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景琛皺眉道:“那南宮小姐想怎樣?”

南宮伊知道自己已經在暮家人的眼中成了惡人,那她索性就把惡人做到底。

“我受了那麼大的委屈,不讓暮小姐切身感受一下,難以平複我心中的怒意,不如這樣吧,暮小姐跪下來對我磕三個響頭,這件事情就算掀篇了。”

暮傾心的血頓時一股腦的湧到了腦門。

她要是真這麼做了,以後還怎麼在名利圈裡混,豈不是成了大笑話?

她臉色漲紅道:“南宮小姐,你......你不要得寸進尺。”

南宮伊挑釁的看著她:“暮小姐,你方纔帶人來捉姦的時候,可不是這副可憐相。”

暮傾心求救般的看向暮景琛,見他隻是一臉冷漠,便知道自己冇了退路。

她緩緩的蹲在了地上,對著南宮伊的方向狠狠的磕了一個響頭。

那聲音令人一陣唏噓。

暮傾心的額頭上瞬間腫了一個大包,配上她臉上的淚水,顯得格外的可憐。

南宮伊心中一陣冷笑,她也算是個狠人,把自己弄得可憐兮兮的,擺明瞭把她架到了大惡人的位置。

第二個響頭磕下去時,暮傾心已經頭破血流,整個人昏了過去。

“暮小姐!”

眾人忍不住驚呼。

暮傾心到底是暮家人,暮景琛不可能袖手旁觀。

他彎腰將她抱起,離開時轉身狠狠的掃了南宮伊一眼:“南宮小姐可滿意了?”

南宮伊淡然的對上他的視線:“暮先生去醫院的時候,記得幫暮小姐掛個腦科,人有的時候要長腦子,蠢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最後丟了麵子又丟裡子。”

佯裝昏迷的暮傾心,聽到這句話時幾乎氣得想要睜開眼,可她眼下隻能繼續忍著。

暮景琛抱著她大步離開。

南宮伊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追了出去。

“暮先生,請留步。”

暮景琛轉身看向她:“南宮小姐,還有什麼指教?”

南宮伊將一把黑傘塞在他的車裡:“物歸原主,慢走不送。”

暮景琛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隨即抱著暮傾心上了車。

車子啟動後,他便將暮傾心冷冷的丟在了一旁:“自己打車回家!”

暮傾心知道自己的詭計被他識破了,頓時委屈道:“琛哥是在惱我嗎?我......我若是真的給她磕三個響頭,以後咱們暮家在京都還有什麼顏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