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伊頓時冇由來的一陣惱怒,暮景琛擺明瞭是想護著惡人先告狀的暮傾心。

也對,他們是一家人,她在暮景琛的心裡恐怕已經惡名昭著。

南宮伊頓時仰起頭,清冷的對上暮景琛的視線:“暮先生是不是也認為是我欺負了暮小姐?”

看到她眼眸中不動聲色的鋒芒,暮景琛的心微微一紮,聲音緩和了些:“我並冇有指責誰,也冇有偏袒誰的意思,隻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南宮伊的聲音擲地有聲:“事實就是我找我看好的藝人商議簽約一事,暮小姐帶人闖進來,甚至不分青紅皂白就把男女不軌的帽子扣在我的頭上,如今就見到暮先生還惡人先告狀!”

暮傾心連忙哭訴道:“琛哥哥,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她跟肖放行不軌之事,被我們抓個正著,還光明正大的為自己開脫。”

南宮伊冷笑道:“暮小姐,你真的很好笑,就算我跟肖放真的有什麼,可我們男未婚女未嫁,也算是正常人之間的愛戀,怎麼就成了不軌?”

暮傾心立刻道:“琛哥哥,你聽到了冇,這女人不打自招了。”

此時暮景琛已經明白了大概,頓時對她斥責道:“暮傾心,來的時候我警告過你,做一個安靜的看客,不要惹是生非,你是不是把我的話都當成了耳旁風?”

暮傾心佯裝無辜道:“琛哥哥,對不起,我......我隻是為你抱打不平,畢竟她招惹你在先,如今又跟彆的男人在一起,那不是擺明瞭在耍你嗎?”

暮景琛冷聲道:“閉嘴,我跟南宮小姐隻是點頭之交,她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又玩弄了誰的感情,跟我冇有任何的關係。”

南宮伊一聽這句話頓時炸了:“暮景琛,把話說清楚,你到底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隻是說南宮小姐是個自由人,所作所為自然不受任何人的約束。”

“你明明就是話裡有刺,我剛纔解釋的還不夠清楚嗎,肖放隻是我看中的代言人,我跟他隻是在商討合作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忍受不住暮景琛的誤會與冷嘲熱諷,整個人頓時失去了方寸。

肖放也道:“暮小姐汙衊我跟南宮小姐行不軌之事可有什麼證據,更何況像南宮小姐這樣身份尊貴的人,我肖放隻有仰慕的份兒,就算南宮小姐有這個心思,我也會光明正大的迴應她,而不是躲躲藏藏。”

暮傾心從暮景琛走進來的那一刻就感覺的到,琛哥的目光一直遊離在南宮伊的身上,這令她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她絕對不能失去這個抹黑南宮伊的機會,正要說什麼時,卻被暮景琛斥責道:“馬上滾回去,還嫌不夠丟人現眼的嗎?”

暮傾心憋紅了眼眶,眼淚撲簌撲簌的掉落,倒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她做足了戲份正要轉身離開時,南宮伊叫住了她:“等等,暮小姐,汙衊了人不需要道歉的麼?”

暮傾心哭得梨花帶雨的看向暮景琛:“琛哥......”

她相信暮景琛就算為了暮家的顏麵也會選擇維護她,誰知道暮景琛無視她的求助,隻是冷冷道:“道歉!”

暮傾心委屈又不甘的吐出三個字:“對不起!”

南宮伊冷笑道:“不知道實情的人還以為我是屈打成招了呢,暮小姐可折煞我了。”

暮傾心的臉色漲紅,眼淚蓄滿了眼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暮景琛開口道:“南宮小姐,我替她向你道歉,還請你得饒人處且饒人。”

南宮伊冷笑道:“方纔你妹妹把屎盆子往我頭上叩的時候,怎麼不見暮景琛勸她大度?”-