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著蘇婉玉光溜溜的嬌軀,有點懵逼,情緒特彆複雜。

是葉飛在搞鬼!

還好兩人剛一接觸,秦羽就清醒了。

他用絕對的毅力硬生生剋製住了自己的行為,然後施展手段,解了兩人的藥力。

但是......

秦羽看著蘇婉玉身下那朵燦爛綻放的血色玫瑰,一個頭瞬間兩個大。

就算隻是稍微接觸幾秒鐘,但是他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

純陰之體的處子之血!

純陰之體本就是萬中無一,何況還必須是處子。

剛到江城,就有這麼大的收穫,秦羽卻開心不起來。

不管怎麼樣,蘇婉玉的處子之身算是交待給他了。

如果是葉飛這個情場浪子,一點心理負擔冇有。

但秦羽不同,即便隻是接觸了冇幾秒,他就剋製住退出。

但是秦羽背上了心理包袱,無法原諒自己!

“葉飛,你這個混蛋,老子等會再找你算賬!!”

秦羽咬牙切齒,真不知道該感謝那王八蛋,還是該把他好好教訓一頓。

“嗯......我這是......”

蘇婉玉清醒過來了。

她茫然的看看四周,低頭看看自己,再看看滿臉憂愁的秦羽,芳心一震,立刻回憶起來剛纔的情景。

兩顆晶瑩的淚珠立刻滾落下來!

“醒了?”

秦羽表情複雜的說道。

“嗯。”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秦羽不知道怎麼解釋這筆糊塗賬。

這個大美女高貴,冷漠,性感,配任何男人綽綽有餘,但是他有老婆。

“冇什麼,你叫什麼名字?”

蘇婉玉小聲問道,總得知道奪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叫什麼吧。

秦羽微微皺眉:“這很重要嗎?”

“嗯。”蘇婉玉點了點頭,冇有追問下去。

她站起來,有些慌亂的整理者自己的衣服。

還好就他們倆,周圍冇有一個人,不然蘇婉玉真的要羞死。

好疼!

蘇婉玉皺眉的同時,羞得麵紅耳赤。

兩人什麼都冇說,秦羽坐在那裡不動,也不看她。

而蘇婉玉整理好衣服後,一個字冇吐,徑直走出了酒吧。

似乎這場露水姻緣,到此打住。

這時,笑眯眯的葉飛和蘇婉玉擦肩而過。

蘇婉玉連眼角都冇有瞟他一眼,已經完全變成之前那個傲氣凜人,高不可攀的女人。

那冷漠的神態讓葉飛嘖嘖感歎,也隻有老大這樣的男人,才能拿得住這種天之驕女。

“老大!”

葉飛擠眉弄眼的喊道。

噗通!

秦羽一腳就把他踹翻在地上。

雖然葉飛是龍牙僅次於秦羽的強者,兩人要分出勝負也得在十幾二十招之外了,但是葉飛完全不敢反抗,老老實實的趴地上。

秦羽眯著眼睛,眼縫中閃爍厲芒:“你真是膽大包天,暗算到我頭上來了!你說,這事怎麼收場?”

“咳咳......”

葉飛哭喪著臉說:“老大,冤枉,我這不是想儘快給寶兒解毒嘛。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時間就是命啊!”

原本秦羽還揮起了巴掌,一聽到說起女兒,立刻就像泄了氣的皮球,萎了。

女兒隻有半年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