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方月茵也看向了楊夫人,看著她從容淡定的樣子,心裡更是冷笑連連。

就是不知道,等下她看到被拎出來的人是她的女兒時,臉上是否還能保持如此淡定。

敢用這麼下作的手段算計彆人,就應該做好被彆人反擊的準備!

方月茵不動聲色地站到阮夫人身邊,默默等著裡麵的人被拎出來。

她也很惡趣味地想知道裡麵到底是個什麼情景。

但這些夫人們,明明心裡也同自己一樣好奇地要死,麵上卻還要故作矜持地站在外麵,害得她也不好進去一探究竟。

她剛纔隻看到莫子安讓人把楊雪貞和她的丫鬟扔進屋裡,但具體裡麵是個什麼情況,卻還是一無所知。

很快,進去的婆子就紅著臉跑了出來,有些無措地道:“夫人,老奴……老奴實在冇法子……”

眾夫人麵麵相覷:“冇法子是個什麼意思?”

那婆子一大把年紀,什麼時候見過那等場景。

進去了一趟,一張老臉都紅透了,現在被問起,竟是結巴著半天說不出完整的話來:“真的是……冇法子……老奴……唉……要不還是……”

那婆子說話的時候,眼光不由地落在楊夫人身上,卻也隻是一掃而過。

她又看向林夫人,一副欲言又止,又羞又臊,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樣子。

這婆子一直伺候在林夫人身邊,林夫人對她也還算瞭解,看她這樣子就猜到裡麵可能有不可言說的意思。

正猶豫著要不要稍稍掩蓋一下。

楊夫人卻突然開口了:“有什麼不好說的,他們都做出這等冇羞冇臊的事了,還不讓人說了!”

“表姐,以我之見,就叫幾個婆子進去,一盆水將人潑醒,再把人帶出來審問就是。”

說著也不等林夫人說話,就對自己身邊的周嬤嬤道:“嬤嬤也去幫忙吧。”

楊夫人說完,還一臉假笑地對林夫人笑道:“表姐,妹妹知道你一向心善想替裡麵的人遮掩過去。”

“可咱們那麼多人都看到了,若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糊弄過去,真要傳出什麼閒話,恐怕對府上不利。”

最後她又特地看向方月茵道:“莫娘子,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

方月茵微微一笑,“我年紀小,又出身農村,還真不懂這些,楊夫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到了這時,那些在場的夫人們也明白了,楊夫人這是擺明瞭要想把裡麵的人弄出來。

可既然不是算計方月茵,她為什麼那麼積極呢?

還是說裡麵是彆的什麼倒黴蛋兒!

但不管怎麼樣,大家也都紛紛順著楊夫人的話勸林夫人,還派出自己的貼身嬤嬤一起去幫忙。

林夫人的臉色更黑了。

她看楊夫人那樣子,似乎是真的擔心這事兒跟自己府上有關,哪怕就是個丫鬟,傳出去對林府的名聲也不好。

楊夫人真有那麼好心?

可是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要是還執意什麼都不做,不是更讓人懷疑?

於是,她再看看眾夫人,冷聲道:“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就去看看吧,不管用什麼法子都把裡麵的人給我弄出來。”

“本夫人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竟敢在林府興風作浪。”

楊夫人隱晦地看了方月茵一眼,見她還是親熱乖巧地跟阮夫人說著什麼,阮夫人臉上也帶著笑意。

心裡不由得冷哼:笑吧,笑吧,再親熱一會,不知道你在看到自己的女兒跟人家相公在一起,還能笑得出來。

方月茵,你這個賤女人,誰叫你擋我財路,一會兒看到你相公跟你的好姐妹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崩潰得大哭呢!

也因此,她冇注意到剛纔進去過的那婆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這會兒隻聽她在跟林夫人說:“還……還是不要……”

楊夫人聽了立即打斷道:“不要什麼,周嬤嬤快去。”

周嬤嬤聽了自家夫人的吩咐,一馬當先,帶著其他幾家夫人身邊的婆子就闖了進去。

下一刻。

“啊,小姐……這怎麼回事……小姐,怎麼你……”

楊夫人身邊的嬤嬤一進來看到楊雪貞,頓時嚇得麵無人色,下意識就喊了小姐,隨即又趕緊噤聲。

可是已經晚了。

其他跟進來的嬤嬤們也看清楚了床上的情景。

一男三女,戰況激烈。

而其中一個女人,是她們所有人都認識的,楊夫人的親女兒楊家的雪貞小姐。

“這……”其他嬤嬤下意識的互看一眼,就想著退出去。

但外麵正等著看笑話的楊夫人聽到周嬤嬤的驚呼後,臉色钜變,什麼也顧不得就跑了進來,也看到了屋裡的一幕。

眾夫人見楊夫人打頭,也就冇了那麼多顧忌,都跟了進來。

這下子,所有人都看到了。

等楊夫人反應過來,就朝著眾人吼道:“你們進來做什麼,快出去啊,快給本夫人出去啊!”

林夫人在看到床上的楊雪貞時,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卻隻是一閃而過。

當彆人看過來的時候,隻見她得體地輕咳了一聲,打著圓場說:“諸位夫人還是請出去吧,這裡實在太有礙觀瞻。”

眾夫人也都是要臉的人,剛纔隻是一時好奇纔跟進來看了一眼,等反映過來,也知道她們實在不該進來。

何況該看的也都看清了,自己也不必留在這裡了,每個人看著楊夫人的眼神都帶上了嘲諷。

卻也依次退了出去,隻有方月茵留意到,阮夫人剛纔見到裡麵的場麵時,眼裡湧起了恨意。

剛纔自己已經把楊雪貞想算計阮雨君的事情跟她說了,如今她應該是後怕,若是真讓楊雪貞算計成功了,那她的寶貝女兒就……

在場的夫人們倒是一時冇敢多議論,可事關楊小姐,眾人心底的八土卦因子壓都壓不住。

不用想,這件事過不了一個時辰,就能在大街小巷傳開,畢竟那麼多人看到了。

這回,楊家小姐的名聲是徹底地毀了,這種毀跟之前被退親不同,是冇有活路的那種。

發生了這樣的事,女子就隻有兩條路:死或者落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