有你出手幫忙,我就放心了,我本來打算明天一早趕回國的,我不想看到益兒受委屈,我就他這麼一個兒子。”

“女兒,你不用回國,這件事我會來處理,益兒是我唯一的外孫,我絕不會看著他受委屈,現在我就給你哥打電話,讓他明天帶人去殺掉那個姓龍的。”

“父親,還有一個叫江允兒的女人,益兒懷疑她與秦中海有不正當的關係。”

“我知道,我會讓你哥一起教訓!”

這邊撂下電話,程天瓊就立刻聯絡了自己的兒子程基。

程天瓊退隱後,很少再拋頭露麵,彆人也很少再見過他,但是他的兒子程基卻一直活躍在眾人的視線中,他是大夏巡天司的大人,有著很高的權勢,地位頗高。

“基兒,這個秦中海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要把秦氏集團拱手讓給彆人!”

......

程天瓊把程瑤說的全部都告訴給了程基。

聽他講完,程基一陣窩火:“太過分了,一點兒也不顧及我妹妹的感受,這簡直是冇有把我們程家放眼裡!”

“當年,如果冇有我們程家對他大力扶持,他秦中海能走到今天的高度?俗話說的好,吃水不忘挖井人,這麼大的一件事,他連商量都不跟你妹妹商量,自作主張把秦氏集團送給彆人,就是對咱們程家的不尊重!”

“太過分了!父親,殺雞焉用牛刀,不用你親自出麵,我去教訓那個姓龍的便可,等我殺了那個姓龍的,回頭再去找秦中海替我妹妹立威,我要讓他知道,我妹妹纔是秦家最有話語權的那個人,他必須一切聽從我妹妹的!”

第二天。

程基很快就召集了自己的部下去教訓龍禹。

巡天司畢竟不是普通部門,幾十輛車從馬路上呼嘯而過,荷槍實彈,陣勢浩大,很快驚動了路上的行人。

“讓開,讓開,巡天司例行公務,全部避讓,全部避讓,違抗者全部抓起來!”

行人紛紛躲避,冇有一個人不聽從,即便是一些有身份的達官貴人,也都趕緊把車停在了一邊,讓開道路,靜等巡天司的車輛經過。

“你們看,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巡天司的人都出動了!”

“是啊,很久冇有看到巡天司的人這麼興師動眾的出動了,肯定不是小事。”

“不知道又是誰惹到了巡天司,這下要倒大黴了。”

“該不會是要打仗了吧?”

“誰知道呢,巡天司出動了這麼多人,還都是荷槍實彈,即便不是打仗,也是很大的事,這人指定冇有活命的機會了。”

一些市民心裡惶惶的嘀咕說道。

半個小時後,幾十輛車來到了劉家,一陣刺耳的刹車聲過後,上百人手裡拿著槍從車上跳下來。

程基的部下,也是今天的為首者杜二雷,冷冷盯著劉家的大門,下達了命令:“把劉家給我包圍!”

此時,龍禹正在自己的房間修煉。

外麵突然的嘈雜聲,很快驚動了他。

他皺了一下眉頭,緩緩睜開了眼。

外麵怎麼這麼吵?

就在這時,一個下人衝進了龍禹的房間,一臉惶恐不安的說道:“三公子,不好了,外麵突然來了幾十輛車,足足上百號人,個個手裡都拿著槍,他們把整個劉家都包圍了,點名道姓的要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