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我看你們誰敢動江小姐一下!

看到江正運向林紓影靠近,江允兒趕緊上前阻攔。

“不要傷害我母親,這件事與她無關,所有責任我一個人來扛!”

“女兒,你如果出了事,兩個孩子怎麼辦?不行,他們要懲罰就讓他們懲罰我好了,你不能受到傷害,兩個孩子還需要你!如果你倒下了,我也對不起你父親,我不能讓你來擔責!”

江允兒流著眼淚,動容的說道:“媽,你這麼多年深受病痛的折磨,現在頑疾剛剛痊癒,這一輩子,你已經夠苦了,我怎麼能再讓你受苦。媽,你不要說了,我已經想好了,今天的事,我一個人承擔!”

在林紓影那天對江允兒說,如果找不出證據,她們兩個人可能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扛這件事時,她就想好了,自己站出來。

當然,她心裡還有著一些其它期許,那就是龍禹說的,會幫她。

隻是,現在這種期許從她心裡變的越來越渺茫。

這麼多天,他除了來給自己的女兒送過一次藥,就再也冇有出現了,甚至,也冇有再打過一個電話。

他應該也冇有找到證據吧?

自己都找不到證據,他又能去哪裡找呢?

況且,他這幾天又忙著煉藥,應該更冇有時間去找了。

“江允兒,你終於肯承認是你指使兩個孩子對我父親投的毒了!”江正運又把臉轉向了江允兒。

“我擔責,不代表我承認指使兩個孩子給你父親投毒!我可以交出我手裡的所有權力,也可以接受你們的任何懲罰,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不能傷害我的兩個孩子和我母親一絲一毫!”

“這個要求,太高了!”

“你們不就是想要我手裡的權力嗎?我已經交出來了,你們還想怎樣?如果你們傷害我的母親還有孩子,我江允兒就算還剩最後一口氣,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江允兒的言語充滿了冷冽,瞳孔裡放射著憤怒的波光。

所有的江家人都為之一顫。

江正運也心裡一緊,這種從小就擁有的血脈壓製,讓江正運也有了些顧慮。

他終於退讓一步。

“好,那我就答應你,不傷及你的母親和孩子,不過,你母親的權力也必須交出來,她現在已經不適合再握有咱們江家的大權了!”

江允兒噙著淚水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

雖然,這次損失有點大,但能保全母親和自己的兩個孩子,她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來人,把江大小姐給我捆起來,用家法懲罰!”

江正運眼睛裡閃過一道冷光,大聲喊了一聲。

“不要,不要,你們不要傷害我媽咪,你們這幫畜生!”

“你們滾開,滾開,不要靠近我媽咪!”

江小半與龍點點發瘋一般的衝向那些人。

然而,他們兩個畢竟是小孩子,怎麼能攔住那麼多人。

江正運又發話了:“把他們倆給我拉開!”

“是!”

頓時,幾個人把兩個孩子拉開。

緊接著,江正運又看向江允兒,冷冷的道:“開始,動用家法!”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我看你們誰敢動江小姐一下!”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渾身充滿肅殺之氣的龍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