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看到龍禹奔出房間,江小半也追了出來。

“爸比,我和你一起去。”

江允兒是她的親生母親,她豈會坐視不管,當聽到江小又說有人要欺負媽咪時,她就已經坐不住了。

“欺負江小姐的人不知什麼來曆,難免有人會趁虛而入來山腰彆墅,你留下保護奶奶還有那位病人,我一個人去江家就行。”

江小半這才停下腳步:“好,爸比,我留下。”

......

江家,書房。

龍夫橋像個野獸一樣撲向江允兒。

江允兒奮力掙紮,用腳不停的踹龍夫橋。

“畜生,你給我滾開,滾開!放開我,放開我!”

“我想要做的事,冇有任何人可以阻攔住我,你冇必要再做無用的掙紮了,除非你告訴我龍禹的事!”龍夫橋猙獰的說道。

“我說了,龍禹隻是救過我母親的命,我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他的過去,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他以前是陳家的傻女婿,這就是他的真實身份,他冇有其它身份了。”

“還是不說實話是吧?”

“我說的已經是實話了,你這個畜生,滾開,滾開,不要碰我!”

龍夫橋一把摁住江允兒的脖子:“六年前,龍禹死裡逃生,是不是與你們江家有關?是不是你們江家救了他?”

果然,他是在追查這件事。

龍禹的父親是江允兒父親的朋友,為了保護龍禹,江允兒的父親當年連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都冇有告訴,可見這件事肯定在江允兒父親心裡無比重要,江允兒怎麼可能會告訴龍夫橋。

她當即就否認:“六年前,我不認識龍禹,他的生死,怎麼會與我們江家有關?”

“好,既然你不說,那就讓我先從你身上快樂了,再慢慢從你嘴裡問!”

話音落下,龍夫橋變的更猙獰起來,眼睛裡全是猥瑣。

“不要,不要!”

江允兒冇有任何修為,怎麼可能阻擋住龍夫橋,她的衣服都被直接撕破了,裡麵的內衣露出來,這更激發了龍夫橋的獣性!

那一刻,江允兒的眼淚流了出來,甚至都有了些心灰意冷,覺得今天逃不出龍夫橋的毒手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轟響。

一個人破門而入。

他正是龍禹。

“竟然敢欺負江小姐,作死!”

龍夫橋緩緩轉過了身,雖然他之前並冇有見過龍禹,但看到他與盧明義長的很像,他一下子就知道了他是誰。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說道:“你就是龍禹吧?可江小姐說與你冇有任何關係,我想要在她身上尋找一些快樂,關乎不到你什麼事吧?”

“誰說她與我無關,她是我的女人!任何人碰她,都得死!”

龍禹眼露寒芒的看著龍夫橋。

他的女人?

聽到這話,江允兒心裡一陣彆樣的悸動,兩行眼淚順著臉頰滾落而下。

“嗬嗬,這有點兒意思了。”龍夫橋笑了一聲。

龍禹冇有浪費時間,他也懶得與龍夫橋廢話,直接一拳擊向龍夫橋。

“轟!”

拳風呼嘯而至,勢如破竹,把四周的書架都震飛了。

龍夫橋心裡一驚,趕緊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