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我已經訂婚了

傅擎琛按了按自己手臂上的傷口,白色的繃帶已經洇出了鮮紅的血色。

可雲向暖的眼睛裡早已經看不見自己了。

他握緊了拳頭,手臂因為用力而洇出更多的鮮血,大片大片得打濕了白色的紗布。

血滴下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裡清晰可聞。

啪嗒!啪嗒!

忽然,雲向暖轉頭。

她的視線終於從楚辛辭的身上挪開。

楚辛辭拉了雲向暖一把。

“暖暖!”

卻被雲向暖揮手擋開。

她一步一步朝著傅擎琛走去,一雙漆黑的貓瞳裡倒映著傅擎琛此時此刻略顯狼狽的樣子。

傅擎琛垂眸,從對方的瞳孔裡看到了自己,有些介意自己此刻不太端正的模樣,隻是心底掩不住有些欣喜。

她終於曉得過來關心他了。

傅擎琛正要開口。

“我冇......”事。

最後一個字尚未出口。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重重扇了過來。

不遠處趕來的傭人們碰巧看見了,都是驚慌的捂著嘴,錯愕的看著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東方女人。

傭人們不敢靠近。

雲向暖卻是目光冰冷的的瞪視著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警告他。

“傅擎琛,彆再糾纏我,也彆再靠近我的未婚夫,否則下一次就不是一巴掌那麼簡單了!”

傅擎琛的臉上火辣辣的燙,耳朵裡一陣嗡鳴,有片刻的失聰,卻又清楚的聽見了雲向暖說出的這句話。

他猛地握住雲向暖的肩膀,怒氣沖沖得瞪視著她的眼睛,咬著牙,一字一句質問。

“你叫他什麼!”

他不關心雲向暖說了什麼,隻是執拗的在意一個稱謂。

雲向暖猛地掙脫了傅擎琛的桎梏,一下重重錘在他被手術刀捅傷的肩膀。

傅擎琛猛哼一聲,鬆開了她。

雲向暖迅速退到了楚辛辭的身邊,抬起他的胳膊,摟住自己的腰。

“我說,這是我的未婚夫,楚辛辭前幾天已經和我求婚了,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們!”

說完,雲向暖拿出那枚幾天前楚辛辭拿來求婚的戒指,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傅擎琛不可置信的擰緊了眉頭。

“你在騙我!”

“你以為隨隨便便弄個破戒指套在手上,就能當成求婚戒指,當我傻嗎!”

楚辛辭用力將雲向暖攬進自己的懷裡,摸了摸她的腦袋。

“我來解釋,不要生氣了。”

雲向暖順著楚辛辭的手勢,將自己的腦袋靠在了楚辛辭的肩膀上,不再多看傅擎琛一眼。

而楚辛辭則是像一個保護妻子的丈夫,冷冷與傅擎琛對峙。

“傅先生,你信不信都不重要,我想,我和我未婚妻之間的故事並冇有事無钜細都和你講一遍的必要。”

傅擎琛眉頭擰成川字。

他似乎想要再說什麼,卻被楚辛辭很不客氣的打斷。

“或者,等我和暖暖訂婚宴的時候給你發個請柬,你到現場來看看,說不定就信了,到時候記得包個大紅包來。”

對於這樣的挑釁,傅擎琛隻覺得可笑。

“你也是挑釁,我越覺得你心虛。”

楚辛辭微笑。

“我美人在懷,不需要心虛什麼,我未婚妻她身體不好不能吹風,傅先生,我先告辭了。”

說罷,楚辛辭摟著雲向暖纖細的腰肢,轉身就要離開。

雲向暖始終將臉埋在他的胸口,就像一朵盤繞著橡樹的菟絲子,柔弱而聽話。

傅擎琛赤紅著眼,瞪視著雲向暖的背影,冷冷開口。

“雲向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